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052廖珊的口活

052廖珊的口活

  052廖珊的口活

  林天成一边玩着一边把她的旗袍掳到了她的大腿上面,然后仔细的欣赏着廖珊那美丽的娇躯。但见她身材玲珑,两条柳叶弯眉,笔直秀丽的鼻子,鼻翼仿佛在微微的煽动,秀挺的鼻子下面是樱桃小口,轮廓分明的嘴唇红润,就象成熟了的随时可以采摘的樱桃,任谁见了都有一种想亲吻一下的冲动。

  下面是雪白欣长的脖子,脖子下面是两根玲珑剔透的锁骨,锁骨下面是两座挺拔的玉女峰,那两座玉女峰就象两座小山似的挺立在那里,下面是平坦的小腹,小腹的中间是一个圆圆的肚脐,那个圆圆的肚脐小巧玲珑,上面还镶着一颗红色的宝石,圆圆的肚脐下面是一块呈三角形的草地,那草地的中间是一条紫红色的小溪,从林天成的这个方向可以看到半个浑圆的香臀,由于角度不对,只能看到半个轮廓,她的屁股浑圆,双腿修长,一双纤巧的小脚套在一双四寸高的高跟鞋里,双腿修长,看去是那样的赏心悦目。

  她的全身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香味,不知道是她的体香还是洒了香水,混合着身上的酒气,令人闻着有着一种心醉神迷的感觉。她的身段纤细,身材比那些空中小姐和时装模特还要标准。

  在林天成的抚摩下,廖珊的呼吸更加的急促起来,她体验到了一种全新的感受,这种感觉是她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跟他接吻的时候自己有着一种晕晕的感觉,他的舌头是那样的灵活,把自己的小嘴里面都舔到了,嘴里还有着一种甜甜的香味。而他的手摸在自己的身上竟然还有着一种颤抖的感觉,把只有在少女时代才有的那种感觉都激发了出来她全身心的跟林天成对吻着,双手也在林天成的背上抚摩着,身体则在林天成的怀里放浪的扭动着。

  林天成本来就对美女有着一种强烈的渴望,廖珊在他的怀里又扭又摸,使得他的欲望都被挑了起来。他吻着她的小嘴,手也在她的身上揉搓着。廖珊那如绸缎般柔滑洁白细嫩的肌肤都被他揉得泛起了一层粉红。

  林天成的舌头在廖珊的樱桃小口里面疯狂地搅动着,一只手则在她的头发、脸颊、耳朵、颈项、肩头以及后背疯狂地抚摩着,他疯狂的表露着自己的肆无忌惮和贪婪。他吻了一会以后就放弃了与她的口舌纠缠,将脑袋向下移去,他将头埋在她的双乳之间,呼吸着那令自己无比陶醉的阵阵乳香。然后双手握住那对饱满而浑圆的奶子,开始用嘴唇在那饱满的奶子上面游移。

  廖珊的身体在他的动作下开始轻轻地抖动,胸膛急剧地起伏着,好似一只待宰的羔羊。林天成用力的吸吮着她那粉红色的乳珠,牙齿不时在轻咬着她的奶头。接下来他顽皮地时而用嘴蜻蜓点水般在雪白的肌肤上滑动,时而又从舌头到舌根让整个舌面在两个乳房间掠扫。双手也适时地从奶子根部整个托起,企图把它们全部吞在嘴里。

  不一会廖珊的两只奶子周围都沾满了林天成的口水,雅间里回荡的全是“啧啧”的吸啜声响。廖珊微闭着眼睛,不时从口中发出动人的低吟。她的奶子不但饱满,而且富有弹性。在林天成的揉搓之下,她的奶子正在快速的变化着,越来越胀,也越来越大。

  廖珊受不了如此的刺激,她微微的睁开了一双杏目,娇羞满面的道:“你怎么会这样会玩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一套的我以为你什么也不懂呢,想不到你这么会玩,你该不会经常在外面乱来吧你的样子倒是一个很好的条件,相信随便什么女人都不会拒绝你的,就连我这饱经沧桑的女人见了你都动了心。”

