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97张婷婷的第一次

97张婷婷的第一次

  97张婷婷的第一次

  哦妈了个比的林天成感受到沈红柔滑细腻的肌肤贴着自己赤裸裸的身躯,亢奋的大懒鸟胀的快要爆炸了

  当林天成将铁硬的大懒鸟拨弄着沈红已经湿透滑润的无比的花瓣时,看到沈红的清澈的大眼里流出了晶莹的泪水

  沈红流着眼泪哀求着林天成:“你不要这样弄啦,快点进来,不要一直挑逗我,我快受不了了啦”她哀求的时候,林天成有将大懒鸟推入她湿滑的隧道半寸

  沈红这时候无力的拥抱着林天成,泪水流不停,看着她如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表情,林天成淫心更涨,已经进入她盘丝洞的大懒鸟勇敢的再挺近,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沈红的隧道紧紧的箍着自己的大懒鸟,好像非常期待和自己造爱虽然已经弄过,但是此刻的场面还是令林天成再也忍不住了,泪流满面的沈红和林天成对视着,她感受到林天成勇敢的挺近,知道他要开始做了

  “老公啊,好哥哥,你别太用力,红儿那里还肿着呢”

  沈红哀求着林天成,这时候,林天成突然想到了一句话,生活就像是一场强奸,既然不能反抗,那就躺下来好好享受两眼直视沈红清澈的大眼睛,笑道:“你就把老子对你的进攻当成享受吧”

  沈红没有想到林天成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惊愕中一时还没有完全会意,林天成已经用力一挺下身,将大鸟头狠狠的刺入了她的盘丝洞里,只听到沈红痛叫一声,林天成整根大懒鸟已经全部进入了她的身体里

  “啊”强烈的痛楚使得沈红抱紧了林天成,尖细的指甲把林天成的背部肌肤刺得破皮,林天成实在是不忍心看着沈红梨花带雨哭叫的表情,只是埋头用力挺动着下身,将自己的大懒鸟在她的害人洞里不停的进进出出

  伸出手叫将沈红一丝不挂的身体整个抱入了怀中,一手抱紧了她丰满弹性的屁股,她的领土与自己的耻骨紧密的相抵的严实合缝一点空隙都没有,林天成这才继续挺动大懒鸟用力的干,不停的戳着她的小妹妹,又湿又黏的液体流了出来,沈红在林天成狠心的冲刺下,蜜汁大量的流出,沾湿了地板

  林天成不停的干了沈红大约二十分钟,她由痛苦的哭叫变成了无力的呻吟,也许是情欲的原因,她痛苦的呻吟转变了快美的哼声,她柔美的腰肢也开始轻轻的摆动,迎合着林天成的抽插,因痛苦而推拒林天成的手臂也开始保住了他的背部,浑圆修长的美腿轻巧的缠上了林天成壮实的腰身,两个人配合的很默契

  “怎么样舒服了吧”

  “啊嗯好舒服”

  林天成挺动着下身,享受着沈红紧紧的,热热的盘丝洞的夹磨,上面的嘴唇轻轻的印上了她柔软的舌头,那一条小香舌有点涩缩着,紧张的轻碰自己的舌头。妈的,她动情了林天成开始将大懒鸟在她的隧道中轻插慢送,鸟头的棱角刮着她柔嫩湿滑的肉壁,引起她盘丝洞轻微的痉挛,由于下体器官交合的刺激,沈红上面与林天成亲吻的柔唇也激烈起来,她开始伸出舌头与他的舌头绞动玩弄,口中泌出阵阵甜美的玉液,林天成温柔的品尝着,吸啜着,突然,沈红口中发热,她的情欲高涨了,口内玉液狂涌,林天成大口的吞咽入腹

  沈红动人的美腿开始紧箍着林天成的腰部,盘丝洞紧抵这他的耻骨,不由自主的伸出柔腻的手,紧压住林天成的臀部,由开始的生疏挺动着盘丝洞迎合着林天成的抽插,直到疯狂的大叫着,狂猛的据爱你过盘丝洞与林天成的耻骨撞击着

  草,林天成顿觉的自己的大懒鸟被沈红蠕动伸缩的盘丝洞夹得在无限快美中隐隐生疼

  “啊,快一点,我痒死了”沈红激情的叫着。

  “叫我亲哥哥,我就快一点,我就帮你止痒叫我”林天成逗弄着她。

  花心处的搔痒,肉壁的酸麻使得沈红顾不得羞耻,急速的挺动着盘丝洞与林天成大力的相干,口中乱叫着:“哥啊你是我亲哥,用力,哥哥,用力啊帮妹妹止痒,干快干我真的好美啊没想到和你这样造爱是这样的好,我好想妹妹以后天天和你这样干”

  看着如此漂亮的沈红在自己身下浪叫着,没想到如此清丽如仙子一般的少女被弄了之后,比自己以前的每一个女人都经干,还爱干,林天成亢奋的抱紧了她猛干狂插,沈红则是揪紧着他的熊腰猛夹狂吸。

  “我好酸,不要动,我受不了,不要动”沈红突然两手抱着林天成的臀部,雪白的美腿缠死了他的腰部,贲起的盘丝洞与林天成的耻骨紧密的相抵,不让他的大懒鸟在自己的隧道里抽动。

