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一试身手

  120一试身手

  急促的喘息声让人觉得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一般,三个警察听见李队长的吩咐,再看看身边的一张木桌子,上面摆放着几种特制的东西。

  红色瓶子里装得是迷魂药,蓝色瓶子里装得是毒酒,还有几个小盒子里装着一些毒性极强的药片,桌子上,经过消毒的口罩和手套有三幅,刀锯各有几把,地上还有几个大袋子,用来毁尸灭迹所用

  “李队长真的要弄死他”

  “奶奶的,咱们不弄死他的话,别人就会弄死咱们,已经上了贼船了,废话就别罗嗦了,下手都麻利点,给他一个痛快,小四,你们三个弄死他,给他分尸,分批运出去喂野狗动手,要不来不及了”

  此刻,安小四三个年纪轻轻的警察,看着林天成嘴中的胶带,他的眼神充满了深邃和嘲笑

  “兄弟,对不起了你放心,你死掉之后,我们哥几个会多给你烧点钱和美女过去,保管你在那里吃香的喝辣的”小四说完,带上白色的口罩和手套,颤抖着双手拿着蓝色的瓶子,犹豫半天不敢动手

  “妈的,已经这样了我来”

  这个时候,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警察,腆着肚子,伸手握住电锯,哼道:“你们给他灌药,我给他分尸”

  可是,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没有一个人动手

  蹬蹬

  就在这个时候,刑讯室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你们所长不在”唐龙吃了一惊,上班时间能去哪里啊。

  土城乡的派出所所长王小虎的父亲和唐龙是战友,两个人道不同,唐龙被调入市委之时,王小虎的父亲王刚也有机会,但是他为人耿直,不适合官场之上的争斗,所以选择了告老还乡,虽然没有进入政坛,但是一年多多少少还有钱可拿,而王小虎能当上土城乡的派出所所长,完全是唐龙亲自点名才坐上这个位子

  唐龙叼着烟卷,瞥向一名警员,问道:“你们是不是抓了一个叫做林天成的人”

  “嗯”小警员应了一声,说道:“唐科长,这次任务是刚刚调来的李猛所执行的,现在好像在审讯室押着呢”

  “带我去看看”唐龙说着,便示意这个小警察带路,唐菲菲整理一下自己的制服,一脸的严肃

  这时,审讯室的红色实木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从里面走出两人。走在前面的李猛脸上旋即堆起假笑,走在后面那个小矮个则是安小四。

  “啊是唐科长啊,真不巧,我们局长不在啊。”李猛一见唐菲菲身上的警服,一眼就看出这是市公安局刑侦科科长唐菲菲自己来这里之前,关于林天成的一切资料都有看过,对于这个唐菲菲和林天成的关系多少也明白一点,看着她的冷艳以及身边这个男人的威严,连忙迎上去说着。

  “王小虎那个混小子在不在不打紧,我来要一个人”唐龙冷冷的说着,看都不看李猛一眼。

  看着唐龙高傲的姿态,李猛心里生出一股怨恨,脸上则依旧保持着原有的笑容,唐菲菲自己肯定是知道,但是这个男人是谁

  “不知道唐科长和这位先生想要谁啊”

  “林天成”听到这,唐菲菲终于脱口而出。

  唐菲菲话一出口,李猛和安小四心里都是咯噔一颤,想到自己现在处境,李猛思量一番,收起脸上的笑容,说道:“土城乡派出所警员李猛,见过唐科长”

  李猛对唐菲菲敬了一个军礼,随即伸出右手,等待着唐菲菲的右手。

  唐菲菲冷哼一声,把手插进了口袋说道:“少在我面前摆弄这一套,林天成这个人,你说给还是不给吧”

  看着唐菲菲的冷艳,李猛又看见这个陌生男人两眼的杀气,心里没有底气,不过这里是土城乡的派出所,又不是市公安局刑侦科,再说自己的上司和林天成关系也不好,自己只要执行弄死他的任务就好,管他那么多干什么。想到这里,李猛冷冷说道:“唐科长,我们都是执法的警务人员,林天成有严重的偷窃罪,还有暴力伤害,我们正在对嫌疑人进行审讯,请科长见谅。”

  “他偷窃了什么伤害了谁”唐龙不屑的问道,林天成现在就是一根导火线,他的生死几乎决定吉峰省的天下局势

  “偷窃了许多珠宝,伤害了龙岗村的袁水生,把他的腿打折了。”

  “东西在哪袁水生死了没有”唐龙很不耐烦的问道。

  “人和东西”李猛迟疑几秒,说道:“珠宝我们已经交还给失主了,袁水生现在不知道怎样”

  听到这里,唐龙脸色一沉,怒喝道:“你他娘的这算什么玩意,赶快把人给老子放了”

  李猛虽然只是一个刚刚调来的小警员,可是自己的上司可不是小职位,现在,一条平步青云的机会就在眼前,要么变成龙,要么变成虫,而且,身后可是有那么多人此都在看着自己,要是自己就这么窝囊,以后还怎么混

  “唐科长,这位先生,你们若是想要人,就从我身上过去”李猛厉声喝道,唾沫星子四处飞溅,撕开衣服,露出结实的胸膛。

  唐龙不耐烦了,自己能来这里,那些观风的人自然会知道林天成的事情,看着李猛的架势,冷冷说道:“你想跟老子一试身手”

