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9亲妹妹不如干妹妹

9亲妹妹不如干妹妹

  9亲妹妹不如干妹妹

  林天成立刻发现强自镇定的丫蛋的变化,轻咬着丫蛋的耳垂,把火热的呼吸喷进她的耳孔,左手捏着乳蕾,右手指尖轻轻挑起丫蛋体内流出的蜜汁,示威般的在紧窄幽谷处四处涂抹,每一下好像都涂抹在丫蛋已经要崩溃的羞耻心上

  丫蛋嫩面发烧,两腿发软,双眼紧闭,咬牙抵抗着一波波的快感冲击,坚持的端庄掩饰不住短裙内的真实,两片蜜唇已经被亵玩的肿胀扩大,娇嫩欲滴的花蕾不看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翘立,花蜜不断渗出,宛如饱受雨露的滋润,这时的她,感觉到巨大的大懒鸟从边缘的缝隙挤入自己的t字裤里,同时那滑向下腹的手指,挤入峡谷,且抚弄顶部,开始探索那更深的底部,而且还用手掌抓住顶端,四支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于深处的部分

  丫蛋紧紧的将两脚夹住,可是林天成的双腿插在中间,羞耻的蜜唇只有无奈的忍受他的把玩,已经更急暴涨的大懒鸟乘势攻击,脉动的硕大鸟头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盘丝洞口磨碾

  林天成用自己粗大的指头直深入丫蛋那看似无骨的花唇的窄处,将它翻开并继续深入更深的地方,最敏感的小珍珠被迫献出清醇的花蜜

  爆炸般的眩晕冲击着全身,丫蛋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朦胧,她闭起眼睛,深锁眉头,死命的咬着嘴唇,林天成突然抱住丫蛋的小纤腰,一用力,丫蛋那苗条的身体就被向上抬起,留下的空隙立刻被林天成向前挤占,两支膝盖已经穿过丫蛋打开的双腿,顶在前面的墙壁,丫蛋只有两只脚尖还留在地面上,全身的重量都维系在两只脚尖上,形成丫蛋身体被抬起来,双腿分开几乎倚坐在林天成大腿上的姿态

  丫蛋猝不及防,全身的重量来不及调整,集中的支撑在林天成那坚挺的大懒鸟上,两片蜜唇立刻被大大的撑开,滚烫的鸟头进入窄洞,极度强烈的凄绝快感同时冲上头顶

  林天成浑身一个舒服的寒栗,他的大懒鸟已经突破了第一道防线,娇嫩的两片蜜唇无奈的被挤开分向两边,火烫的鸟头紧密的顶压进丫蛋贞洁的盘丝洞,她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的接受着摩擦,这已经和真正的做事儿只有毫厘的差距了

  “啊天成哥痛”丫蛋低声惊呼,林天成双腿用力,她苗条的身体一下子被顶了起来,只有脚尖五趾还勉强的踩在地上,全身的重量瞬间下落,丫蛋紧窄的盘丝洞立刻感觉到大鸟头的迫进,火热的开始挤入,内心深处绝望的惨叫,她陡然集中全身的力气去支撑两脚的脚趾,可是纤巧的脚趾根本无法支撑全身的踢中,身体不由自主的想要下落,但是立刻被林天成的鸟头阻止,丫蛋痉挛的绷紧修长的双腿

  “挺不住了就不要硬抗了,丫蛋,俺知道你也很想要了,二丫俺都弄了,你是她姐,你还不如你这个妹妹吗”

  妈的,亲妹妹不如干妹妹啊丫蛋这一对姐妹花真是莲花村少女之中的极品,林天成一边品赏着丫蛋要哭出来般的羞急,一边继续上下玩弄着她的禁地,少女与少妇不同,再怎么说也是有羞涩的心理,想要成功的享受姐妹花的一同伺候,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丫蛋彻底放开

