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114色诱林天成

114色诱林天成

  114色诱林天成

  怎么办自己真的要这么做毛毛揪着衣服不知道该怎么办,眼见自己一天一天想念林天成,可是他不但很忙,自从乡里会来之后,跟自己都很少说话,难道他没有打算要了自己溪儿姐说的对:幸福是需要自己争取的可是这家伙倒是很悠闲啊毛毛瞥了一眼林天成,终于鼓了鼓勇气,小声说道:“天成哥,给俺看看病吧”

  随后,伸手解开了领口的第一粒扣子

  一袭雪白雪白的皮肤顿时闪了出来,林天成瞪大双眼,不禁全身一颤,像是被闪了眼一般,手中的烟卷都差点落地,草,她要干啥

  “看你能撑多久。”毛毛暗暗笑着,动作很慢,眼睛一直注视着林天成,一粒,两粒,三粒

  此刻,林天成已经呆住了,眼睛随着的手一步一步向下挪动,早已忘记手中灼烧的烟卷,只见炽热的火头已经快烧至自己的手指了。

  “天成哥,不要怪我没有不提醒你啊”毛毛粉面羞红,嘴角挂着淡淡的笑,随手把外套脱了下来,露出里面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身体的曲线完全显露出来。

  “啊”林天成大叫一声,本能的将手中的烟卷用力扔了出去,尽管如此,手指上还是烧出了一个小小的血泡。

  “哎呀,没事吧”毛毛装作一副心疼的样子。

  “嗨,没事,小意思,小意思。”林天成吹了吹手指,吞着口水说道:“你可以继续了”

  “你确定真的没事”

  “确定”林天成忍着疼痛说道,妈的,就算是有事,老子也没事,千载难逢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啊

  毛毛咬着嘴唇几乎要滴出鲜血,犹豫了半晌,偷笑一声,接着把身上的那件紧身的白色背心一点一点从下到上卷了起来,直到胸脯的地方,停顿数秒后脱了下来,扔在床上,露出了里面一件薄薄的紫色吊带,白嫩细长的手臂垂在两侧,很晃眼。

  “继续啊别停下”林天成催促着,身体里的血液已经开始沸腾。

  “啊天成哥,你急什么啊”毛毛见到林天成已经忍耐不住,娇笑着走了过去,轻轻的坐下来背对着林天成说道:“帮俺解开吧,给俺看看病上面很麻,下面好痒啊”

  林天成一怔,操,这就是摆明了在诱惑老子不过也没有什么,毛毛能如此做,还能说她太需要自己的疼爱了看着那光滑如玉的粉背,笑道:“愿意为你效劳,嘿嘿”说着,两只手从毛毛的柳腰慢慢摸了上去。

  “天成哥,人家让你解开带子给俺看看病,你怎么乱摸啊”毛毛说着向后靠了靠,紧紧挨住了林天成的胸膛。

  嗅着毛毛淡淡的发香,林天成有种窒息的感觉,顿时一把抱住毛毛,火热的嘴唇贴在了她雪白修长的脖颈上,香香的,有一股奶味。

  一刹那,毛毛故作慌张的轻轻挣脱喘道:“天成哥,你要干什么,人家只是让你看病啊。”

  “真是一个小妖精”林天成双手捏向毛毛大大软软的胸脯,坏笑道:“毛毛,不就是看病吗,天成哥受不了了。”

  “不要啊,不可以的”毛毛继续挣脱着,但每一个动作都让林天成有种犯罪的冲动,看着怀中的毛毛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林天成暗暗佩服的很,勾引老子是不,真他妈的装比啊,老子陪你玩到底

  想到这里,一手滑上,解开了毛毛脖子后面的带子,接着把手滑到下面解开了她的胸罩。两件小小的衣物滑了下去,毛毛的半个身子已经沦落了,林天成邪恶的大手顿时狠狠的捏住了少女特有的两个硕大的肉球

  终于被你摸到了毛毛好像很满足很解脱的样子,只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是自己,可是面对林天成的时候,自己真的很想靠近他,哪怕如此刻,浑然忘记自己该有少女的矜持,缓缓闭上双眼,轻咬着湿唇,感受着林天成双手一轻一重的力道。

  林天成一直纠结如何对莲花村的女人下手,而此刻毛毛的大胆也让自己明白,自己还是不够爷们啊如此一来的目的就很简单,那就是要钓一钓毛毛,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得手,很意外也很兴奋,这少女虽然有点大胆,但是自己喜欢狂野的女人于是便狂野的加大力道,感觉都要将她的奶儿捏出水来。

  然而,就在林天成大发淫威,捏的兴起的时候,毛毛竟忽然站起身逃离开了。

  “毛毛,你这是干什么”林天成脸色很不悦,两手空空的停在空中。感觉就像盘子里煮熟的鸭子刚吃一口却飞了,这让谁也高兴不起来啊

  毛毛浅笑两声,潮红的脸颊像两朵盛开的桃花,两只小手捂住白嫩嫩滚圆的胸脯,嗔道:“我们这是干什么啊,俺只是看看病,又不让让你看俺身子。”

