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喜新厌旧

  39喜新厌旧

  林天成点点头,对于郭大柱的要求,自己不想拒绝,虽然觉得他有些变态,但是也无可厚非,活的不像一个男人的他只能靠双眼来满足一下自己的欲望了

  “好了,叔,俺先进去了婶子在干啥呢”

  “你婶子刚躺下,进去吧,林主任,你真是一个大好人俺就趴在墙角看着就行,你放心,俺绝对不会出来打扰你们的,还有,俺已经和你婶子说了,你放心大胆的去弄就好了”

  林天成走近屋子,蹑手蹑脚的来到炕边看着,一铺水泥炕上,红色的被子上躺着一个女人,正是马翠莲,丰满的乳房,微微有一丁点隆起的小腹和挺翘的大屁股,丰盈的大腿上还裹着黑色的丝袜,一见到她这样,林天成就有一种冲动

  而且,此刻的马翠莲还穿着暴露的连衣裙,一对大奶子简直要跳出来一般,躺在炕上那搔首弄姿的睡觉模样,无不引诱着林天成跃跃欲试,看了就像狠狠的弄两下

  “婶子”

  “嗯”

  马翠莲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顿时张大了嘴巴,脸蛋红红的,似乎看见了怪物一般,急忙走下水泥炕,连忙将房门关上,小手拍着胸口叹着气。

  “天成,你咋来了啊”

  “俺这不是想你了吗”

  “哎呀,现在不行啊,你叔叔都回来了,现在翠娇和丫蛋都在家呢,你走吧,要不你去弄别你做人可不能这么不厚道,千万不能喜新厌旧啊”

  “婶子,俺知道叔回来了,俺就是想让别人知道,俺敢弄村子里的女人”

  林天成说完,上前两步就一把抱住了马翠莲,也不管她是否反抗,妈的,郭大柱让俺来弄你,俺这可是在帮忙啊

  马翠莲穿着蓝色的连衣裙,裙子很短,黑色的丝袜裹着她的美腿,整背对着林天成,已经被林天成撩起了裙子,抚摸着她的秘处

  “婶子,这几天你也想了吧俺摸得你舒服不”

  “天成,真的不行啊,婶子虽然很想那档子事,但是你现在不能弄俺啊”

  “为啥啊”

  “婶子来事了啊”

  草,林天成顿时抽出大手,手上有一股腥臭的味道,妈的,真的来事了啊

  一下子,林天成的欲望又一次的冷却了

  妈的,老子今天是什么点子一个个的女人咋都这样呢

  马翠莲脸上浮现出一丝亏欠的神情,伸手戳了一下林天成的额头,叹道:“女人嘛,每个月都有那么不舒服的几天不是吗说来也赶巧,婶子今天正好来事了,婶子无法满足你了,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马翠莲说着话,撅着屁股在自家的柜子里翻找了半天,拿出一个小皮包,坐在炕沿边上打开,从里面拿去一份资料递给林天成。

  “拿去吧,这就是张喜成和土城乡还有惠南县一些官员参与水泥路的东西天成,翠娇说了,她的照片已经取回来了,婶子真不知道你有多大的能耐,居然是你能从张喜成的手里搞出那些东西,你真厉害,小兔崽子,看来婶子还是小看你了”

  林天成拿着手中的资料,随意打开看了几眼,冷笑着摇头,不出意料的,有李伟父子和乡长苟胜的手印,还有几个惠南县的几个官员林天成看着看着,目光突然集中一个陌生的名字身上,这个人自己没有听过

  “婶子,这个人是谁啊”

  “哪个”

  马翠莲歪着脑袋看了一眼,随即笑道:“你说她啊,哎,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死了,而且还是车祸”

  林天成皱着眉头,李淑芬,惠南县土地局局长,掌管着惠南县各大城区的建设问题,死了

  “婶子,俺觉得她的死和张喜成有关系不过无凭无据的事情俺也不好说”

  “天成,你可就别瞎寻思了,这个李淑芬可厉害着呢,以前可是惠南县有名的大官,但是张喜成一夜之间就爬上来,哎,俺也不太清楚那些事儿,如果有一天你涉足官场,千万留点心眼”

  这时,林天成呆了一会,看着马翠莲红扑扑的脸蛋和那鼓鼓的大奶,虽然已经将近四十岁,但是姿色却非常的美艳,岁月无情的流逝,没有在她的身体现出残忍的摧残,相反的,马翠莲的肉体更散发出一股成熟的妇女韵味

  她浑身雪白如凝脂一般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滑细致,没有丝毫的瑕疵,虽然已经生育过丫蛋,小腹却依然平坦结实,胸脯高耸的两个浑圆饱满的大乳房,犹如刚出炉的热白大馒头,是美如此的动人心魄,纤细的柳腰,却有着圆鼓鼓肥美的大屁股,白嫩无比,两条白修长的玉腿,是那么的浑圆平滑,真是让男人心神晃荡

