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81生米煮成熟饭

81生米煮成熟饭

  81生米煮成熟饭

  眼前的女人居然是任妮娜消失两天的少妇老板林天成的惊讶和任妮娜的震惊一样,两个人面面相觑了片刻,忽然一笑,此刻的任妮娜在林天成的眼里不再是那个妖娆的女人,而是一个静若如水的女人,脸上干净清纯的很,就像一个刚进入社会的女大学生一般

  任妮娜眼中的林天成,此刻完全是一个钢铁一般的男人,换上衣服的他,身上有着一丝男人成熟稳重的魅力,尤其他那一双眼睛,让人一步小心就会掉进去

  “你怎么来这里了”

  “娜姐,俺还想问你哪,你怎么也在这儿那两个人是啥人”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我们回旅店吧”

  两个人快速的消失在酒吧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夜色下,打了一辆的士回到和平旅店。

  刚一进门,任妮娜像是从死亡边缘捡回一条命一般,左手扶在墙壁上,右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叹道:“可算回来了”

  “娜姐,你这两天去哪了”

  林天成跟着任妮娜走上二楼,一进门就问道:“俺还以为你不要这个旅店了呢”

  “你不知道,郭振全死在我这里,我总要去处理一下后事,怎么样,这两天还是安静吧咯咯,你那个小情人走了这两天可把你爽坏了吧”

  按说这两天和林小雅的战斗累的林天成不轻,可是他身体骨像铁打的一样,没事。

  此刻看着任妮娜挽起袖子的白白嫩嫩的胳膊,林天成忍不住上前捏了一下她软软的屁股,接着把身体贴在上面摩擦起来说道:“娜姐,俺稀罕你嘿嘿,你是不是也稀罕俺”

  “去去,小混蛋,居然打起娜姐的主意来了”任妮楠推搡了一下林天成,坐到床上,脸蛋虽然红着,可是却一直打量着林天成

  “娜姐,咋的了看着俺做啥”

  “你是不是来自莲花村”

  “啊是啊”

  “你是林天成”

  “啊是啊”

  “难怪,呵呵,你是想对付张喜成这个县长吧”

  林天成沉默了,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消失,靠着墙壁挠了几下头发,很自然的来到任妮娜的身边坐下,笑道:“看来俺什么都瞒不过你啊,娜姐是怎么知道的”

  “林天成,你以为郭振全死了,斧头帮就没有一点消息吗刚才在酒吧,不知道你听见没有,有人将他的人头送到了大蛇的家中,死的可是斧头帮六大金刚的老四啊”

  林天成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听着,任妮娜知道看来不少啊

  “林天成,你不知道吧斧头帮的后台就是张喜成而斧头帮也是张喜成最看重的一个组织,资金雄厚不说,而起张喜成也会借助斧头帮的人手来做一些他不方便出手去做的事情,比如他现在想做掉你”

  “娜姐,你知道的真多啊”

  “咯咯,因为我是张喜成的情人”

  “啥”林天成腾地一下站起来,操,老子和张喜成的情人在一起,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你别害怕,如果我想把你供出去,你以为这两天你可以安心的在你的小情人身上得到快乐啊”任妮娜白了一眼林天成,拍了拍身边待到林天成坐下之后,幽怨的说道:“张喜成就是一匹狼,他看中了好几个女人,这一次郭振全被你弄死,我去找他微微透露一下,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却一直说他的死和莲花村林天成的死比起来一文不值”

  妈了个比的,张喜成是不会死心的,林天成现在有点茫然,与他的情人在一起,等于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鬼门关,是生是死可都是在于这个女人的一念之间,来到惠南县也有几日,但是却没有找到一点有用的消息,而自己还要暗自联系到李静兰,了解一下目前的形势

  “嗨,林天成,我一看见你啊,姐姐这小心脏就跳个不停”任妮娜说着,小手就放在了林天成的大腿上。

  “娜姐俺饿了”

  “咯咯,好吧,我去弄点吃的”,本来任妮娜见到林天成的那一刻,那股火就激增数十倍,不过一听他说饿了,心想,吃饱了才好有力气折腾,那股子火顿时骤降,没了兴趣,一边从房间走出去,一便说道:“你先休息一会,饭菜很快就好了。”

