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072大战到天亮

072大战到天亮

  072大战到天亮

  林天成听得还真的有点心花怒放的感觉,这个美女真的太上路了,她一说完林天成就给了她一个吻,嘿嘿笑道:“情哥哥马上就给你舔,你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宝贝,我想不爱你都不行了,等一下你有什么感觉可以都叫出来,这样我不但会更有劲,而你也会感到更刺激的。”

  说完就用嘴巴在她的花瓣里吸了起来,她的液体很多,林天成一口一口的都吸进了肚子里,这里面有着浓浓的美艳女人的体香,也有着女人特有的腥味,还有略带淡淡的甜味和一股咸味。林天成把那些液体吸干以后,还用舌尖舔着她那已经勃了起来的小豆豆舔了一会以后再用牙齿轻咬着。

  林天成的这几下把袁玉莎弄得全身都泛起了一阵颤抖,她还真的大声的叫了起来:“轻一点啊哥哥,别咬妹妹的小豆豆,你弄得我难受死了,你把妹妹的妹妹和小豆豆舔得好爽,我又忍不住了,你快一点把你的东西放进来好不好”

  她觉得这样一叫还真有一种很刺激的感觉,因此,跟着把后边的话也叫了出来。看来她真的已经全部把自己放开了,根本就没有在乎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过说起来也不奇怪,袁玉莎是第一次尝到这样的滋味,而她知道自己以后要有这样的机会可是很少,因此,也就很想体会一样那各种各样的滋味,她又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长,虽然只有林天成这一个男人,但是出于各种酒会的她,对那些淫荡的话也早就听得耳熟能详了,她想体会一下这样叫的感受也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林天成继续的舔弄着,不一会袁玉莎就被他弄得欲火熊熊了,那种酥痒的感觉直入心底,阵阵快感如电流般袭击着她,盘丝洞里的液体更是如决堤似的溢了起来,大有一发而不可收拾之势。她那浑圆微翘的小屁股不停的扭动往上下挺撞,左右扭摆着,一双玉手紧紧抱住林天成的头部,口中发出呻吟喜悦的娇嗲喘息声u“啊真受不了,你怎么如此会舔,你舔得我好舒服,我真的忍不住了”

  林天成没有理会她的呻吟,还是用劲的咬舔着她那湿润的盘丝洞。袁玉莎的全身不断的颤动,娇躯都弯成了弧形,让林天成可以更彻底的舔食她美味浓郁的蜜液。她在林天成的玩弄下已经意乱情迷了,已经没有什么顾忌了,她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淫叫道:“亲哥哥,你的的舌头舔得莎莎好爽,我爱死你了”

  她的叫声使得林天成更兴奋了,将中指插入了她的小溪之中高速的进出运动着,这一来袁玉莎的蜂腰就扭得更厉害了,嘴里大声叫道:”天成哥,再插进一点,你妹妹的花瓣里面好痒,我快挺不住了”她的双腿不断的颤抖着,液体又再度从她的盘丝洞里急喷而出,接着,她就双腿酸软的坐在了林天成的头上。

  办公室里很快响起女人歇斯底里的叫声,久久激荡着,好像不会停息一般。又不知过了多久,办公室里依旧亮着昏暗的灯光,但女人的叫声没有了,台球桌上只有被撕碎的衣服还零落的散在上面。

  一大早楼下的职员菲菲便尖声叫了起来,还躺在床上的林天成猛的被惊醒,坐起来推了一下身旁的袁玉莎问道:“这谁啊”

  “还有谁啊,秘书菲菲呗。”袁玉莎说着轻轻揉搓一下朦胧的睡眼。

  “关键是她在叫什么啊”林天成担心的就是台球桌上的证据,昨晚大战后一时忘记了打扫战场,便抱着袁玉莎来到一间更衣室睡了。此时听到叫嚷,于是竖起耳朵细听什么事。

  “这不是莎莎姐的衣服嘛,怎么被撕成这样了,莎莎姐呢”李菲菲一边叫着一边把台球桌上的布条拎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