  林天成很着急,着急的是自己想玩一个双飞,但是他也不着急,因为丫蛋的心灵防线已经开始慢慢的在自己的挑逗下,被她体内的那股欲火所焚烧,崩溃只是时间的问题

  林天成狡猾的只是用指尖轻撩丫蛋的奶头和盘丝洞的蓓蕾,既攻击丫蛋的桃源,又不完全给她的身体借力的机会敏感的神经被林天成老练的调弄,丫蛋全身都没有了力气,膝盖发软,身体无力的下落,又立刻触碰到火烧一般的挺起来

  “丫蛋,别咬牙了,俺都已经弄进去这里可以多了”

  终于,丫蛋纤巧的脚趾再也无力支持全身的重量,苗条的身体终于落下

  林天成见状,鸟头立刻迎上,深深的进入丫蛋贞洁的盘丝洞,纯洁的嫩肉立刻无知的夹紧侵入者,丫蛋强烈的感觉到粗壮的大懒鸟满满的撑开了自己娇小的身体

  “夹的好紧啊,丫蛋,很痛吗第一次都这样吧”

  丫蛋终于放弃了抵抗,心里爆发出对这个健壮伟岸的村主任林天成的爱,开始享受那种刺激的感觉,甚至还希望在里屋的二丫能够看见自己正被林天成的那玩意深深的弄进身体里,随着她身体的放松和接受,她的蜜汁开始大量涌出来,经过花露滋润的大懒鸟,毫无阻力的推进,滚烫的鸟头顶到了她身体最深处那个柔软湿润的肉块上

  “啊天成哥,到底了啊”丫蛋暗暗感到吃惊,林天成的大懒鸟原来这么长啊,强烈的快感让丫蛋忘记了痛苦,忘记了眼前的情形,诱人的小嘴里开始发出呻吟,修长的身体开始接受林天成猛烈的冲击

  花唇蜜肉随着林天成的进入而凹陷,随着他的离开而外翻,带出来的蜜汁不断的顺着大懒鸟下流,这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林天成更加的疯狂,丫蛋丰满白皙的臀峰在他的撞击下变形,丫蛋忽然感到眩晕,整个世界消失了,只剩下一个深深进入自己体内里撞击着自己甜蜜花蕊的那玩意,它在猛烈的撞击着自己敏感的神经

  高潮来临了,丫蛋发出忘情的呼喊

  修长白皙美丽的玉腿开始痉挛,盘丝洞喷出大量滚热的蜜汁,过渡的高潮使得花露不再是透明,而是像牛奶一样乳白色的液体

  林天成感觉到丫蛋的身体在颤抖,柔软的小腹变得僵硬,蜜肉甜蜜的紧紧包裹着自己的大懒鸟,盘丝洞里的嫩肉强烈的挤压自己,操,他知道自己也到了快要喷涌的边缘,奋力的活动了十几下,然后把大懒鸟深深的送入丫蛋的玉体深处,林天成不再动,静静的等待高潮的来临,终于,大懒鸟开始强烈的抖动起来,滚烫的液体强而有力的喷发出来,打在丫蛋最柔软的地方,丫蛋被这液体一烫,几乎晕倒过去

  过了好久好久,林天成才抽出软趴趴的大懒鸟,丫蛋那有些红肿的白嫩嘴皮子马上又紧紧闭合,丫蛋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转过身,一把抓住林天成的大懒鸟,娇嗔的说道:“天成哥,你这个大坏蛋,竟然欺负了俺妹儿,还要欺负俺”

  丫蛋兴奋过后的美丽小脸带着潮红,可是又马上变成了惊讶,原来,一直在小卖店外面那个房子里的二丫,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小卖店的后门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嘴角带着鬼笑,眼睛里充满了兴奋和羞怯

  屋子里瞬间变得安静,丫蛋的小脸瞬间就变成了红苹果,连短裙都来不及放下,几步就跑出了小卖店,一闪身跑到了后面的房子里。

  林天成一瞬间的惊讶马上就变成了诡异的笑,他挺着大懒鸟就像二丫走过去。

  “哎呀,天成哥,俺不玩了你还不去洗洗”

