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82林天成的身世 2

82林天成的身世 2

  82林天成的身世2

  现在的谢兰已经是衣不蔽体,衬衫已经掉了掉了两个扣子,白色的胸罩挂在颈脖上,那对大奶似两只白兔,在胸前不停地跳跃

  欲望还在上窜,林天成的头仿佛要炸开般的叫鸣着,眼睛似乎都要爆炸了一般,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一次一次的侵蚀自己的心智

  这个时候,谢兰并没有注意林天成的异常,轻声问道:“林主任,你在咱们莲花村到底祸害了多少老娘们啊”

  “俺啥时候祸害了啊婶子,你可别乱说啊俺还是处男呢”林天成忽然觉得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又消失了,身上痒丝丝的,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你还是处男你快拉几把倒吧你他娘的就是被女人处理过的男人,婶子问你,你和你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咋回事”谢兰口无遮拦的说着,眼睛盯着林天成,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林天成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婶子,嘿嘿,你想啥呢俺跟你说,那些都是扯淡,俺就是手上占点便宜罢了,要是谁家老娘们自己脱光了躺在炕上让俺干,俺还真就不敢呢”

  “你拉倒吧你你还不敢连二丫和丫蛋那么小的闺女你都弄了,天底下还有你林天成不敢的事情咯咯,其实婶子还是老处女呢”

  “哎呀,那感情好了婶子,咱们还真是般配着呢”

  微弱的灯光下,林天成看着炕上的谢兰,媚眼乱闪,白白的肌肤,看着还真带劲,胸前两个大奶子绝对是重量级别的,在胸前不断的起伏着,由于谢兰放下自己的胸罩,林天成又看不见这一对大白兔的真实面貌了

  “你想的美啊”谢兰起身捶打了一下林天成的胸膛,笑着说道:“今天晚上的事儿你可不准跟别人说,知道不婶子跟你说,你走的这几天,村子里很热闹,哎,其实以前莲花村也不错的自从林友良夫妻死掉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难道真的是上一代人作孽了”

  轰林友良三个字刚一从谢兰的嘴中说出来,林天成的脑袋就是一阵动荡,血液似乎凝固了,全身僵硬,似乎就连呼吸都停止了

  对于自己是林友良和白欢欢孩子的事情,林天成虽然知道的不多,但是自己很想知道当年的事情这就是一个结如果打不开,自己的心也堵得慌

  一刹那,所有的激情都冷却了燃烧的欲望一下子熄灭林天成咧着嘴巴,猛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血液沸腾起来,骨子里突然窜出一股暴戾的嗜血念头,他想杀人他想杀很多人

  吭哧着粗气,猩红着双眼,林天成全身的血管都狰狞起来

  “啊”

  一声大叫,林天成猛的冲去谢兰家的房间,夜色下,他的双眼是可怕的猩红,一路嚎叫的跑进了莲花村的后山,那股子莫名其妙的感觉又一次出现

  微闭着双眼,林天成木讷的在树林里走着,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眼前一阵淡淡的雾气,不知不觉,自己居然来到了莲花村的那一处温泉

  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吸着急剧的呼吸,林天成的脑袋炸开了

  “儿啊娘的好孩子”

  “欢欢,放过他们吧”

  “不我不会放过他们”

  迷迷糊糊之中,林天成清晰的听见了陌生男女的声音,眼皮子很重,一下子栽倒在地上,身体毫无知觉

  咚呛

  几声破锣声,莲花村林家的祠堂,一个花白胡须的老头握着拄拐,颤抖着身体指着跪在地上的一个男子,哼道:“友良,你这个逆子居然居然真的和那个女人生了孩子你丢尽了我们林家的脸面来人,将他送到村子里,任凭他们发落”

  “爹欢欢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逆子你这个畜生”

  “有良,跟你爹陪个不是,你答应娘以后不要再和那个妖媚的女人来往,村子里的人会饶了你的”

  “爹,娘,有良做不到既然他们接受不了欢欢,也罢,只要我死了,爹娘就解脱了”

  跪在地上的正是林友良,只见他大笑一声,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体,整理一下衣衫,大步退出林家祠堂,一步步走走向莲花村,最后,来到几百人的面前,看着他们手上拿着锄头和一些棍棒之类的东西,仰头大笑几声。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乡亲们,你们会后悔的我林友良一死了之,希望你们不要为难欢欢”

  嘭林林友良一头撞在一块花岗石上,脑浆和鲜血一起流了出来

  轰隆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雷声滚滚,在莲花村几百人惊骇的眼神之下,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脸遮盖着白色薄纱的女子缓缓从村头的道路走来,怀中抱着一个吃奶的婴儿,没有人看清她是怎么出现的,也没有人看见她是怎么来到林友良的身边,所有的人只看见白欢欢蹲下身体,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忽然,她站起身体。

  “老天爷,白欢欢以生命为祭祀,奉献出我的一切,我诅咒莲花村所有的人都不得好死男子短命,女人为娼儿啊娘随你爹爹去了”白欢欢放下怀中的婴儿,从手腕上解下一个小铃铛,用红绳串住,挂在婴儿的脖子上

  一阵狂风暴雨,一阵电闪雷鸣,风雨过后,莲花村的人只看见白欢欢如同林友良一样撞死在花岗石之上,奇怪的是,天空的大雨都是血色,而地上那个襁褓中的婴儿,没有被雨水淋湿一点

  蹬蹬一个花甲老人从人群走出来,抱住襁褓中的婴儿叹息一声:“孩子,莲花村的人对不起有良夫妇,希望你长大成人不要记恨我们啊”

  嘭林天成猛的站起身体,眼角流出了泪水,心痛的就如万箭穿心一般,恢复意识的自己,依旧是在这个温泉的不远处,眼前,一男一女虚幻的声音若隐若现,他们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儿啊娘和爹只能出现这一次,你在做,天在看你流着娘的狐妖之血,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啊”

  哗啦啦随着一声撩水的声音,林天成摇晃着昏昏沉沉的脑袋,眼前一切恢复了正常,妈的,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老子居然是半人半兽难怪自己有时候会控制不住,原来是潜在的兽性,靠着温泉旁边的一块大石头,平静过后,林天成眼睛愣住了,温泉里,月光下,一具散发着白腻光泽的女人身体缓缓从温泉里从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