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与狼共舞

  6与狼共舞

  “唔住手不要啊”丫蛋羞得小脸泛红,她细碎的说道,努力想推开林天成,强烈的刺激逼着她往失控的界限灼烧。

  林天成看着丫蛋湿漉漉的秀发,长长的披散在她赤裸的双肩上,含羞带娇的眼眸,微露的酥胸,有着说不出的妩媚,对她的反抗不予理睬

  “丫蛋,俺想弄你”

  “啊林主任,你怎么可以这样啊,俺还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你放开我,如果让毛毛知道了,她会生气的”

  “丫蛋,做俺媳妇吧,毛毛也会是俺媳妇,二丫也是,你也是,村子里的女人都是俺媳妇让天成哥帮你做真正的女人好不好”

  “不啊”

  林天成的双手从丫蛋半敞的衣襟口滑入,在她光滑的肩头轻轻的抚摸,悄悄的移向丫蛋饱胀的乳房,握住那盈盈丰满的小山丘

  丫蛋不敬倒吸了一口香气,娇喘道:“停下来啊,不要这样”

  她好奇为什么自己无法抗拒越来越炙热的欲火

  “丫蛋,你的乳房真美啊”林天成在丫蛋如白玉梨香般饱胀软热的玉乳上,稍加力道挤压揉捏。

  “不要你不能”丫蛋羞愤的哭起来,希望唤回林天成失控的理智林天成热情的在丫蛋细腻白皙的少女肌肤上爱抚着,耳朵听着她的啜泣声,轻轻剥下丫蛋的衣衫,裸露出她粉嫩的少女身体,细细观看着雪白美妙的身体,爱抚着丫蛋那两团浑圆的小乳房,他的唇顺着丫蛋嫩滑的脖子吻向丰盈轻巧的酥胸,来到粉红的乳尖上,轻柔的吸吮着丫蛋含苞待放的乳蕾,诱惑她走近绮丽旖旎的世界

  “嗯啊”丫蛋哪里接受过这样的事情,全身的骨头都像酥掉了一样,那种万虫噬咬一般的酥麻令她忍不住轻声娇吟,细微的喘息,变成嘤咛娇喘:“俺不要啊放开俺”

  她的反抗转为呢喃的呓语

  林天成并不满足的手向下探入丫蛋的裤子里,轻轻爱抚着她大腿内侧的柔软肌肤,接着,悄悄脱去她身上仅有的小内裤,找寻到少女最秘密的幽境,熟练的用手指浅浅的进入丫蛋处女的盘丝洞里,察觉着她的湿润

  紧接着,林天成从丫蛋下身那紧窄的盘丝洞里抽出手指,分开她的双腿,趁着丫蛋直觉的想并拢两腿之前,低头埋在她两腿之间的湿润处

  丫蛋简直不敢相信,她只能无助又快乐的紧紧抓住林天成,这种特别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放肆的娇喘着。

  “啊别这样”

  此刻的丫蛋,早已经忘却了裸露的羞涩,情不自禁的弓起身子迎合林天成

  林天成的脸被丫蛋两腿间裂缝中不断流淌出来的蜜汁沾湿了,他吮着那鲜嫩的肉片儿,舌尖不停的拨动着

  咣当

  正在享受着吸食琼浆玉液的林天成忽然停下了动作,微微抬头向后看去,顿时愣住了

  眼前,站着的不仅仅是二丫,还有两人

  毛毛和柳溪儿

  “啊你们你们能在做什么”柳溪儿捂着嘴巴尖叫着,羞得满面通红。

  毛毛看了一眼炕上全身赤裸的丫蛋,低头看着掉在地上的脸盆,双腿都在抽搐。

  原本两人在打理果园子,可是柳溪儿忽然觉得有些饿,于是拉着二丫从山上走下来,远远的看见二丫家的小卖店还亮着灯,几番轻轻的敲门,二丫才打开房门,可是来到后院看见的却是这样的一幕

  一时间,气氛变得尴尬和火热

  丫蛋羞得并拢双腿,躺在炕上尽力的用自己的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颊,身子一颤一颤的,两颗肉奶上下起伏。

  “你们咋来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林天成赤着上身蹦下水泥炕,摸着下巴坏笑着,看了看屋子里的四个女人,除了柳溪儿之外,三个都是少女,而这柳溪儿虽然已经嫁人,但是却是一直一个人,妈的,一起弄了算了

  “林天成,你咋可以这样对待丫蛋啊”