  顿时,林天成感觉到深入到她花心深处的大懒鸟被他的热流叫的一阵酥麻,加上她的嫩肉强力的痉挛收缩蠕动,强忍的精关再也受不了,热烫的东西如火山爆发一般喷出,一股股一波波的浓稠全部灌入了沈红的花心,她稚嫩的花蕊品尝到了东西的抚慰,忍不住全身像抽筋一样颤抖着

  “好美,好舒服”沈红两条美腿紧紧的纠缠着林天成,享受着高潮余韵

  一龙战双凤,林天成将沈红和朱美收拾的服服帖帖,等到两个人恢复意识的时候,沈红倒是没有什么,反而是朱美有些嗔怒。

  “喂,你这个该死的,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突然突然就好了你弄了我,你要对我和红儿姐姐负责”

  “你已经是老子的女人,老子就跟你们说实话”林天成穿上衣服,坐在床边,叼着烟卷别上手枪,笑道:“老子是莲花村的主任,在这里惹上了一点事情而已,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现在,老子也可以出院了,你们是打算跟着老子,还是要留在医院”

  “你是不是想吃完了就走人”朱美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看同样狐疑的沈红,笑道:“红儿姐,我们还是跟着这个该死的吧女人早晚都要被男人弄的,他还不错呢”

  “这样啊,好,好吧”

  “嘿嘿,你们也不需要辞职,跟我走吧老子已经出来好几天了,忘记告诉你们,老子还有几个女人呢到时候你们可要一起伺候老子”林天成临走之前打了一个电话给唐菲菲,只是说就可以离开了,但是并没有追问关于林天成的事情。在两个少女收拾完一切之后,三个人走出医院,三人坐着轿车兜了一拳,林天成找到自己的宝马轿车,带着两个少女在通源市你的街道上形势,向着惠南县的方向挺进,但是路过一条繁华的街道的时候,林天成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林天成将轿车停靠在大桥的路边,看着张婷婷的身影,心里就是一阵莫名的伤痛和感触,此刻,桥下的市场已有上百人聚集在这里了,不少人手举着或胸前挂着牌子,上面写有“装修粉刷,木工油工,水电工,家教保姆和餐厅服务员”等字样。

  其中,桥面南侧人最多,几十个人连同电动自行车将人行道占得满满的,每当有行人或汽车路过,他们便围上去询问有没有活儿,与他们讨价还价

  张婷婷在人群里走了好几圈,都没有人前来找她,她也不好意思主动去向那些路人们索求工作。

  “这位小姐,你是来找工作的吗”正当张婷婷灰心丧气的时候,一个年龄约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是的。”张婷婷点了点头,见这小伙子有点面善,不像社会上那些流里流气的家伙,便和他攀谈起来:“你们那里需要招人吗”

  &

  nbsp;“嗯”小伙子点头说道:“我们需要招一批餐厅服务员,月薪两千八,你愿意干吗”

  “当然愿意。”张婷婷刚从惠南县回来,如今的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官二代,而且自己的父亲做了那么多坏事,自己早已经离家出走,想到现在面临的困境,于是问道:“你们餐厅在什么位置”

  “我们餐厅就在市中心。”小伙子微笑说道:“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带你去。”

  “好吧”张婷婷心想:“大白天的,这小伙子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去就去,怕什么”

  “美女,请跟我来”小伙子将她领到一辆停靠在路边的长安面包车前。

  车门刚一打开,一个高个子和一个胖子从车上跳下来,将她推上车,一左一右地把她夹在后座中间。

  小伙子跳上驾驶室,迅速发动汽车,驾车离开。

  张婷婷一眼便看出了这两个人不是好人,大声惊叫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美女,你说我们想干什么”

  车一开,坐在张婷婷边上的两个人手就马上不老实起来了。

  左边的那个胖子把手从后面伸过来搂住她的腰,右边那一个高个子的手也在她的左边大腿上不老实地摸了起来。

  张婷婷一边挣扎,一边大叫道:“滚开,别碰我”

  “美女,你不是要来餐厅上班吗嘿嘿,让我们哥俩爽一下,好处少不了你的”瘦猴一边淫笑着,一边就把她左腿上的丝袜顺着大腿从上往下扯。

  瘦猴这动作使张婷婷心里十分厌恶,她使劲挣扎起来。

  左边的胖子哈哈大笑起来:“美女,既然这样,先和我们一起玩玩,工作的事情,包在我们身上,哈哈”

  “滚开,你这个流氓,我才不稀罕你帮我找工作呢”

  一听张婷婷这样骂,两个人心里很是不爽,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背上有锯齿的小刀出来,恶狠狠地说:“老实点,要不然,老子在你脸上划个王八”

  说着,用刀的侧面在张婷婷的脸上轻轻划了一下,他的恐吓使得张婷婷六神无主,脑筋一片空白,她根本不敢再喊叫,也不敢再动。

  胖子见已经把张婷婷吓住,就把右手放到她大腿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起来

  张婷婷再不敢反抗,她知道,这帮人是在社会上混的,肯定有暴力倾向,如果自己反抗,真被他们划破脸,或者,被他们杀了怎么办

  女人最宝贵的东西是脸蛋,最珍贵的东西是生命

  于是,张婷婷只好自认倒霉,心想,只要尽快满足他们就会放她走,所以,她放弃了所有的抵抗,任由这两个流氓肆无忌惮地玩弄着可是,自己是第一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