  林天成笑道:“你说得太过了一点吧还饱经沧桑,你细皮嫩肉的,像个饱经沧桑的样子吗我看你是养尊处优还差不多。不瞒你说,我的这一套都是从实战中实践出来的,现在连半套都不算,等一下我就让你好好的体会一下做全套的滋味。”

  廖珊红着脸嗔道:“你的脸皮还真够厚的。”

  林天成一边在她的奶子上揉搓着一边笑道:“如果我脸皮不厚一点,怎么能享用你这么漂亮的美人呢,我们在做着男女间最亲密的事情,也就是说你现在是我的女人。”说着就从她的奶子上又慢慢的吻上了她的小腹。

  廖珊的小腹没有一点的赘肉,圆圆的肚脐小巧玲珑,奇怪的是只是在小溪的上边生了一小片的小草,小溪两边却没有小草的影子。林天成原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小片小草,这就显得她的花瓣有点与众不同了。林天成一边玩着廖珊的肚脐一边笑道:“你的花瓣还真的很好看,还真的有点与众不同。”

  接着又半带戏谑的说道:“你说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是真的吗那你先帮我吹一吹,看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说着就拉开拉链,将大懒鸟释放了出来。

  廖珊见了他的大懒鸟心都凛凛的,林天成的大懒鸟真的太大了。她以前没有这样做过,以前对做这样的事很是反感,现在要这样做还真的很不愿意,只是这话是自己说出来的,想要说不做都不好开口,因此,也就顺从的跪坐在林天成的面前,用双手抓住林天成的大林看鸟,然后舔了舔嘴唇就对着他那直挺挺的大懒鸟舔了起来。

  她舔了一会以后觉得林天成的大懒鸟不但没有异味,而且还有着一股淡淡的香气,也就含入口中吸了起来,并用舌头轻轻绕着大懒鸟的鸟头,脑袋一上一下的摆动着。她以前没这样做过,这些动作可能还是从录像上看来的,因而动作很是生疏,林天成见了就把要领给她说了一遍。

  廖珊的悟性不错,不一会就把要领掌握了,她首先就来了一个重量级的动作,把她那柔软湿润带着点凉意的舌尖轻轻的舔上了林天成大懒鸟的马眼。

  林天成被她舔得浑身打了一个寒战,他的手一边在她的头上抚摩着一边说道:“你怎么一上来就来这一手要是镇静功夫差一点的话被你几下就弄出来了,好在我的功夫不错,还可以承受得住,你以前真的没有做过吗”

  廖珊红着脸笑道:“只有你这样的变态才玩这样的把戏,我们以前除了正常以外可从来没有玩过别的,我看你全身都颤了一下,是不是很舒服啊”

  她说完了以后又将林天成的大懒鸟含进了口中。她那舌尖就象一根轻盈的羽毛柔柔的划过林天成的大懒鸟,滑腻无比的舌头在大懒鸟的和鸟身之间那条沟隙轻轻的舔着。

  林天成觉得很是舒服,那感觉比插在盘丝洞里还要舒服多了。

  廖珊那灵活柔软的舌头在林天成的大懒鸟上来回的舔着,仿佛在舔一根美味无比的冰棒。她越舔越起劲,但冰棒在她的吸舔下不但没有融化,反而越舔越坚硬了。忽然,她张开小嘴将整个大林看鸟都含进口中,象吸棒棒糖一样又贪婪又小心的吸了起来。

  廖珊用舌头保护着敏感的大懒鸟,根据林天成所说的要领用唇把牙齿包了起来,这样,在吸的时候牙齿就不会咬到他的大懒鸟了,她摆动着美丽的头颅,开始大幅度的吞吐起来。

  林天成的大懒鸟忽而被她完全吞入,一会又被她用湿润柔嫩的口腔勃膜摩擦着,林天成感受着被她吸吮的快感,也看着她吸弄大懒鸟时那淫荡的样子。他见自己大懒鸟贝忽而在她那两片红唇的缠绕下被吐出,一下又被她嗖的一声又吸了进去。而她那挺拔的琼鼻中还不时发出蚀骨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