  “柳溪儿,你躲着俺也有几天了吧今晚还躲着了不”林天成一步步向柳溪儿靠近,随着他的脚步越来越近,柳溪儿的身子却不断倒退,直到靠在了墙壁上

  “天成哥,你要干啥”毛毛弯腰捡起脸盆,羞红着脸蛋,她这一弯腰,林天成顿时看见她胸口的那道乳沟,燃烧起来的火焰越发的凶猛

  “天成哥,你不要这样”二丫拉住林天成的手,看了看屋子里的几个你,小声说道:“天成哥,你想要媳妇,俺都给你了,你要是还想,今晚就放了毛毛和柳姐姐,好不好”

  “放了可是俺不想”林天成捏着二丫的脸蛋,坏笑道:“放了也可以,不过”

  “不过啥”

  “不过你要和丫蛋好好的让俺弄一宿”

  “林天成,你敢”丫蛋娇叱一声,哼道:“你要是想弄,就冲俺一个人来,不要弄二丫她还小”

  “哈哈丫蛋,二丫俺都弄了现在俺就弄你弄完了你在一起弄你们姐妹俩毛毛,柳溪儿,如果你们也想让俺弄就留下,如果不想,立刻走,别打扰俺的好事儿”

  林天成看着毛毛,这个丫头肯定会弄了,到是柳溪儿,自己不确定

  “林天成,俺回家了,如果你那天路过俺家,可以进来坐会毛毛,你走不”柳溪儿看着林天成的身体,羞涩的要死,既然他是男人,自己是女人,总有一天会睡在一起,但是眼前的一幕自己接受不了,如果真的发生那档子事儿,柳溪儿希望可以单独和林天成

  “天成哥,俺也先走了,你忙”毛毛低着脑袋说完,在柳溪儿的拉扯下,两人立刻离开。

  “毛毛,你想那事儿不”

  “柳姐,你咋问这个啊多羞人啊”

  “嗨,咱们都是女人,这莲花村咱们也出不去,你没有看见吗,林天成是男人,而且是真正的男人,也不知道那档子事儿是个啥滋味,哎,二丫和丫蛋今晚肯定很舒服”柳溪儿拉着毛毛的小手,走向自己的家,一路上心里总是惦记着林天成

  砰

  一张桌子突然被一个人的拳头狠狠的砸了一下,一处房间中,两个男人颤抖着身体耷拉着脑袋站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大气不敢喘一下

  &nbs

  p;烟雾缭绕的房间,沉默了许久之后,男子转身冷哼道:“大蛇,赤虎,堂堂的一个斧头帮,几天的时间你们六个人居然只剩下你们两个他妈的,你们是吃屎长大的吗一点头绪都查不出来废物”

  “大哥,不是我们没有查,那个人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样,惠南县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和酒店,我们都查过了,真的没有可疑之人”

  “大蛇,我张喜成办事,你要知道,我不允许别人骑在我脖子上拉屎,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这个人给我揪出来,他针对的并不是斧头帮,而是我你们也知道,最近老子非常的不顺利,如果我真的被市委调进水利局,老子这么多年的根基可就朝夕不保了”张喜成坐在椅子上,微微闭着双眼,享受着肩头传来的酥麻,伸手拍了拍那双白嫩的小手,说道:“娜娜,这几天惠南县暗流涌动,你就呆在这别墅里,尽量不要出去走动”

  “嗯,我知道了,成哥,到底是谁想对付你啊”

  “娜娜,有些事情你不要多问,如果我真的被调走了,我不会让你留在这里的,我不想别人查到我们之间的关系”

  任妮娜点点头,双手轻轻的按摩着张喜成的肩膀,脸上只有笑意,没有一点其他的表情,心里却是提心吊胆,与狼共舞,一不留神就会露出马脚,若是被张喜成知道自己的心向着林天成,不但自己就活不了,林天成也难逃一劫

  “大哥,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赤虎看了看任妮娜,吞了一口水,低着头忍着那蠢蠢欲动的欲望,不敢直视张喜成

  “大蛇,赤虎,我们的关系在惠南县虽然只是有人怀疑,但是别人却没有确凿的证据,有什么事情尽管说,这段时间很不安静,今天我找你们来,不仅是为了告诉你们老实一点,还有别的事情”

  “大哥,我和大蛇都觉得这个人是有备而来,几天就杀了老四他们几个,下一个目标不是我就是大蛇,难道我们能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

  “哼,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人可能来自省里,只要不是谢云龙的人,我还可以对付大蛇,赤虎,你们两个这几天也老实一点,老子最近被市委盯的很紧,妈的,老子小看了李静兰这个死娘们,还有,你们不方便出面的时候,让手下多加留意一个人,他叫林天成,如果他还敢来到惠南县,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在什么地方,我只要他死,下去吧”张喜成打发了大蛇和赤虎,站起身体,看着任妮娜的身姿,拦腰抱起便走近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