  “哦,二丫,可是俺还想和你们俩再来一次呢”

  “要注意卫生,你先洗完再说”

  “嘿嘿,好吧”林天成走出小卖店,偷偷的回头,二丫正害羞的头看着他自豪的大懒鸟

  站在院中的小木棚之内,林天成清洗着身上的汗水,满意的哼着小曲儿,妈的,老子干了丫蛋姐妹,如果马翠莲知道了会咋样也来不及想那些事情,屋子里的灯光还亮着,丫蛋和二丫的窃窃私语除了羞恼的嬉笑声还有着快乐的打闹声。

  回到屋子里,林天成正巧听见丫蛋说话。

  “二丫,你和天成哥真的做了”

  “

  嗯,好疼呢”

  “俺也疼,俺都被他弄肿了”

  “姐,如果婶子知道了咋办”

  “二丫,这是咱的秘密,千万不能说出去以后再说”

  林天成大摇大摆走进屋子,炕上,丫蛋坐着,二丫站在地上,见到林天成走了进来,看着丫蛋那雪白粉嫩的娇躯,他的体内内不禁窜起一股热流

  “哎呀,天成哥,俺姐在这了,你还不放开俺”

  炕上,丫蛋被二丫看到她这时的模样,满面羞红。

  林天成一只手搂着二丫,另一只手却伸进丫蛋薄薄的t恤里,握住她浑圆的小乳房,拨弄着她那逐渐坚挺粉嫩的小奶头。

  二丫看见丫蛋在林天成的逗弄下,已经张开小嘴发出诱人的娇吟,十分的害羞

  林天成快速的扯下二丫的t恤和牛仔短裤,低头含住她饱满的肉奶上的两粒粉红色的乳蕾,轻轻啃咬,他的手一边一个握住两姐妹丰满浑圆的肉奶,抚摸挤捏,引得她们无助的娇喘。

  二丫和丫蛋两人红了小脸,手足无措,任由林天成在她俩雪白滑腻的少女肌肤上蹂躏,小嘴里不断的发出难以自持的嘤咛。

  林天成的手跟着抚到她们的两腿之间,沿着二丫和丫蛋俩人那修长柔嫩的大腿上摸去,探向她们娇弱的花蕊,撩拨二丫和丫蛋俩人炽热的盘丝洞,他的唇轮番在二丫和丫蛋那柔嫩坚挺的奶头上轻咬。

  林天成把两个美少女抱起来放在铺好的被子上,分开二丫的两腿,低头用舌尖探入她少女的阴谷中,吸吮着她湿濡的蜜汁,他的手指则进入丫蛋那润滑的秘境里,热的丫蛋疼痛的抽了一口气。

  “啊不要啊”

  丫蛋和二丫娇柔的呻吟着,一波一波的欲流冲击着他们,林天成抬起头,轮流轻咬着丫蛋和二丫的奶头,品尝着她们俩人不同但是又同样美妙的身体,他的手指同时钻入二丫和丫蛋的体内,加快跳动的速度,成功的让她们娇喘不休,娇柔的抽搐,自然的并拢她们柔滑修长的美腿。

  林天成饱览着二丫和丫蛋两姐妹姣好的容颜上,那一份娇羞火热,迷醉与妩媚的表情,他先置身于二丫的两腿间,抵住那柔嫩的阴谷,深深的进入,让她再一次接受自己的占有

  “啊俺不行了,你换俺姐”二丫不断的释放出一股股热流

  林天成知道二丫的高潮已经来临,他用力的在二丫的娇体内弄了几下,接着进入丫蛋的体内,强而有力的进出着,让丫蛋也再次攀上激情的顶峰,这一夜,林天成不知道换了多少姿势,也不知道弄了几次,直到两姐妹昏死过去才算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