  林天成笑呵呵站起身走向毛毛,坏笑道:“不看身子,怎么看病啊”

  “哇”毛毛轻呼一声,眼睛顿时盯在了林天成被高高顶起的牛仔裤上,她可从没见过那么可怕的东西,尽管上一次看见,那也只是惊鸿一瞥间自己做梦都想林天成,只有他那玩意进入自己的身体,自己才算是他的女人啊

  毛毛羞赧的喘道:“天成哥,人家只看病,你要干什么啊”

  “干什么”林天成邪笑着暗暗叫道:“妈的,当然是干你了”

  “既然你只想看病的话”林天成说着上前双手握住了毛毛嫩嫩的肩头,接着说道:“那好吧,我们开始吧”

  林天成一脸邪笑,两只手悠然的滑下推开毛毛的小手,重新捏住了她的胸脯说道:“你哪疼”

  “哎呀”毛毛看着林天成忙碌的手,接着狠狠瞪他一眼,林天成倒是很知趣的把手缩了回来。

  “天成哥,你咋顶着我啊,什么东西啊”

  林天成偷笑,妈的,终于憋不住了吧撇了撇嘴,摇头叹道:“毛毛,俺一看见你就忍不住啊,俺这东西是真材实料啊,现在想打鸟,不信你看。”

  说着吱的一声把牛仔裤的拉链拉了下去,从里面掏出了一条又粗又硬又长的大懒鸟。

  “啊”毛毛一声尖叫,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见这东西一时间愣住了看着林天成那如秋天成熟的玉米一般粗细的东西,吓得她不敢再脱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自己下面湿透了。再脱下去自己肯定把持不住

  “天成哥,俺不看病了俺那里也不疼了”毛毛娇喘着粗气,慌忙转过身,羞恼的哼道:“你把那东西快点收回去啊”

  “毛毛,你可真爱说笑啊,有病咱就得治啊,身体可是自己的,懂不”林天成说着从后面抱住了毛毛,下体紧紧贴在她的屁股上,大懒鸟则顶进了两腿之间。

  “俺可没跟你说笑,真的不看病了,天成哥,你再不收回去那东西,俺可生气了”毛毛再一次挣脱林天成的手臂,同时把耸拉在腰际的胸罩重新扣在了酥软的胸脯上。

  r>

  妈的,真没看出来,关键时刻还能忍住,老子就喜欢这样有味道的,不信搞不了你林天成一脸兴奋的看着毛毛,暗暗发狠。

  想到这里,林天成上前两步无奈的站在毛毛面前说道:“不看病也可以,可是它这么大怎么放回去啊,要不你把你弄小吧。”

  “我”毛毛把吊带穿上,不解的问道:“俺怎么能把它弄小”

  林天成邪里邪气的笑道:“俺最了解这家伙的脾气,只要一起来那一定要爆发,不然它会一直这么死赖着。”

  “那关俺什么事”毛毛冷冷的瞥了一眼。

  “那关系就大了,如果我们两个这样出去了,村子里的人看见了会怎么想,俺倒是无所谓,不过你呢”

  这时毛毛慢慢静下心来,本来自己打算色诱林天成,可是现在却感觉自己从一开始便走进了林天成设计好的圈套,如今已经退无可退,看着诊所外面来来往往的一些女人,红着脸说道:“这都是你一手设计好了吧”

  “不不不,你误会了,本来俺没事过来看看,谁知道你会过来啊,你现在的样子又这般诱人,它又不争气,老子也没有办法啊”

  毛毛知道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刚好中午十一点三十,还有半个多小时,自己就要去柳溪儿家里吃饭,如果自己没有过去,柳溪儿肯定会来找自己,如果被撞见了以后怎么做人如今也只能尽快打发了林天成。

  “天成哥,你到底想怎么样”

  林天成一脸冤枉的说道:“毛毛,不是老子想怎么样,是它嘛,俺看如今只能委屈一下你了。”

  “想让我干什么快说吧。”

  “我看如今只能借助你的玉手了。”

  妈的,让你勾引老子,现在就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不过能让这个小美人给自己弄两下,肯定很爽吧

  毛毛看着林天成,见他紧紧的盯着自己,忙向后缩着身子说道:“天成哥,要打你自己打,俺可不给你打。”

  “我自己打”林天成一脸绝望的看着毛毛喃喃笑道:“我自己打,一天一夜也打不出水啊。”

  毛毛再一次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点,时间只剩半个小时,如果自己不能早点过去,柳溪儿肯定会来,毕竟自己受伤了,她也不会放心

  “你可要把俺害惨了”毛毛瞪了一眼林天成,无奈的哼道:“天成哥,难道你打算就这么站着吗”

  “不如我们到里面的床上吧。”林天成说着来到里屋的床上坐了下去,两条腿大大的分开着,等待着毛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