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13废掉乡长苟胜

13废掉乡长苟胜

  13废掉乡长苟胜

  林天成一瞧苟胜慌忙的就要去拿裤子,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紧忙从裤兜里拽出白桂花的丝袜套在脑袋上,女人淡淡的体香令他有点心猿意马。

  噌林天成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右脚一抬,啪的一声,正好踩住了苟胜的右手,还没有等到他抬头的时候,林天成迅速的弯下腰身,右手抡起来就像一把大扇子似的,狠狠的掴在了苟胜的脸颊上

  “妈了个比的,不准动,想要活命也他娘的不许喊”

  林天成压低着声音吼了一句,那个女人吓得一个哆嗦,浑然忘记了自己还是赤裸的身体。

  “嗷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苟胜挣扎着想要把手抽出来,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就像被一座大山压住似的,骨头几乎都碎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眼前金星乱冒,抬头根本就看不清楚这个人是谁

  “妈的,闭嘴老子管你娘的是谁,大白天的在这里搞破鞋,一看你们就不是什么好人,嘿嘿,赶巧让大爷遇见,正好缺钱花,识相的给大爷点零花钱不然的话哼哼”

  林天成第一次干这种勾当,也只是吓唬吓唬苟胜和这个女人罢了,真正地目的是想从苟胜嘴里知道马翠莲等人现在具体在哪,有没有发声不可预知意外

  “哼,你君然敢在我身上打主意我告诉你,你聪明点立刻把我放了,我可以考虑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如果你真的想继续下去,我保管你死无全尸”

  苟胜怒哼着,咬着牙齿动弹不得。

  林天成越听越生气,妈的,这个傻比连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明白吗低头看着赤裸着身体趴在地上的苟胜,林天成暗自一咬牙,身体猛的坐在苟胜的腰背上,左手迅捷的抓住他的左手,猛的向后一拉。

  咔擦

  “嗷呜我的手啊痛死了”

  清脆的骨裂声让人头皮都发麻,苟胜的惨叫还没有结束,林天成迅速的从地上拿起他的裤衩,自己塞进他的嘴里,见到苟胜因为骨裂而痛的昏了过去,林天成抽出苟胜裤子上的皮带将他的双手绕在背后绑上,又撕开裤子,将苟胜的双腿也绑上,这才拿起苟胜的电话,看着电话不停的响,递给那个女人。

  “接电话,按照我的意思说,如果你敢多嘴一句,老子今天就让你们能两个死在这里,成为这片甘蔗地的肥料”

  林天成的身高马大,以及他低沉的声音,刚刚那残忍的手段早就吓得这个女人六神无主,只是不住的点头,颤抖着手接过电话,右手不停的拍着胸口,两个饱满的肉球都上下跳动,过了一小会,平息住惊惧的心情接起了电话。

  林天成蹲在女人身体旁边,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当他听清楚之后,牙齿几乎都咬碎了。

  “苟乡长,我是张县长,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妥了没有控制住那个死八婆,将她手中的那份文件弄出来,如果马翠娇有心跳出去,记住,将她裸照的事情抖出来出来威胁她,如果她还是不打算继续做下去,你可以派人将他们姐妹灭了不过一定要做的滴水不漏,若是留下一点被人发现的组丝马迹,我绕不了你妈的,你哑巴了吗,说话啊”

  “哎呦,是张县长啊俺是苟胜他媳妇,他这死鬼刚在俺身上弄了一炮,在卫生间了俺帮你喊一声”

  “不用了,你们做事都机灵点,好好给我看住了马翠莲那三个死女人,林天成一定会来救她们,给我记住了,只要有机会,一定要给我做了他我现在不方便出面,听见了没有”

  “是是是,张县长放心,林天成耍不出什么花样”

  挂掉了电话,林天成冷笑着,看着那如同死狗一般的苟胜,心里有了一丝计策

  “你是他的老相好”

  “啊不不是是是”

  “你别害怕,老子就是缺钱而已,想不到这个废物居然还是一个乡长”

  “是,是的,他是土城乡的乡长,你要是要钱,我包里有,我拿给你”

  “你想死还是想活”

  “啊英雄,如果能活着,谁愿意去死啊,你想我做什么”

  “哼哼,老子喜欢和聪明人合作,你只要做一件事,如果老子满意了,你就可以走,但是你要保证一点,以后都不准说出去,不怕告诉你,苟胜的小命已经不保,老子是张喜成派来监视他的,刚才你也让听见了,他并没有把事情做好,所以,老子可以随时宰了他,接手他的事情”

  林天成这么一说,这个女人似乎也相信了,看着苟胜昏死过去的模样,虽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是和死比起来,还是活着好

  “你要我怎么做”

  林天成指了指苟胜,轻轻地拽出他口中的裤衩,让这个女人坐在他的身上,拿起女子的电话拍了几张比较风骚的照片之后,又将裤衩塞进苟胜的嘴里。

  随手拿起苟胜的电话翻找了一会,哼道:“把你们两个刚才拍下的照片给她老婆发过去,这是电话号码”

