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以牙还牙

  20以牙还牙

  此时,因为林天成是蹲在袁美芳的身边,在脱掉她内裤的时候,林天成的右手是从她的背后面伸过去扯她右边的裤头,右手则是扯着她左边的裤头

  林天成在发抖,在自己扯下袁美芳内裤的时候,她的屁股夹的的很紧,连带着她的大腿也夹的蛮紧的,所以,当他扯下袁美芳的内裤到膝盖的时候,她的内裤的裤裆却还卡在袁美芳的大腿内侧。

  妈的,她也和自己一样紧张吧,林天成把袁美芳的内裤脱离到她的一只脚踝上的时候,林天成注意到,她要踮起她的小腿,她的膝盖是向内弯曲而踮起小腿的,就在她抬放美腿的时候,林天成从她的屁股深处看到她些许的柔唇和毛草,林天成其实很在意的看

  “喔”

  袁美芳一声轻轻的喘息,那种声音令人全身的骨头都酥麻了,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忽然间,林天成有一种惭愧的感觉,自己做了什么

  将二丫给弄了,现在又在寻思着这个袁美芳,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也就是在这一刻,自己的胸口突然急剧的心跳,每一次强劲的心跳发生,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占有欲望在燃烧着自己的理智

  胸口滚热,全身发烫,甚至连鲜血都在急速的流动

  “呼”

  林天成觉得自己的全身都像着火了一般,吐出一口灼热的气息,双眼再一次的注视着袁美芳玲珑曲线的后背

  可以说,他的目光是贪婪的程度,而他只能自己强行的让自己镇定,继续的帮着袁美芳搓洗她的大腿以及脚踝的部分,有一点林天成很奇怪,为什么女人在这个时候总是遮掩自己的乳房而不是立刻遮掩住下面

  是习惯,还是忘记了

  当林天成洗完袁美芳的后背之后,自己浑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还是袁美芳先坐下来,还伸出一只柔嫩的小手让他搓洗

  如果不是这样,林天成还真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只是的袁美芳将自己的手掌遮挡在盘丝洞之处,算是遮掩吧,尽管如此,还是有些俏皮的黑色小草从她的手掌边缘露出来。

  林天成沿着袁美芳的脖子,颈部,肩膀,手臂,手掌,手指,一步步的洗下来,她也一直观察着袁美芳的脸部反应,很显然的,她的脸很红,似乎很虚弱的样子

  “婶子,你在想五根叔叔”

  “哎,林主任,你五根叔死的真的是太窝囊了俺只希望二丫以后可以找个好人家,千万不要和俺一样的命苦,她是善良的孩子,莲花村肯定是呆不下去的对了,林主任,你今年多大了啊”

  “婶子,俺二十五岁了”

  “嗨,正当青年,你以后可要好好的努力啊,趁着现在还年轻,一定要有一番大作为,只要你有能耐了,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袁美芳的这一句话在以后的时间里也的确证明了林天成的艳遇

  看着她很安详的样子,洗完一只手,林天成就换另一只,等到两只手都洗完了,林天成再一次愣住了因为自己已经不知道还可以洗哪里

  浴室之外,白桂花和马翠娇的攀谈声逐渐向楼上传了过来,对于白桂花,林天成是非常放心的过了这一夜,自己还要偷偷摸摸的帮她摆平土城乡的一些小官员,斩草除根的事情必须得做,倒不是想张喜成那样的去杀人灭口,但是能拉拢一个是一个,实在拉拢不了也只能另寻它法

  “白乡长,谢谢你收留了我们”

  “客气啥,都是女人,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吗,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的事情我多少也知道一点,你可以去求林天成,或许他会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先休息了”

  蹬蹬高跟鞋的声音走过,林天成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妈的,这个白桂花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的睡觉,如果老子不虐她一晚上,自己这口气绝对咽不下。

  以牙还牙的手段自己一定要做

  而且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必须要做的漂亮

  就在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一段时间之后,袁美芳开口说活到:“林主任,你喜欢看婶子吗”

  林天成也不知道怎么说,妈的,看有鸡毛用啊,弄你才是老子最终的目的,但是身在白桂花的家,自己不能搞得太大动静,只好脸红红的,抓耳挠腮的站着。

  袁美芳忽然红着眼睛说道:“明天婶子就回去了,俺知道回到村里机会就少了,林主任,虽然俺也需要男人,可是俺知道,俺不能引诱你”

  妈了个比的啊,你都引诱老子这样了,还不叫引诱难道非得把老子的大懒鸟牵引进你的盘丝洞里,那样才叫引诱

  “林主任,谢谢你今天救了俺们,你要是喜欢看就看吧,婶子不介意的”