  “婶子,俺今晚必须得弄一炮”

  “天成,婶子今晚是不可能帮你了,你现在是男人的事情在村子里可是全被那些女人知道了,你这小兔崽子的女人缘可要一点一点就开始了”

  马翠莲说着话,小手伸进林天成的裤裆,身子靠着他的肩膀,一上一下的套弄着。

  “天成,趁着你叔叔不在,婶子帮你弄弄,你可得快点射啊”

  浪荡风韵的马翠莲在这一刻风骚无比,她抚摸着林天成的大懒鸟,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说不出的妩媚,性感,在嬉笑中,那对肥满的肉奶在抖动摇晃不已,瞧的林天成血气贲张

  “好骚的媳妇”

  对这眼前的无限春光,郭大柱现在外面忍不住的这样感想

  林天成的两手在马翠莲浑身细致的嫩肉上乱摸一阵,而且恣意的在她的雪白坚挺的双乳上,一按一拉,手指也在鲜明的两粒乳头上揉捏着。

  这个时候,马翠莲自然控制不住那种欲望,小声的呻吟着:“天成,婶子受不了了,可是婶子却不能办事,折磨死了啊”

  林天成没有说话,可是站在窗外的郭大柱却是心脏狂跳,因为她想不到马翠莲会是这样的媚态,她会说出这样让人兴奋冲动话,低头看着自己的裤裆,还是没有一点反应,一屁股坐在地上,愁容满面,咬了咬牙齿,站起身体,接着看着林天成和马翠莲的一切举动

  “婶子,俺知道你今天不能办事,可是俺想啊咋办啊”

  “小兔崽子,你实话跟婶子说,你有没有弄了丫蛋”

  “婶子,这个不太好说吧”

  >

  “你少跟婶子打马虎眼,婶子觉得丫蛋这几天可爱打扮自己了,婶子知道,你小子不老实,是不是给俺闺女弄了”马翠莲突然抽出手,小心的爬上水泥炕,掀开小窗口的窗帘,小小的屋子里,丫蛋已经甜美的熟睡着,呼吸均匀,林天成背过身子一看,原本就无处可泄的欲火腾地一下子燃烧的更厉害

  “婶子,俺实话跟你说了吧,丫蛋俺的确弄了”

  “婶子就知道你这个小兔崽子不会老实,算了,弄了都弄了,俺也管不了那么多,你去找别人吧,等婶子事过了在来找你,行不”

  林天成点点头,走出了马翠莲的屋子却是将身体贴靠在马翠娇的屋子,仔细的听着,妈的,悄悄的一推,房门顿时被推开,马翠莲张着大嘴巴,看着林天成那贼兮兮的表情,心里顿时明白了一个道理:贼不脱空啊

  林天成小心的关上房门,屋里还亮着灯,可是马翠娇似乎自己会来一样,坐在炕上成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林天成顿时有一种偷情的感觉,觉得很刺激,很兴奋

  “你咋来了”

  “翠娇姐,俺这不是想你吗,才来看看你”

  “鬼话连篇,俺觉得你是想事情了吧,坐下说吧”

  林天成刚一坐下,点上一支烟,吞云吐雾的惬意和眼前这个美人的感觉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舒服

  “你不会对我怎么样吧”马翠娇突然担心的问道。

  “你放心好了,俺就是来看看你咱们就唠嗑”

  接着,林天成说道:“翠娇姐姐,你看看俺好吗”

  马翠娇听到林天成这么一说,果真抬起头来看着他,只是脸上带着好奇的神色说道:“啥事啊”

  “没什么,俺只是想好好的看看你”

  林天成说着,伸出手,搂着马翠娇的肩膀,然而,马翠娇没有反对,只是轻轻的活动了一下,然后笑了笑

  “翠娇姐,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没有啥打算”

  其实,林天成现在也很紧张,只是试探着马翠娇而已,自己这一股子火肯定是要发泄出去的,现在就有这么一个现成的,怎么可能还放过她

  确定马翠娇没有反对自己的意思之后,林天成就大胆的把马翠娇搂紧了自己的怀里,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哎呀,你是不是不睡了俺你就不甘心”

  “翠娇姐,俺想知道一件事,你既然没有和别人睡过觉,那你的处女膜咋没的啊”

  “啊俺俺在县城骑自行车,不小心摔了一跤,就摔破了”

  趁着马翠娇说话的恰当,此时,林天成的双手也不甘于闲着,一手去抚摸弄着马翠娇胸前的两个高峰,另一手伸进了她的裙子内,就跟着三角裤去抠弄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