  人事部经理霍艳看一眼,猛然看见有一块上面还湿湿的,不知出于本能还是好奇,于是凑上去闻了闻,顿时一股熟悉的气味让她豁然开朗,只见她媚笑着一把将李菲菲手里的布条抓到了手里笑道:“行了,不就是几块不料嘛,大惊小怪的,至于吗。”

  李菲菲还没明白过来,冷冷哼道,:怎么会不大惊小怪,这可是莎莎姐的衣服,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莎莎姐呢”说到这,李菲菲旋即向楼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叫道:“莎莎姐,莎莎姐”

  此时霍艳本来是要拦住李菲菲的,出于好奇,她也想知道能和袁玉莎一夜激情的男人是谁。

  “这娘们上来了。”林天成惊呼一声,慌忙跳下床,身上却是一丝不着,光溜溜的,大懒鸟上下跳动,居然又崛起了。

  袁玉莎看一眼慌张的林天成,咯咯笑道:“你还有害怕的事情”

  “不是害怕,是为你着想,要是让她们知道咱们有一腿,以后处事也尴尬啊,还不知道会把我看成什么样的人。”林天成担心的也不无道理,袁玉莎和这些人一同处事,而且高高在上,若是被逮个正着,对于高高在上的她来说,丢失的可是威严和脸面

  袁玉莎抛个媚眼,手掌抚在白嫩的大腿上来回抚摸着,咯咯笑道:“行了,别在那瞎晃了,你那么邪恶,放心吧,没人把你当好人。”

  “妈的,邪恶之名不能白叫。”林天成说罢,旋即走过来,跳上床头挺着大懒鸟便刺向了袁玉莎的樱唇。袁玉莎躲闪不及,竟被林天成插了进去,把袁玉莎的小嘴撑得圆圆的。

  “你个坏东西”袁玉莎小拳头猛的打在了林天成的大腿上,同时头向后仰,把他的大懒鸟又吐了出来。

  看着袁玉莎脸色憋得通红,林天成得意的笑道:“好不好玩,昨晚吃饱了没”

  袁玉莎轻轻擦一下嘴唇,冷哼道:“还有脸问我,昨晚谁说大话要战到天亮的”

  “你的意思就是没吃饱了”林天成说着伸手狠狠抓了两下袁玉莎的奶子

  “切,这不是饱没饱的事。”袁玉莎说完晃动一下身子,不让林天成碰,接着伸手拉过来衣服。这时林天成又想起昨晚在台球桌上的风流事,一开始倒还好,袁玉莎的浪声浪语,激起了自己的兽性,然而才干了一个多小时,便没声音了。一看才知道,人竟然兴奋的昏了过去。

  “你倒好意思说,我还没放,你就偃旗息鼓了。老子总不能把一腔欲火发泄在像一具尸体的身子上吧,我可没那么变态。”林天成瞪一眼袁玉莎。

  这时李菲菲找到了门外,重重的敲了敲门道:“莎莎姐,在吗”

  “哼,还说我,那么猛谁受得了,一点不知道怜香惜玉。”袁玉莎恶狠狠的看着林天成,听着外面急促的敲门声,心说:你不是想躲吗,我让你躲。

  “菲菲,进来吧。”袁玉莎大声喊道。

  林天成听到这,脸色旋即煞白,慌忙向门口跑去,打算在李菲菲进来之前把门锁上,然而才跑出两步,大门砰的一声响动,开了。

  “糟糕”林天成轻呼一声,此时自己不但什么没穿,大懒鸟还兴冲冲的在做晨勃。林天成急忙转过身,背对着大门,向床上扑去。

  李菲菲猛见两瓣白白结实的屁股在眼前晃动,吓得一声惊叫,旋即两手捂住了脸,慢慢的手指分开,露出两条指缝,偷偷看向了袁玉莎的大床。

  只见袁玉莎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咯咯的笑道:“找我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