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栽赃嫁祸

  119栽赃嫁祸

  正打算享受丫蛋美妙少女身体的袁水生,狰狞着脸孔回头看着那打开的们妈的,是谁找死不成袁水生顿时暗暗咒骂了这人的十八辈祖宗,同时极不情愿的将已经向前倾斜的身体转了过来。

  “他是谁”袁水生吃了一惊,想起临行前,老大的叮嘱以及对林天成的评价,加上自己的暗中打探,他多少已经猜出眼前之人是谁,因此心里也有几分忌惮,毕竟他是莲花村的一把手。

  “小子,说,你他妈的是谁,来这里干什么”袁水生不冷不热的问道。,双眼充满了血丝嚣张的气焰顿时淹没的无声无息,只留下煞白煞白的脸颊。

  “天成哥”

  丫蛋从沙发上使出全身力气,落荒逃到林天成面前,扑通一声扑进他的怀里,大哭不止。

  林天成二话不说,脱下身上的衣服披在了丫蛋的身上,露出了里面的一件汗衫,结实的肌肉撑起汗衫,看上去轮廓分明。

  还没等林天成说话,袁水生胆颤的笑一声说道:“这位哥哥,误会了,误会了。”

  “误会”林天成冷哼一声,语气冰冷说道:“老子都看见了,竟然敢欺负老子的女人,先吃一拳再说”

  呼林天成迅如疾风,两步上前,拳头跟着脚步,带着呼呼的风声,直奔袁水生的面额

  “草”袁水生根本没有见过这么快的速度,一点躲闪的时间都没有,只见眼前一线黑影闪过,左面额上已经重重的挨了一拳

  “我草你妈”袁水生感觉眼睛金星闪动,眼角火辣疼痛,伸手摸一下竟然流出了一注鲜血,他的左眼角竟然被林天成一拳震裂

  丫蛋偷看一眼这个龙岗村的土霸,虽然对他恨之入骨,不过见他眼角被打出了鲜血,心里还是隐隐担心起来,上前劝道:“天成哥,算了吧,这样的人教训教训就行了。”

  丫蛋胆小怕事,袁水生在这一带的名声不好是事实,而且他有后台撑腰也是事实,生怕林天成会惹出事端,可是林天成则不然,对于袁水生的伤口显得无动于衷,心里的火至少还需要几拳才能完全释放出来欺负自己的女人就是老虎嘴里拔牙,自找死路林天成也不在乎眼前这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是谁,只想揍他一顿才能缓解自己心中的火

  袁水生紧紧按着鲜血如注的左眼角,冷视着眼前的林天成,吼道:“妈的,你有种,走着瞧”说完便向外疾走。

  “想走奶奶的,你当老子这里是你家不成”林天成一步追上前,厉声喝道:“再吃老子一脚”

  砰

  袁水生被林天成从后面一脚踹倒,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膝盖处发出一阵啪啪的骨裂声

  女人没搞上,还吃了这么大亏,袁水生挣扎着站起身,冷笑一声,哼道:“妈的,老子不剁你一条腿,我就不姓袁”

  看着杀气甚浓的袁水生,林天成背着手也冷笑一声,伸出右腿说道:“老子林天成,,在这等着你,有本事的就拿去”

  看着林天成凶悍的表情,袁水生冷哼一声,一瘸一拐的出了办公室,很快消失在了楼道里。

  “天成哥,你快躲起来吧,这个人咱惹不起”丫蛋轻轻摇动着林天成结实的手臂哀求道。

  林天成不屑的笑道:“他妈的,一个小虾米而已,能掀起多大的浪,老子不信他能做了我”

  丫蛋见到林天成不愿离开,咬着香唇又说道:“要不你先忍一忍”

  “忍哈哈老子争得就是这口气”

  “天成哥,我们没有后台,你靠什么争啊袁水生这个人不好惹的,他对我也没有做什么,算了吧,好不好”丫蛋声音沙哑,眼睛里含着一层泪影。

  林天成举起拳头,冷哼说道:“他妈的,老子靠的就是这拳头他袁水生有种尽管来老子让他后悔都来不及”

  袁水生走后,并没有离开莲花村,来的村头一棵大树下,呲牙咧嘴忍着身上的疼痛,靠着大树掏出电话,举目四下看去,不见一个人走过,这才悄悄按着几个号码。

  “老大,是我,是,你交代的事我试验了,妈的,林天成那个小子给俺揍了,你可要给俺做主啊嗯,俺走的时候将东西留在了他的抽屉里好,那我就等着看戏了”

  袁水生拿着电话看着如今的莲花村,冷哼几声,妈的,想不到往日的莲花村,这才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居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林天成来头看来还不小,不然也不会让自己的老大引起注意,奶奶的,你就等着一会被抓吧

  呼林天成吐出一口烟雾,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丫蛋,挠着头发问道:“丫蛋,你找俺有事”

  “有不,没,没事我好热啊”丫蛋撕开自己的衣衫,胸脯之处,白皙滑腻的肌肤上有着一些小红斑,看起来就像肌肤过敏一样

  林天成一个箭步来到她面前,怒吼一声之后,顿时恍然大悟这个袁水生还真是敢啊正在着急之时,胸口一阵滚热,林天成的右手缓缓伸出,握着丫蛋的手臂,顿觉一股热气从丫蛋的身体深处流窜出来,几分钟的时间,林天成惊骇的发现,自己的手掌有着一些红色的药沫草,难道老子融合合欢铃,吸收了极品处女血,还有这能力

