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028穿了第五滴极品处女血(二)

028穿了第五滴极品处女血(二)

  028穿了第五滴极品处女血二

  忽然间的侵袭使得曾柔轻叫一声:“啊,别我不玩啦,你放开我。”脸上出现痛苦妩媚的挣扎之色。

  趁着曾柔一慌神的功夫,林天成嘿嘿一笑,脑袋直接凑了上去,吻在了曾柔性感湿润的樱桃小嘴上。

  “呜呜”曾柔紧紧咬着牙齿不让那条作怪的大舌头乘虚而入。

  见曾柔嘴巴始终不肯松口,林天成看着曾柔妩媚的脸孔,笑着说道:“小柔,现在后悔可来不及咯。我子弹已经上膛了,不得不发。”说着话,他手下的力气加大了些,速度也加快了些,曾柔妙曼的身姿在这种动作下有了反应,呼吸跟着快了起来,整个身子如同水蛇一般,不停的在大床上扭动,以释缓自己心中异样刺激的快意。

  一股股热气喷到敏感的耳朵里,而林天成的声音又带着无限地诱惑,曾柔身体一颤。忍不住发出一声声的呻吟。双手也环上了林天成的脖子。

  林天成那灵活有力的舌尖侵入了她的口腔,并含着她的舌头吸了起来,亲吻带来的感觉是那么的温馨和舒服,曾柔只觉得整个身体缓缓放松了下来,整个人也逐渐陶醉在愉悦的梦幻之中。在林天成娴熟持续的热吻之下,曾柔只觉得浑身酥软,身心俱迷。就这样软倒在林天成的身下。

  林天成一边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清香,一边伸手在她那柔嫩的奶子上抚摩着。他将她的娇躯贴在自己身上,享受着她的奶子压在自己胸膛上那种美妙的感觉。

  曾柔的身上有着一种迷人的体香,闻起来是那样的舒服。他一边闻着一边把嘴吻上了曾柔的唇。他热烈的吻着她的嘴唇,用力的吸着她的香舌,直到曾柔憋得满脸通红才停了下来。他们的唇一分开林天成就笑道:“你的嘴好香,我真是爱死你了。”

  曾柔伸出小舌头舔了添嘴唇,眼睛里水汪汪的,那样子既可爱又迷人,此刻的她还真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林天成采取实质性的行动了。

  林天成知道曾柔已经忍不住了,但他现在还不急于得到她,他还想要好好的欣赏一下,这样的美女如果不好好的欣赏一下就叫囫囵吞枣了。

  他慢慢的起身,双手撑在曾柔的身体两侧,露出了她那两个白白胖胖的大馒头,他用双手捧着一个就吸了起来,然后再用舌尖在上面力舔,又用牙齿轻咬,再用双掌夹着左右搓弄。

  曾柔在他的玩弄下娇吟着,满面通红,呼吸也急促起来,这时林天成用同样方法着她的另一个肉奶。曾柔随着他的玩弄轻轻的呻吟着。她那两个圆润的肉奶在他的刺激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两个小白兔都涨鼓鼓的。两颗乳珠都傲然挺立着,随着他的抚摩而在他的眼前晃摇。

  林天成的嘴唇一路向下,然后停留在她的大腿根部狂舔着,接着就在那条神秘的小溪上吻了起来。

  曾柔的小溪早就春潮泛滥了,林天成一边吸着她的香汁一边用他的舌头轻轻分开她那两片粉红色的花瓣,然后把舌头伸到了小溪的中心舔了起来,有时则在她那小溪上的小豆豆上舔弄着。那颗娇小的小豆豆在他的玩弄下坚硬的站了起来。

  曾柔那娇媚的叫声逐渐高亢起来,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林天成,她的手则在林天成的头上轻轻的抚摸着,眼神中充满着浓浓的爱意。

  林天成吸了一会就有点忍不住了,他几下便把裤子脱掉,露出了狰狞粗长的大懒鸟,一跳一跳的看的曾柔忍不住大叫一声。

  “天呀,怎么这么大我不要了,我会死掉的”

  林天成见曾柔又故技重演,于是好笑的问道:“小柔,老子抢已出鞘,你不是要房我鸽子吧”

  曾柔羞涩的涨红了脸,媚声说道:“我我可以帮你帮你用手解决。”说完,曾柔羞的将脸埋入林天成的胸膛,不敢抬起来了。

  林天成听了曾柔软软的媚声,看着她娇羞的模样,刚刚稍微平息的内心再次重燃起来,他将曾柔妙曼的身子放到床沿边上,有些口干舌燥的说:“这个办法不错,可以考虑。”

  曾柔侧躺在床上,娇声说道:“但是我用手帮你解决之后,你得放过我,不能再使坏了,我真的太害怕你这个玩意,好吓人的哦”

  林天成坏笑着,捏了曾柔翘臀一把,然后得意的笑道:“成交”

  曾柔见到眼前如此庞大的家伙,俏丽绯红的脸蛋上满是惊讶,吞口香津又说了一句:“好好大啊”

  说完,曾柔就意识到自己的话太露骨,俏脸更加红润起来,于是面红耳赤的将视线移开,有些不知所措。

  林天成站在床边捉住曾柔的小手,牵引着她握住自己的大懒鸟,曾柔刚碰到林天成下面时,内心一颤,纤细白嫩的美手就想移开,谁知道林天成手劲太大,她根本无法挪动半分,只好顺从的握住,然后无比紧张的开始帮林天成活动起来。

  林天成感觉被冰冷的小手握住,舒服的轻吟一声,嘴里断断续续的说:“快快一点。”

  曾柔姿势暧昧的坐在床边,林天成的大懒鸟几乎快要挨到她的俏脸,她紧紧咬着娇艳欲滴的红唇,顺从的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然后悄悄抬头看林天成,见林天成一脸享受的模样,她心里有隐隐有些得意起来。

  握着林天成的大懒鸟,曾柔心里充满了异样的感觉,那大东西握在手中如铁棍一般,要是进到自己身体,还不难受死了想到这里,她心里如小鹿乱撞一般心慌,下面不争气的有了异样的酥麻感。

  “你怎么还没完事啊”曾柔感觉到手里的滚烫,停在隔阂林天成粗重的喘息,光脱脱的大腿极力并拢,小声问道。

  “小柔,你湿了吧真的不疼,让我进去好吗”

  “肯定很疼,这么大一根,我受不了哎”曾柔说着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甩甩手说道:“胳膊都麻了,不帮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