  女人不知道林天成的目的是啥,只能依言照做。

  “唔唔”

  苟胜忽然挣扎着在地上打滚,豆大的汗珠从身体各个地方滴下来,林天成也不含糊,两步走了过去,抡起巴掌就是一顿揍,硬生生的把他扇的昏了过去,这时,女人小声问道:“英雄,苟乡长他老婆给我打电话来了”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应该比老子清楚,接吧”

  林天成站在女人对面,听着她娇笑而又妩媚的声音,暗叫这个女人是一个聪明人,自己并没有交代什么,但是她却装得跟真事儿是的,照片的姿势很明显,而现在她在和苟胜的老婆掐架

  “呸,你他妈才是狐狸精呢,你居然敢骂我,你信不信我让苟乡长和你离婚你要是一个女人,你敢不敢跟我说你现在在哪,我一会就过去挠死你”

  林天成拍了拍巴掌,笑道:“你表现的很好”

  “英雄,苟胜他老婆在土城乡一处废弃的工厂,我好像听见有好几个人,不光是有男人,还有女人呼救的声音接下来我要怎么做,只你要你不杀我就行我保证以后都不会让你看见”

  “穿上衣服”林天成怒哼一声,妈的,这个女人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尤其她的大屁股,看了就忍不住想抱着屁股从后面插进去,狠狠的鼓捣几下

  几分钟的时间,女人便穿上了衣服,脸上不断的流着香汗,尽管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一看躺在地上的苟胜,再看看林天成的高大身影,女人的心里就发慌

  “如果我说我要杀了他,你觉得老子

  应该怎么做”

  “啊英雄,杀人是要偿命的,如果,如果你真的要杀了他,我保证不会说出去一点”

  林天成想要下狠手,弄死苟胜,他是张喜成的人,虽然在土城乡还有着白桂花,但是他不会老老实实的呆着,肯定会时不时的蹦出来搅局,看着他昏死的囊包样,林天成见到女子的皮包里有一把小水果刀,伸手就拽了出来,白灿灿的水果刀在炽热的阳光下散发着渗人的寒光

  林天成蹲在苟胜身边,妈了个比的,张喜成既然想玩这场游戏,老子就陪你玩大点,现在就挑了你在土城乡的眼线老子连郭振全都敢弄死,何况这个狗屁乡长。

  呲拉林天成握着水果刀挑出苟胜嘴中的裤衩,他依旧昏迷着,左手捏着他的下巴,将他的嘴扳开,右手握着水果刀,看着他嘴里那条猩红的大舌头,猛的一挑

  噗一道鲜血飙射,一大截舌头从苟胜嘴中飞了出去

  “唔唔”苟胜被这突如其来的致命疼痛惊醒,满嘴都在流血,可是却说不出一句话,眼珠子瞪的几乎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全身驴打滚似的在地上翻滚

  “苟乡长,真不好意思,委屈你了,你做的事情不漂亮,上面派我来给你一点教训,本来上面的吩咐是灭了你,但是老子实在是下不了手,断你舌头,给你一点教训”林天成拿着水果刀在勾上的脸上擦掉鲜血,别在自己的腰带上,不出意外的,苟胜挣扎了一会,又昏死了过去

  “英雄,饶命啊”

  扑通一声,女人吓得跪在地上,林天成的雷霆手段没有一丝的犹豫,刀起刀落,也就一眨眼的时间,刚才还好好的苟胜,立刻变成了一个哑巴

  “你放心,老子不会杀你,你也可以玩花招,但是老子保证,你若是将今天的事情说出一点,下一刻你就会葬尸荒野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这一切老子也是被逼的,谁让我和他都是张喜成张县长的人,留下你的钱,带着他去医院,至于你要怎么跟别人说,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分寸,如果真的到了你要自救的时候,你可以把老子供出来,记住,老子是县城斧头帮的大蛇”林天成说完,相信这个女人不会多嘴,而自己这样做,就是要给张喜成添乱,他从女人的眼神里看出来一点,她对苟胜有着一点情意,也就是这有点薄情,她或许会将自己说的话告诉苟胜,妈的,窝里反的事情老子可没有心情搭理

  “大蛇大哥,你放心,俺是不会跟别人说的俺现在可以走了吗”女人吞了几口香津,嘴唇都咬出了鲜血,拎着自己的皮包,将里面几捆小红票恭恭敬敬的放在林天成的脚下,不敢在抬头

  林天成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要做就做的漂亮一点,要让这个女人彻底相信自己是张喜成的人,掏出电话,假装打了出去。

  “张县长,老大,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办妥了,现在我该怎么做好,我立刻就去灭了苟乡长的媳妇”弯腰捡起地上的几捆小红票,背对着女人扯掉丝袜,将钱装了进去,几个箭步便消失在甘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