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110袁美芳的品玉吹箫

110袁美芳的品玉吹箫

  110袁美芳的品玉吹箫

  “嗯羞羞不害臊”袁美芳微微扭动着娇躯,迷乱的娇哼着。

  妈的,林天成心想,既然袁美芳愿意,不如把她的三角裤也脱下,那样岂不是更好于是,伸出手去脱袁美芳的三角裤

  袁美芳突然坐起来,捉住林天成的大手,不让他继续动弹,娇滴滴的说道:“你羞羞,只知道占人家便宜”

  林天成的已经欲火大炽,娘的,这样的话在这样的女人嘴里说出来,真他娘的不一样

  不一样的感受,不一样的韵味,不一样的女人,这就是老子需要的

  “婶子,脱掉这裤子,让俺摸摸吧,你就发发善心吧”

  “哎呀,可以是可以,但是”

  “但是什么啊”

  “婶子害羞啊你自己呢”

  “我怎么样”

  “婶子如果被你脱个精光,你呢”袁美芳粉脸红霞,含羞带怯的说道:“你也要脱个精光啊,这样才公平呀”

  我草,原来她现在已经想玩老子的大懒鸟了啊

  “嘿嘿,这样好,这样好,大家都光光的”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

  林天成很快就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只见那大懒鸟雄赳赳气昂昂的,很是愤怒

  袁美芳不但脱掉了她的三角裤,连睡衣也脱了,很是迷人的身体,小洞里,已经是浪花津津了

  林天成爬上炕就要摸袁美芳的小妹妹,他着急,他期待,他渴望那里的湿润,他现在很想知道那里是怎样的一处妙境

  袁美芳刚才被林天成一阵乱摸,已经被摸得欲火蠢蠢,在看看林天成那巨大的大懒鸟,又长又粗又大,恨不得它立即进入自己多年来荒废的田地里,努力的耕耘着

  “不要乱摸啊”

  “婶子,我要玩”

  “喔婶子教你玩,要摸等玩完以后,随你摸”

  “怎么玩”

  “你这个混小子,玩过那么多女人,像那样的,压下来,抱紧婶子就可以了”

  林天成真的被点着了欲火,燃烧起来的邪念无法熄灭,一下子压下了袁美芳,紧紧搂住她的身体

  这是一种舒服的感觉,他压着了一个女人,此刻,袁美芳已经急不可耐的用玉手握住了他的大懒鸟,娇哼道:“愣着干什么,插下去啊,一定要用点力”

  林天成不但全身如被火烤一样,而且非常高兴,想不到袁美芳愿意跟自己玩妖精打架,让自己尝到快乐的滋味

  一听到袁美芳的话语,林天成听话的往下一戳

  “呀呀停痛死了啊”袁美芳粉脸变白,娇躯痉挛,很痛苦的样子,久旱逢甘雨,空虚了多少年的荒地,突然之间被来了这么一下,感觉特别痛,虽然女儿都十八九岁了,但是袁美芳很本分,很老实,此刻,感觉自己的下面被彻彻底底的撕开了

  你妈,林天成则是感到好受极了,他这一生到现在已经弄过几个人女人但是袁美芳和那些女人不同

  她成熟的有味道,矜持的时候有羞涩,放开的时候有妖媚,可以说,这一个女人将少女和成熟女人的优点全部汇集了,尤其她欲言又止以及那婉婉的表情,是一个男人都想干她他看着袁美芳那样的痛苦,于心不忍的说道:“婶子,你很痛吗”

  袁美芳娇哼着,有气无力的说道:“天成,你的太大了婶子受不了”

  “婶子,那俺抽出来,怎么样”

  “不不要抽不要”袁美芳的双手像蛇一般,死死的缠着林天成,娇躯轻轻扭着,扭动起来了

  她只觉得林天成的大懒鸟,像一根燃烧的火棒子一样,插在自己的小妹妹里,虽然很痛,但是又痒又麻又舒服,尤其是由门户里面传来的快感,流遍全身,那种舒服和快感,是她毕生所没有领受过的

  “呀好美美死了天成,你插呀”袁美芳粉脸含春,那浪荡的模样,真的勾魂荡魄,还得林天成心摇神驰

  妈的,真的太紧了啊林天成害怕袁美芳疼痛,轻轻的抽了一下,又插了进去,原来,他的大懒鸟,还留着大半截没有弄进去

  林天成一抽一插,也插出了味道,感到好受极了

  袁美芳的小妹妹里,浪水更是泛滥,汩汩的流了出来,叫哼着,浪声很大很大

  “啊哦天成,美死了呀呀”

  林天成一听,只有发狂的开始运动着自己的大懒鸟,越插越猛,只听甑囊簧

  “啊”