  “请前辈赐教”李猛说完微微弓着身子,两个砂锅一样的拳头在面颊两侧微微晃动着。别看李猛身材并不厚实,但力量很大,能被派遣到这里来对付林天成,自然要有一点本事,而他也曾经是一个散打冠军

  见到唐龙和李猛要在警局里打架,派出所里几个正在上班的小警员开始浑身冒冷汗

  “叔叔,您这么大年纪,他才二三十来岁,吃亏的很呢”唐菲菲在后面轻轻拽了拽唐龙的衣角,低声说着。

  唐龙冷笑一声,安慰的说道:“你放心,要是放不倒他,我这特种兵出身算是白混了”

  此时办公室里十几个警察,无一例外的都瞪大了眼睛等待着好戏上演,没有一人上前劝解。

  “看拳”李猛说着一记勾拳击出,力量上毫不保留的砸向唐龙的下巴。

  “够狠”唐龙鼻子里哼着冷气,眼随拳动,急速向后闪动,躲过李猛的勾拳后主动出击,一拳打向了李猛的鼻子。

  唐龙一退一进的两个动作几乎是一个整体,像皮球弹回去一般,打了个李猛措手不及。

  “不好”李猛大叫一声,躲闪不及,被唐龙一拳打在了鼻梁上,随着一声咔嚓的细响,李猛两个鼻孔里涌出两道鲜血。

  &n

  bsp;“还要比试吗”唐龙冷冷的问道。

  那十几个看热闹的小警员见好戏结束,一个个纷纷回到座位上继续工作,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李猛擦了一把鼻血,灰土着脸赔笑说道:“我跟这位先生开个玩笑,没成想您当真了,唉”

  “唉”唐龙也轻叹一口气,上前拍拍李猛的肩膀,笑道:“李猛,不要以为你有后台就可以做一些栽赃嫁祸的事情,林天成这件事,你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劝你还是辞职回家,想要活着就不要涉足这浑水,你老爹是李三飞吧回头告诉他,就说老子叫做唐龙有时间找他喝茶”

  唐菲菲可没有心情听他们斗嘴,见叔叔占了上风,便上前提醒一句,笑道:“叔叔,您局里不是还有文件要批吗,我们还是办完事早些回去吧。”

  “是啊”唐龙一拍脑门,看看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那个林天成呢”

  李猛极不情愿的喃喃说道:“先生,唐科长,你们若是把他带走了,要上面责怪下来怎么办啊”

  “人家又没犯法,你把人家带到这里是什么意思”唐菲菲越来越生气,看着李猛那一副嘴脸,哼道:“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去市公安局找我”

  李猛无奈,只好垂丧着脑袋拖着两条腿把林天成从审讯室带了出来,见到林天成安然无恙,唐菲菲顿时放下心来,几步上前柔声问道:“你受罪了,有没有事他们有没有私自动用暴力对你”

  “就知道你会来”林天成看了一眼唐龙,上前伸手握住唐菲菲软软的小手说道:“我没事,可惜没有留在这里过夜,还真想感受一下这里的特殊照顾菲菲,我可想死你了啊”话一出口,林天成自己都感觉不仅有点肉麻,更多的是恶心

  唐菲菲脸颊竟然泛出两朵桃红,瞥了一眼一侧的叔叔,给林天成打了个眼色后慌忙将手缩了回来,弱弱的说道:“这次多亏了我的叔叔呢。”

  林天成点点头,威风凛凛的走到唐龙面前,表情诚恳的说道:“谢谢叔叔”

  “谢什么”唐龙上下看了几眼安然无恙的林天成,满意的点点头,笑道:“你不错,呵呵,我看好你”

  就这样,三人很快离开了派出所,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李猛那是咬牙切齿。

  “叔叔,您先回去吧,我和天成一起回去就行了。”唐菲菲站在路边瞥了一眼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奥迪,绯红着脸说着。

  林天成一听,心里乐开了花,急忙帮腔笑道:“叔叔尽管放心回去,菲菲这边一定不会有任何闪失。”

  唐龙是干什么的,这些年轻人的心思很少能逃出他的眼睛。从唐菲菲此刻的神情举止就可以看出,自己这个侄女有点想法,不过可怕的是,他从林天成淡定的眼神中看到了更大的欲望

  这时,唐龙皱一下两条利剑一样的眉毛,余光扫一眼林天成,喃喃说道:“菲菲啊,叔叔局里有点事想要你帮忙,你还是跟我一块回去吧。”唐龙说着打开了车门。

  “我能帮上叔叔什么忙啊”唐菲菲咯咯笑着缓解气氛,但脸色并不好看,转身看向林天成,说道:“那你先回去吧,来市里打电话给我”

  “好的,那你自己注意”

  目送美人离去,林天成回头看着土城乡的派出所,冷笑几声,妈的,袁水生和这个李猛是谁派来的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林天成发现自己已经被卷入了一场明争暗斗之中,有的人要弄死自己,要的人暗地里帮助自己,现在,有必要了解一下土城乡的局势,想到这里,自然想起那个美人白桂花,坏笑了少许,向着白桂花的家一步步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