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玩遍了

  054玩遍了

  廖珊在胡乱叫喊的时候用力的抬起小屁股,把整个花瓣都紧贴在林天成的脸上。她觉得现在好舒服好舒服,但里面那种又酸又痒又空虚的感觉很是难受,她忍不住娇的叫道:“老公,我忍不住了,你快一点放进去好不好”

  林天成笑道:“你也太投入了吧还真的把我当做了你老公了,你不是有老公吗”他一见她那难受的在那里扭动着也就没有逗弄她了。扛起她的双腿把大懒鸟插进了她的桃源洞里。

  廖珊被他的这一插弄得娇啼了一声道:“你不会慢一点吗你的家伙那么大,弄得我好疼。”

  林天成笑道:“你又不是处女,就不要这样矫情了,马上就会不疼了。”说完就快速的动了起来。

  不一会廖珊就觉得不疼了,她觉得自己的花瓣里空前的饱满,自己的花瓣还从来没有这样胀满过,而林天成的每一下的动作都给她带了了极大的快乐,这也是以前没有过的。她闭着眼睛享受着林天成给她带来的这种异样的快感,随着林天成时快时慢的运动,她感觉自己飘荡在大海上,一会起一会浮,一会像飘上了云端一般。

  林天成不快不慢的抽送着,因为太快了就会发出很大的响声,而这隔开来的雅间是不隔音的。他一边动着口也没有闲着,嘴巴吸允着她的乳珠,手则在另一个上揉搓着,廖珊只觉得快感那像潮水一样向她袭来,她用力的向上面顶着,在猛烈的推击中前后甩动,以至林天成的嘴巴都含不住她的奶子了。

  廖珊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扭动着,渐渐的她进入了痴迷而忘我的境界,她一边呻吟着一边说道:“你真的太棒了,我以前从来都没有爽过,你不是说你有很多的女人吗那你一次可以做多久”

  林天成一边运动着一边笑着道:“我想做多久就可以做多久,你就准备好好的爽吧”

  “你真的想做多久就可以做多久你也太厉害了一点吧我结婚十多年了,造爱最长的一次才五分钟,那还是我买了一条驴鞭炖给他吃了才创的纪录。我才不信你的话,要是这样你那东西不是铁打的了”

  林天成笑道:“你等一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你的身体这么健美结实,应该属于那种很能搞的女人,我们先好好的切磋一下。”

  廖珊红着脸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能耐了,我们女人有着先天的优势,只要躺在那里不动就行了,我还怕你了不成”她双手拢着披肩长发,高挺着乳胸,两只奶子一跳一跳的,柔软的腰部跟蛇一样的扭动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遇上你就变得这样淫荡了。我平时是个很正经的女人,除了工作以外,平常都不不跟男人打交道的,但今天一遇到你就有一种与你很熟悉的感觉。每一个女人都有一个粉色的梦,你的样子就跟我少女时代的梦中一个样,我现在都还觉得象在做梦一般。”

  林天成一边慢慢的运动着一边笑道:“原来你也是一个很闷骚的女人,只有闷骚的女人才做这样的梦,”说完就重重的顶了一下。

  廖珊被他这一下顶得娇吟了一声:“哎你轻点,你的宝贝太长,进得好深,胀死我了。”

  林天成笑着道:“你说你老公最多一次才五分钟,今天我就好好的让你爽一下。”说完就一边运动着一边握住她白嫩的奶子按揉着,并用拇指和食指夹住她的乳珠轻轻的扯动,廖珊那敏感的乳珠受到刺激变的坚硬了,她呼吸急促的娇喘起来,奶子急颤,屁股也顶得越来越快了。

  林天成伏在她的娇躯上望着她的艳丽姿容不觉淫性大发,低头吻上了她那娇艳欲滴的朱唇,用胸肌磨擦着她那的一个奶子,一只手在她那修长的大腿根部挑逗着,另一只手则揉搓着她那另一个高耸的小白兔,他有技巧的由峰底开始渐渐的向峰顶袭去,用手指捻动着她的两个乳珠转着圈,廖珊的乳珠还是头一次被男人这么揉搓,还不是一般的敏感,那又酸又痒还有点疼的感觉弄得她压抑着声音叫了起来。

  林天成见她这么兴奋就又含住她的乳珠吸了起来,他先轻后重的舔吸着她那草莓一样艳丽的乳珠,还时不时的在上面轻咬着。廖珊被他吸得兴奋的颤抖起来。她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呻吟着道:“你别这样舔了好不好,你舔得我好痒,你是不是想要拿这一套来赢我”

  林天成笑道:“你不是说你很厉害吗我这是让你更兴奋一点,做起来也就会更持久。”他继续在奶子上吸吮着,把两个奶子舔得涨鼓鼓的,两个乳珠也被他舔得亮晶晶的挺立着。他一边吸吮着一边笑道:“都说吸女人的奶头最容易动情了,你的感觉怎么样”

  这时廖珊的那点理智被那一阵阵的快感给淹灭了,除了享受那种飘飘欲仙的快感以外,什么矜持尊严都丢到了九霄云外,她边配合着他的进攻一边呻吟着道:“有一种痒痒的,酥酥的感觉,全身都觉得很舒服。”

  廖珊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又摸又吸又干的,这样三面夹攻的特有的技巧使她感觉格外的兴奋,她的身体象蛇一样的扭动着,屁股顶得越来越高了。

  林天成见她很享受这样的就温柔的含住了她那的草莓,舌头绕着那艳红的草莓轻舔着,廖珊在他的动作下呼吸变得有点急促起来。她一边配合着林天成的动作一边呻吟着道:“不,不要停,嗯,这感觉太美妙了”

  林天成见她这样骚就一边动着一边笑道:“我还从来没有碰到过一个女人的身体在我的三面夹攻下还如此的疯狂呢,这么看来你的床功还真不错,只不过你再强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他更加快速有力的运动起来,廖珊那种舒服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叫声也越来越大了。

  林天成玩了一会以后就让廖珊趴在了沙发上,从后面将大懒鸟插进了她的小溪里运动了起来。廖珊也很听话的配合着林天成,她以前从来都没有把心思花在这些方面,这个从后面进入的姿势虽然听到过,看到过却她从来没有玩过,也就很想体会一下从后面进去的滋味。

  廖珊的小屁股配合着林天成的节奏往后面耸动着,林天成的小腹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的撞击着,他扶着廖珊的小屁股的手是那么的稳定,好象根本就不要廖珊用力来支撑她的身体,那挺直的大懒鸟又强力又有劲,每一下都直达廖珊的花心深处。

  廖珊现在对林天成还有点佩服了,本来她以为林天成这样一个小毛孩是玩不出多少花样来的,想不到才不久自已的身体就被玩遍了,本来她以为自己应该是见多识广的了,而自己的经历也确实可以称得起是沙场老将了,但现在被他玩得连一点反击的力量都没有,那一股股酥麻的快感一波刚去一波又涌了过来,她双眼紧闭,嘴里压抑的呻吟着。她此刻再无丝毫矜持的形象,纤纤柳腰不住的扭动,两条腿都被林天成干得软软的了。

  林天成的大懒鸟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他有时三浅一深,有时候则九浅一深,有时候将宝贝在她的花瓣里一下一下的狠磨着。那种酥痒的感觉使得廖珊就要飞起来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