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观音坐莲

  60观音坐莲

  被林天成的雄性气味包围,再加上热吻造成的呼吸困难,使得唐菲菲紧闭眼睛,在近乎窒息的黑暗中,她可以更细致的感受到林天成大懒鸟插入隧道里的充实,茎冠撩刮肉壁的搔痒,鸟头撞击媚肉的酥麻,甚至于林天成的毛草触碰到柔嫩的蜜唇,都引起一丝茸茸的感觉

  受到官能的性感侵袭,美丽女警唐菲菲仅存的理智在一点一点的退却,只是两手更用力的揪扯着床单,屈起双腿极力分张,圆润的屁股却在大懒鸟抽插的频率影响下摇晃起来,以这样一种糜烂而不自觉地姿势,不知道是为了降低大懒鸟充塞造成的疼痛,还是想要承接在女体中心荡漾开来的喜悦

  感觉到唐菲菲的迎合,林天成这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激吻,抬起头大口的喘着粗气,一面以征服者的姿态俯视着这高贵而骄傲的娇嫩美人在自己身下呈现出娇丽的媚态

  “唔”

  从未经历过如此激烈而长久的爱,初时的冷漠肃杀已经荡然无存,终于得到呼吸空间的唐菲菲将抑郁着喘息与呻吟一起喷吐出喉咙,虽然紧闭的眼睛和皱起的眉毛仍然透着苦闷,但是上扬的唇角和潮红的腮容而贴覆在雪白的额头,更令她多了一种娇楚的风情一直养尊处优,心高气傲的唐菲菲在平日里早已经习惯被珍视被宠爱,而现在面对身上的这个林天成野蛮狂乱的侵占,竟然在她羞恼和羞耻之外,又感到一种被征服的满足感

  “小宝贝,睁开眼,看着我”

  不单享受着肉体的原始快感,林天成心理上得到的满足更是巨大,这可是第二滴极品处女血的主人啊,自己真的拥有了这个如此火辣而美丽的女人,于是,他用命令的口气说着。

  唐菲菲驯服的张开美目,眼睛已经湿漉漉的,像是要滴出水来一样,看着林天成的嘴角挂着一抹笑意,美丽的女警沉醉在官能的快感中的心,又涌起了一阵无奈的情绪

  “舒服吗小美人儿”

  持续着大懒鸟在盘丝洞里抽插的频率和力道,林天成像一头耕作中的猛牛一样喘着气问道。

  试图忽略身体享受到的快感,唐菲菲将头扭向一边,以沉迷阿狸应对林天成的问答

  “原来这样不可有让你舒服,真是一个任性的女孩,好吧,老子就让你在刺激一点”大力将大懒鸟进入盘丝洞的深处,林天成揽着美丽女警唐菲菲的腰背向上抬起,同时自己的躯体后仰,唐菲菲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的反应,就轻易完成了面对面跨坐在林天成下身的姿势

  仿佛有火焰从胯下向上窜伸,唐菲菲更真切的感受到大懒鸟深深进入自己门户的粗壮与坚硬,这种男上女下的姿势,给了娇美的唐菲菲一种既新鲜又快乐的体验,怕自己身下的林天成窥测到内心一样,羞涩的低下头,却看见自己平滑的小腹整紧贴着他健壮的腹肌,两人乌黑的毛草更是纠结在一起,这样迷乱的情形更让她懊恼

  “喜欢这样的姿势吗”

  林天成贴着唐菲菲羞红的脸问着,同时,捧着她的屁股向上抬起,当大懒鸟从濡湿狭紧的隧道里抽离大半截,在狠狠的抓住软腻的臀肉下挫,使得嫩嫩的盘丝洞将灼热粗长的大懒鸟尽根吞没

  洁白的牙齿咬住下唇发不出声音,可是就来拿唐菲菲自己都不清楚,这样到底是拒绝回到林天成的问题还是控制自己不会被异样的刺激所引发出呻吟

  “小乖乖,我保证,你会喜欢上这种姿势的抱紧我,不然你会摔下去的”

  浸润在娇美丽人秀发的芳香里,林天成舔着唐菲菲耳鬓间深处的耳珠,同时叮咛般的说着。

  还未能适应这种体位,唐菲菲只有两首用力抱住林天成的脊背,弯曲着双腿盘在他的腰间,并且将上身前倾,下颚就俯在林天成的肩头,圆臀被巨大的手掌控制着抬起抬落,盘丝洞就套着硬硕的大懒鸟上下吞没

  随着这样的节奏,乳房时而紧贴着林天成的身躯滚动,时而又在健壮的胸膛上挤压成两团软腻的美肉,当那娇嫩的蓓蕾滑过林天成的皮肤时,甚至会有轻微的疼痛,但时至瞬间就被从下身涌现的性感充当成了酸酥

  已经适应填塞的桃源,在屁股被林天成托起的刹那,就会有种像要离弃属于自己身躯某一个部分的紧张和失落,很快地,随着香臀的落下,又将大懒鸟完全套进湿嫩的隧道,饱满的充实感就会从唐菲菲身体最深处一波一波的萌发