  袁美芳一声惨叫,双腿乱伸,香汗淋漓,眼儿已经迷离,她感到自己全身的骨头在一骨骨的融化,舒服的呻吟着

  “天成,你碰到婶子的花心了呀”袁美芳紧紧搂着林天成,梦呓般的呻吟着,快感的刺激,使得她全身像在火焰中焚烧一样的,她只知道,拼命的抬高屁股,使得盘丝洞与大懒鸟贴合的更密切,只有这样才会更舒服,更畅快

  这时候的袁美芳感到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她舒服的几乎疯狂起来,小腿乱踢着,娇躯不断的痉挛,只知道拼命的摇动着屁股,挺高了盘丝洞,嘴里大叫着:“亲哥哥呀”

  林天成渐渐的插得猛急了,他也是舒服死了,这样玩一个女人,一会还要玩她们娘俩,一大一小的场面很期待,而此刻能玩到这样的人间尤物,又浪荡,又妖媚艳丽的女人,也难怪他会越插越起劲

  “哎呀天成,舒服死婶子了,你要了我的命了”

  林天成的大懒鸟一插一抽之间已经使得袁美芳无法坚持了,花露直冒,花心乱跳,口中频频娇哼道:“天成啊,你要弄死婶子了啊用力啊婶子要啊”

  妈了个比的,林天成是越来越兴奋袁美芳的盘丝洞,就像肉圈圈一样的,整个把大懒鸟圈住,那种感觉真的是美妙到了极限他用双手捧起了袁美芳的粉臀,一阵狠命的大抽大插,直插得袁美芳大叫

  “哎呀,哼哈婶子的小心肝,不行了啊”

  >

  袁美芳浪哼着,刺激的林天成像是一个狂人似的,更如野马奔腾,他紧紧楼着软软的袁美芳,用足了力气,一下一下的狠插,急抽猛送,鸟头雨点似的吻着花心,含着大懒鸟的盘丝洞,随着大懒鸟的急抽向外翻动,浪水一阵阵的外流,顺着粉臀流在被子上,湿了一大片

  这一阵的急抽猛插,直干的袁美芳死去活来,禁不住的打寒颤,小嘴更是喘不过气来

  “不行了,饶了我吧你真的要了我的命”袁美芳此时已经筋疲力尽,像她那样养尊处贵的身体,哪里经得起如此的狂风暴雨

  林天成看着放魔法的样子,起了一点怜惜之心,连忙停止了抽插,把又粗又大的大懒鸟,仍满满的留在盘丝洞里

  此时,袁美芳终于有机会呼吸一口气息,轻轻的吐出了几口香气,用娇媚含春的眼光,注视着林天成

  “天成,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婶子差点死在你手里了”

  “不是婶子,是妹妹”

  “妹妹”

  “对啊,你叫俺哥哥,你自己自然是妹妹,难道说了不算啊”

  这一说,使得袁美芳粉脸羞红,无言以对

  “不说算了”

  “嗯羞羞羞占婶子便宜”

  林天成看着袁美芳那娇羞模样,爱的真想一把将她吞进自己的肚子里,这个时候突然想起高潮之后需要一点余韵,于是,他用双唇,吻上了袁美芳的樱唇

  袁美芳很迎合,林天成的唇与她的唇相接合处,她就热烈的吻着林天成的舌头,并且生疏的把自己的舌尖伸进林天成的口中,让他又吸又舔起来

  这一吻,吻得袁美芳晕头转向,快乐无比,林天成的大懒鸟还留在她的盘丝洞里,这一吻,林天成的胸膛又紧紧的压着优美的的两个大奶子,舒服的他,又抽插了起来

  袁美芳粉脸摇着,娇声激喘的哼道:“停天成,停啊婶子受不了的”

  林天成只好停下,问道:“婶子,俺要啊”

  说完,俯在袁美芳的娇躯上揉动着。

  “好了好你听婶子说”

  “我要啊”

  “好好,让婶子给你舔好不好”

  “舔什么”

  “你起来,婶子保证你舒服就是了”

  “不骗人”

  “绝不骗你”

  “婶子若是骗我,俺以后都不跟你玩了”

  “好了啊你相信婶子就是了”袁美芳先是推起了林天成,他只好依依不舍的把大懒鸟抽出那紧凑湿滑温暖的小洞,仰卧着躺在炕上,袁美芳再俯身在他的腰际,用一只手轻轻握住林天成的大懒鸟,张大了嘴,然后,轻轻的含着红胀的鸟头

  “啊好大啊”

  塞得袁美芳小嘴慢慢的大懒鸟,她不时的用香舌舔着,林天成的一阵舒服的快感涌过,哼道:“亲妹妹,哥哥好舒服啊”

  他被舔的心里痒痒的,在看袁美芳那曲线玲珑的身体,禁不住伸手在她的身上抚摸,慢慢的摸向她的盘丝洞,用手指翻开花瓣,看到了裂缝,那浪水津津的害人洞,妈的,看老子一定要你喷在里面,一定要在今晚收拾了你们娘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