  妈的,老子简直不是人了啊

  “呜呜”

  还没有仔细研究,村子里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警笛声音,林天成两步来到窗口,不一会就看见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停到村部院中,警车走下四个身穿制服的警察

  蹬蹬

  一阵脚步声从楼梯传来,林天成不知道这几个警察来做什么,背着手等着

  “天成哥,他们是不是来抓你的哎呀,俺还有事没跟你说呢”

  “什么事”

  “俺俺想去医院看看,俺这好几天那个没来几天了,不会是怀孕了吧”

  “啊哈哈如果是可太好了”林天成笑声刚落,四个警察凶神恶煞的警察走近办公室

  “你是莲花村的村主任林天成吧”

  “不错,正是我,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有人举报你偷窃,而且有暴力伤害,小四,搜查一下看看”

  “是,李队长”

  片刻,林天成的办公室之中,三个警察开始四处翻找起来,林天成眯着眼

  睛看着眼前的这个三十多岁男子,从他的眼底捕捉到一股隐晦的气息

  妈了个比的,有备而来啊张大山和刘大棍子没有碰见这个袁水生这几个警察和他是一伙的吧

  “李队长,找到了,喏,你看”

  李队长伸手接过一个黑色皮包,打开一看,里面金光闪闪的,几条厚重的金链子,还有几块玉镯子以及一沓沓崭新的小红票

  “林天成,这个不是你的吧我怀疑你和一起盗窃案有关,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带走”

  李队长不容分说的扣上手铐,三个警察连推带搡将林天成推出办公室

  警车来的快去的也快,丫蛋看着那消失的警车,一时间不知所措反应过来之际跑出村部,远远的就发现袁水生狰狞着脸孔,阴森的大笑几声,一瘸一拐离开,而这一刻,从自己家里的大院子有走出几个壮汉与袁水生汇集到一起,在路边的蒿草后面,几个人驾驶着一辆轿车离开莲花村

  丫蛋急忙跑回家,这才发现自家的屋子乱七八糟的,父亲也是鼻青脸肿,母亲坐在炕上两眼无神,小姨更是谩骂声不断

  “娘,天成哥出事了,被警察抓走了”

  “啥该死的袁水生,不得好死啊”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马翠娇,谩骂一声便跑了出去,找到王英之后,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在林小雅的安慰下算是放了下来

  “翠娇姐,英子姐,红儿妹子,小美,你们四个别担心”林小雅安慰了几句,这是早有预谋的,张喜成虽然倒了,但是接连出现的人是不会眼睁睁看着林天成崛起,他们想扼杀林天成于襁褓之中

  “喂,娜姐,我是小雅啊,你在市里吧林天成被抓了,你去找唐菲菲说一下,我觉得好像很不简单啊好,等你消息”

  此刻,任妮娜握着电话发抖,连忙联系了自己的哥哥,许久之后才算吐出一口香气

  通源市公安局刑侦科,唐菲菲一身警服坐在椅子上,自从上一次晴雷行动结束,自己被提升为刑侦科科长,此刻,挂断一个陌生的男人电话之后,冷哼几声,随后用手机打出一个电话

  “叔叔,我男朋友被抓了你看这个事情这么解决啊”

  “哎,是林天成吧有人想对付他,我已经接到密报了,等我一下,我们去看看吧”

  半个多小时之后,唐菲菲站在公安局门口用力的向一辆黑色的奥迪汽车招了招手。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一边,随即从里面走出一人,只见这人个头不算很高大,但却一脸容光,刀削的脸庞透着一股坚韧。这人正是唐菲菲的叔叔唐龙,司法局局长,前身是特种兵,曾获得一二三等奖若干。

  “叔叔。”唐菲菲顿时变得像个小孩子一样欢快的跑了过去。

  唐龙脸上的肌肉抽搐一下,没有一丝笑容说道:“菲菲,你交男朋友也不说一下,如果这个混小子出事了,你爸爸要是知道了,那还不得拼命”

  唐菲菲撅起小嘴撒娇说道:“叔叔,您可千万别告诉我爸爸”

  “要不是想到你爸爸那边还有事儿,抽不开身,我早就叫他一起来了。”唐龙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唐菲菲咯咯一笑,旋即面露愁容,轻轻摇着唐龙的手臂说道:“我男朋友怎么办啊,叔叔”

  “这是小事”唐龙哼道:“土城乡也好,惠南县也罢,多少还会给我一个面子吧,走。”

  唐菲菲紧随唐龙,两人大步离开了公安局

  身在土城乡派出所的林天成丝毫不知道,此刻自己这一被抓,外卖呢已经炸开了锅,明里暗地不知道有多少人开始电话联系,一些政坛任务以及黑道之上大大小小的陌生人开始逐个浮出水面

  刑讯室,林天成瞧着二郎腿看着眼前的四个男子,从他们寒光四射的眼睛之中,自己才知道,有人想干掉自己

  “李队,我们怎么办”

  “妈的,人已经抓来了,我们能怎么办”李队长扯了扯衣领,回头看着紧锁的房门,吞咽几口唾液,看着林天成,哼道:“对不起了兄弟,你一路走好你们三个愣着干什么,给我做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