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21变态的张喜成

21变态的张喜成

  21变态的张喜成

  林天成存心刁难马翠娇,虽然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但是自己的要求也的确过分,她应该不会答应就算她不会为自己吹喇叭,张喜成也是自己的死对头,只要和他相关的事情,自己都会偷偷的插上一手

  马翠娇醉眼朦胧的看着林天成,小嘴里吐出浓烈的酒气,朦胧的眼睛一闪一眨的,好像在犹豫着,但是看见林天成那巨大的活儿,惊奇的表情不言而喻

  “林天成,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你这何样做和张喜成那个禽兽有什么区别”

  “你错了,俺和他不一样他是禽兽,但是老子是流氓流氓也分几等,俺是最高级最敬业的俺不会勉强别人做不喜欢的事情你可以不做,没有人强迫你,老子若是帮你,并不是因为你有多美,而是看在马婶的面子上不要以为是个男人都想操你如果不是因为马婶和俺嫂子,你以为老打算帮你”

  马翠娇生气的跺了一下双脚,那一对肉奶突突的跳动了一下。

  吧嗒

  马翠娇忽然关掉浴室的开关,幽幽的说道:“林天成,你若是想我给你吹喇叭,你就过来抱住我。”

  林天成本来有些犹豫,但是想到马翠娇这几天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是应该好好安抚。于是,林天成慢慢的走到马翠娇的身边,双手一伸,将她柔弱的身子抱在了怀里,笑道:“不用怕,如果你真的给俺吹了喇叭,俺林天成拼了性命也会把你的裸照从张喜成的手中弄出来”

  “林天成,抱紧我。”

  林天成求之不得,紧紧的抱着马翠娇,草竟然没有穿胸罩

  林天成不受控制般抱着马翠娇,手掌碰着她的后腰,碰过才知道马翠娇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滑,鼻尖全是马翠娇的体香,那一种淡淡的,有点沐浴露也有点香水的感觉,当然了,还有点酒味。

  马翠娇顺势晃动了起来,两只小手在身上摸索着,片刻,妖娆的身体一丝不挂,惹得林天成邪火烧身,那东西就好像火箭一样升起,一下子就顶住了她的臀沟。

  “马翠娇,老子只要你给俺吹喇叭我们不能这样我们”

  马翠娇幽幽的说道:“林天成,女人总有一天会被男人压在身下,我承认我带着马二狗他们回来想弄死你,可是我现在才知道,你是一个男人,什么都别说,抱紧我,我好怕。”

  林天成发现自己的手禁不住诱惑,摸向马翠娇的翘臀,那感觉就像摸一团滑瓷般软肉,比起自己的屁股是完全不同的。马翠娇轻声的呻吟让林天成一个激灵。

  急忙推开马翠娇,不巧按在了她的胸脯上,那一种感觉真是要推却又推不动,忍不住摸了起来。马翠娇只觉浑身软软的,就要倒在林天成怀里了。

  “林天成林天成”

  正在陶醉的两个人突然停下了一切动作,白桂花的声音急切的在浴室的门外响起来。

  林天成松开马翠娇,笑道:“你给俺等着,等俺把你的裸照弄回来,有你好看的今天就这样,老子出去了”

  “好,我等你林天成,如果你真的做到了,你想怎样都可以”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林天成坏笑一声,推开浴室的房门走了出去。

  白桂花有些不满意的站在门外,拉着林天成的手就走近卧室,一进卧室就扬起电话,急忙说道:“兰兰打电话过来,让你偷偷潜入惠南县,张喜成似乎在和别人有毒品交易你敢去吗”

  “妈的,张喜成还真是敢啊眼看自己的位置都坐不住了,居然还有时间做这样的事情”

  “天成,惠南县有一个小岛,偏离于郊区,这是地址,如果你敢在这事之上插一手,兰兰会帮你的”

  “不用,老子现在就去白姐,明天你一定要安全的将马婶送回莲花村”

  林天成穿上衣服,看了一眼白桂花手上白纸之上的地址,来的正是时候,这一次,老子就让张喜成彻底在惠南县一把手的位置坐不住

  “天成,你小心点,”

  “白姐,你放心,俺命长着呢等俺回来”

  深夜三点,林天成驾驶着白桂花的奇瑞轿车行驶在土城乡的街道待到要进入惠南县岔路的时候,将轿车停靠在路边,抽了一支烟,掏出电话。

  “刘大棍子,我是林天成,明天给我办一件事,苟胜是老子废了的你找几个兄弟,要把土城乡和苟胜来往密切的人给来记下来,如果有特别的人出现,可以偷偷摸摸的给老子弄残”