  套弄节奏的加剧,香浓的蜜汁也从肉孔里源源溢散开来,或是顺着茎杆向收缩的鸟蛋流淌,或是沿着花瓣的边缘往股间滑落,不只濡湿润滑了两人的胯部,就连床单上的滴现了几点湿痕

  林天成有时候会按着唐菲菲的屁股紧贴着胯部摇晃,大懒鸟就会在隧道黏密的包裹里跳动,仿佛是要侵占唐菲菲女体的每一丝皱纹,而他的手指甚至从丰腴的蜜唇外沾满滑腻的蜜汁,不怀好意的涂抹在唐菲菲小巧的菊花蕾上

  “不不要碰那里好脏”

  比盘丝洞更加私密的地方被触碰,虽然有着新奇微妙的感觉,却也使得羞涩心又返回美丽女警身上,惊慌的在林天成的怀抱里挣扎,但是由于肉体的契合,反而涌起全方位的刺激

  “怎么会呢小傻瓜,对我来说,你比天使还要圣洁”

  欣赏着唐菲菲的娇羞,吸吮着女体的芳香,触摸着肌肤的滑腻,摩擦着乳房的丰盈,品味着蜜汁的湿润,享受着隧道的紧凑,林天成熟练的说出来。

  “大蛇哥,菲菲和妹夫还真是相爱呢”

  一个妩媚的声音响起来,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安妮与大蛇已经相互搂抱着站在卧室的门口,从两个人的浴袍和湿润的头发看,显然是刚从浴室清洗后出来的。

  大蛇的出现使得唐菲菲从迷乱的情欲中稍微清醒过来,她的目光看向大蛇的时候,才发觉他也在注视着自己,一个刑警和一个罪犯的眼神在瞬间一个碰撞,然后又迅速转向别处,唐菲菲的眼睛里有羞耻,有懊恼,有悲哀,还有愤怒,而大蛇的眼神里则是满意和放心,甚至是亢奋

  而此刻,安妮也看了看林天成,交换了一个不清楚的眼神这样一个眼神,有爱慕,有兴奋,也有渴望“其实,男人的骨子里就有着虐待的倾向,而女人天生就流着浪荡的血液,大蛇哥,你说对不对”

  像是寻求认同一样,安妮望向了林天成,却发现林天成的牙关在紧咬,双手也握成了拳头的形状,而与他相反的大蛇的表情却是十分亢奋的,他下体的浴袍正因为眼前的一幕而被刺激的高高的顶起

  “我说不对,我的菲菲是纯洁的”

  说出这话的却是林天成,像是维护娇美的唐菲菲,却又发现唐菲菲与大蛇对视之后,原来就已经紧凑狭窄的盘丝洞正一波波的蠕动着,收缩着,这种奇妙的反应,使得媚肉的裹缠着林天成的大懒鸟一阵阵的颤抖,又是一阵阵发麻

  “嘻嘻,那是因为你功力不够强吧对吗大蛇哥”

  完全没有顾忌大蛇此刻是什么想法和感受,安妮蹲下身子,撩开他的浴袍,一根怒胀的东西直挺挺的在她眼前

  “我的大

  蛇哥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安妮熟练的握着那玩意套弄起来,笑着说道:“大蛇哥,你是看见菲菲和妹夫在办事,才会让你这么兴奋的吧”

  大蛇对于妖冶安妮的话完全没有否认,沉迷于安妮的美色而无暇旁顾,笑着却眼睁睁的看着唐菲菲这个在斧头帮无人敢动的女人在林天成的身上被亵玩,自然觉得很刺激,而且还发现唐菲菲不同于往日的矜持高傲而露露出的娇羞哀怨,这种凄艳的性感反而让自己担心她是卧底的所有复杂情绪都转化成了蓬勃的欲望

  “让我离开安慰你饥渴的心灵吧”

  安妮紧攥着大蛇的那玩意,然后就张开嘴唇含住已经渗出水珠的鸟头,此时,大蛇仍就被自己那份担心所困扰,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快感冲击,一场强烈的刺激令他忍不住叫出声来。

  “啊”

  洁身自好的唐菲菲从来没有可以去窥测男女之事,也没有想过去探寻闺房之乐,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第一次看见口交的场面,而且对方还是自己一心要抓捕的大蛇,美丽女警唐菲菲首先感到的是肮脏,而大蛇充满享受感的叫声,更是让她升起厌恶

  “小宝贝,看大蛇哥和嫂子玩的多开心,我们也来尽情地享受吧”

  林天成说着话,脸上好像是很兴奋的样子,但是他的心里恨不得一拳头就砸死这个斧头帮的大蛇,但是他知道这个人对于唐菲菲的重要,他现在是唯一一个可以牵扯出张喜成的人,所以一定要忍

  林天成一手抓住唐菲菲翘凸凸的乳头细细的搓捏,另一只手则故意拍打着她浑圆的屁股,受到林天成的催促,唐菲菲猛然想起了自己的任务,如今已经不再纯洁了,结束这场羞人的战争,自己要尽可能的从大蛇的手里得到资料,然后与林天成一刀两断,永远不再见面,他也是迫不得已啊于是,唐菲菲主动的抬放着腰肢,嫩嫩的盘丝洞紧夹着大懒鸟,在林天成的摆布下,开始缓缓的耸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