  说完,袁美芳就把身上的泡沫冲洗掉,这样一来,她也不再遮掩任何部位,反而是林天成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她。

  见到林天成这样的不安,袁美芳很心疼的摸着他的脸颊,说道:“没有关系,没有别人在,她们肯定都睡觉了你就看吧”

  林天成用很缓慢的速度从头到脚,很仔细的观赏着眼前这个宛如自己姐姐一般疼自己的女人

  很自然的,林天成的身子慢慢靠近了她,也很自然的伸手抱住了她。

  袁美芳很温柔的让林天成抱着,当林天成把脸埋在她柔软的乳房之间的时候,袁美芳的一只手庆轻轻的抚摸着林天成的头,小嘴微张,一声声细微的不可察觉的声音缓缓的飘出来,那是一首绝美的荡曲

  女人的乳香很浓厚,甚至还有一点的清香,那是沐浴露的味道吧

  林天成抬起头看着袁美芳。她也刚好看着自己,然后,好像知道林天成的需求一般,她缓慢的闭上了眼睛,还轻微的点了一下头

  一张流着口水的嘴巴立刻将袁美芳的乳头含进嘴里,她轻抚着林天成的手,突然变成紧紧的抱着,而林天成原本抱着她的手,则是游移到她的臀部,大腿根部,用力去抚摸这些多肉又神秘的部位,林天成像是得到鼓励的跪下来,用脸部的一切去触碰袁美芳的毛草,在随后用手探索到她柔软湿润的地方

  不过这时,袁美芳想触电似的反应过来,她的眼睛里带着惊恐对着林天成摇头。

  “林主任,看看就好,等到回到莲花村的,婶子想开了再让你弄,好不好”

  “婶子,好你真好,你比马婶还要好”

  &n

  sp;袁美芳深呼吸一下,将林天成拉起来,然后镇定自若的笑了笑,指了指林天成的下身

  “咯咯,你的这玩意这么大啊吓死个人了,这么大一根,那个女人能接受的了啊”

  “婶子,你行的俺看好你”

  “你就不要给我戴高帽了现在很难受”

  “嗯俺现在憋得慌”

  “咯咯可是婶子要出去睡觉了,明天早点回莲花村呢,今天是二丫的生日,哎,俺都没有赶回去,不知道二丫一个人在家有没有啥事发生呢”

  提到二丫,林天成的欲望就像被一瓢凉水浇了一下,顿时冷却

  草,老子都给二丫弄了,你说能有啥事林天成摸着下巴,几度想要开口把这件事说出来,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于是,暗自一咬牙,顺其自然吧妈了个比的,早晚都会被知道,能拖一时是一时

  “林主任,婶子现在真的不能让你弄,对不起,俺先回去睡觉了”

  袁美芳说着话,穿上自己的衣物,看着林天成那雄赳赳的大懒鸟,绯红着脸蛋一步步离开了浴室

  扑通

  林天成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的血液还在沸腾,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忽然发现,本来是黄色的皮肤,好像很明显的有一丝嫣红。伸手摸了一下,并没有任何的异象发生,可是冥冥之中,总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发生了改变

  不但力量变大了,思维变得的细致了,甚至就连自己的相貌都改变了一点,以前还是有些幼稚的,现在却是棱角分明,处处都有着一丝冷酷的神色,尤其自己的双眼好像可以洞穿人世间的一切一样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林天成自然看着大懒鸟,雄赳赳的样子真的是非常的棒

  蹬蹬透过镜子,身后一个穿着薄纱睡衣的女人披散着长长的秀发,就像是仙子一样的走了进来

  大懒鸟不自觉地跳动了一下,林天成缓缓的转身,大懒鸟傲视着眼前的马翠娇

  妈的,她是来送死的主动让老子弄她的

  “林天成,我可以求你一件事情吗”

  “啥事儿”

  “你能帮我把裸照从张喜成那里弄出来吗”

  “有什么好处你要知道,连你都弄不出来的东西,俺不一定就能弄出来跟张喜成作对,那就等于耗子跟猫睡觉”

  “如果你能帮我帮裸照弄出来,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看着马翠娇一本正经的眼睛,丝毫没有一丝的作假,女人的名誉有时候比清白还要重要,尤其是马翠娇这等女人,林天成也不确定自己能否办到,但是谢彪应该可以,想了片刻,笑道:“你找人来弄死我,俺忍了你将婶子骗进乡里,遭到挟持,俺也忍了俺不做亏本的买卖,如果你想那帮你弄出裸照,也可以看见俺的大懒鸟没有,它现在很坚硬,俺忍不了你可以不让俺弄你下面,但是俺要你帮俺吹喇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