  放下电话,林天成连人带车进入惠南县

  路边的树枝繁叶茂,公园的灯光遥遥的映着海岸,飞起的灰尘,一副沙尘滚滚的样子

  这么多人的小岛,霓虹光的照耀下,此时显得有些荒凉,毕竟现在是清晨,大多的人不是搂着自己的老婆在用力打凿那湿润的桃源洞,就是开始整理自己一天想做的事情

  位于这个小岛的一角,有一座颇为雄伟的度假屋,楼高十层,地下还有一层停车场,欧陆色的建物,当然,大门和停车场的入口也是自动门锁的。

  林天成将轿车停在马路上,远远的看着这个小岛,就是这个地方张喜成就在这里做着不为人知的交易,走下车,挎上皮包,拔掉车钥匙的一瞬间,林天成也将车牌照扳了下来,缓缓的向小岛走去。

  草,每日的租费居然这么贵一千元至钱百元,绝对不是便宜的,但是附近的设施十分完备,所以也经常爆满,林天成肉痛的扔掉五千元,向着楼上走去,来到了七楼停下,挨着自己的房间是七零一室,走近房间,林天成冷笑着,五千块仅是吃饭的费用,李静兰早已将房间预定好,而那七零一正是张喜成的房间

  靠着墙壁,林天成又是一笑,随即打开了电视,里面传来七零一的一幕幕

  李静兰真可以啊居然在张喜成的房间里安置了监视器

  “臭娘们,听不到老子的吩咐吗老子叫你吃下去”

  七零一,就在睡房的里面,一个全裸的男人,左手拿着热狗,右手握着一条短皮鞭,床的一边,也有一个全裸,四肢跪着的女子,竟然学着狗叫那般吼状那个女人,长发散乱了,两肩到胸口的两个隆起物,隐隐的下垂着,苍白而光亮的大腿,贴附在地板上。

  “妈的,抬头啊,让老子看着你的脸,你这个浪荡的女人”

  张喜成用他右脚的指甲,附着女子的下颚,一抬头而令她仰目,黑发的脸蛋下,她那坚挺的乳头,还有丰满

  的圆形的乳房,全部也露了出来,那一对充满了静脉的乳房,不规则的摇动着。

  “求求你,张县长,放过我吧其他的事,我什么都可以替你做,但是,这样,太为难了”听到她说话震抖,带着哭腔的说着。

  “张县长叫老子主人啊,卢芳,你就是老子的奴隶,想要老子的一切,就不要这样委屈的,老子也是为了你才特制这个热狗的,吃啊,你不是说爱老子的一切吗用你的淫乱红唇,来,含着它”

  那只热狗塞到卢芳的鼻尖,并且散发着一股极其强烈的恶臭,屋内存着这股臭气,还有他们两人的汗和粘液混合着,做成一种让人欲吐的气味

  “但是,这是粪便啊我怎样也是吃不下的求求你啊”

  见到卢芳掩着脸哭泣,张喜成大笑道:“老子的粪便是污浊的吗是臭的吗别开玩笑了,你这个荡妇,浪女”

  张喜成右手一挥,就如赛马的骑师一般,一鞭子打在卢芳的肩膀以及粉背上。

  “啊痛呀,求求你,主人,原谅我”

  卢芳伸手揉着刚被鞭打的地方,丰满的乳房和屁股之间,紧绷了的腰肢,绳痕也清晰可见,软软的坐在一旁的她,全身给黑发披着,果真是有点媚眼的

  “嘿嘿,如果让别人知道,响当当的惠南县公安局女局长在老子胯下是这样的尤物,卢芳,你说会有多少人会张大嘴巴呢你不是想抓老子吗妈的,老子现在就告诉你,天一亮,老子就在你面前做毒品交易哈哈,既然你讨厌粪便,那就喝老子的尿吧你若是愿意喝,老子就不为难你”

  “不是啊,主人,我现在不会抓你了啊,好,给我喝尿液吧”

  “高兴吗”

  “是的,我愿意去喝”

  “是吗那老子就原谅你,虽然是有点浪费,老子还是扔掉这东西吧,你他娘的等一会”张喜成步出睡房,在卫生间弃掉了那只热狗,卢芳安静的坐在床的旁边,用手梳理着她的那把长发,一脸放心的表情之下闪过一丝痛不欲生的神色,那种神色在林天成的眼里看来,生不如死但是,她想活着

  妈的,张喜成真是一个超级变态啊惠南县的公安局局长怎么会成为阶下囚的这里面到底是怎样的黑幕林天成屏幕,忽然发现,张喜成似乎不是自己想到那么简单,甚至更为的凶残,而那公安局长局长卢芳,长长的面庞,略微浓密的眉毛,挺值得鼻梁,薄带血色的嘴唇,好一个清雅的轮廓,形态很是良好,虽然已过三十岁,但是却风韵犹存

  林天成忽然意识到事情似乎有点不妙,张喜成不会只是单纯的在做交易,要知道,此刻的他几乎已经乱了阵营,但是他还有这份闲心来虐待卢芳,一时间,林天成才意识到,张喜成要做毒品交易的那个人,似乎很牛比,也就在一刹那的思维闪过之时,张喜成从卫生间走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