  躺在床上,听着楼下的切菜声,林天成恍然觉得自己掉进了狼窝之中,满脑子思维混乱,任妮娜,张喜成的小情人,自己该怎么办

  胡思乱想的时候,任妮娜轻声的呼喊将林天成从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走下楼,任妮娜已经摆好了桌子,几道精致的小菜冒着香喷喷的热气,桌子上还有一瓶红酒。

  “坐下吧,放心好了,张喜成不知道我在这里,来,吃点饭吧,吃饱了一会有力气咯咯”

  一顿饭,林天成几乎都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喝着酒,任妮娜看出林天成的忧虑也不点破。

  “娜姐,俺吃饱了”

  “你坐着,我收拾一下”

  任妮娜收拾完之后,留下一个媚眼走上了楼,看着她上楼的身姿和那紧凑的小屁股颤动着,林天成的欲火虽然高涨,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看着那没有上锁的旅店房门,再看看任妮娜上楼的身影,林天成就这么坐着。

  走

  现在只要自己一抬脚就可以离开这个旅店,从此与任妮娜不再相见

  不走

  她毕竟是张喜成的情人,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林天成猛的一拍大腿,站起身,锁上旅店的房门,抬头看着楼上,走了上去

  几个房间,林天成一一走过,最后停在一个房间门外,因为这个房间里面有着轻微的呼吸,嘎吱一声,房门被林天成轻轻推开了,然而林天成并没有叫喊,而是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果然不出林天成之所料,任妮娜躺在床上真的睡着了,挺直的小鼻子均匀的吸收着气体,长长的睫毛微微有一丝颤动,和那种装睡的颤动绝不是一个振幅,林天成一眼便能看出。

  林天成已经可以看出,任妮娜对自己有意思,如果自己搞定她,或许可以知道很多关于张喜成的事情

  “嘿嘿,这次你可落俺手里了。”

  林天成带着一脸坏笑的笑容,踮起脚尖轻轻走了过去。

  咕咚

  看着熟睡中的任妮娜,林天成还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此时的任妮娜脑袋枕在沙发软软的扶手上,黑亮的头发如同瀑布一样垂在一侧。纤细的身子蜷缩在沙发上,让人爱怜不已。

  林天成深吸一口气,看着任妮娜均匀起伏的胸脯,再也忍不住了。

  “妈的,等生米煮成了熟饭,你是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想到这,林天成双手一搓,伸出右手轻轻捏住了任妮娜蓝色马甲的拉链。吱林天成轻轻拉下了五厘米,任妮娜里面那件粉红色的吊带便露了出来。

  看着里面白皙的脖颈,鼓鼓的胸脯,林天成停下来轻轻摸了一下,不料这时任妮娜的睫毛忽然抖动一下。

  “坏了,她要醒”

  吱林天成眼疾手快,快速将拉链重新拉上,同时摇动一下任妮娜的手臂,轻声唤道:“娜姐”

  这时任妮娜睁开眼睛,见林天成邪邪的窥视着自己,吓了一跳,猛然坐起身子。

  “啊,我怎么睡着了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也不敲门”

  林天成嘿嘿笑道:“俺敲了半天门,见没动静便进来了。

  “啊我怎么睡得这么死啊”任妮娜喃喃的说着,又很有戒心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见没人动过,有点失落的说道:“林天成,你站着干什么,有什么想法和打算娜姐或许可以帮上你哦咯咯”

  “啊”林天成应了一声,坐在床边,嗅了嗅那只摸过任妮娜身体的手,忍不住又轻轻舔了一下。

  草,老子他妈的怎么变得这么恶心林天成急忙放下手臂,暗暗骂着自己。

  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百媚千娇,林天成的口水那是一个劲的往外淌。

  看到林天成的模样,任妮娜伸过来一只白嫩的小手,纤指一凑,顿时拧在了林天成的大腿上。

  “喔”林天成呜咽一声,脸色顿时煞白,一扬脖,咕咚一声把就要流出来的口水全部咽了下去。

  任妮娜异常得意的问道:“是不是这两天和你的小情人在一起,尝到了肉味,现在又饿了,想吃娜姐的身体,咯咯”

  “娜姐这么漂亮,是个男人都会喜欢”

  任妮娜一听,顿时乐了,仔细观察,还能发现她脸上竟然飞起了一朵浅浅的红晕。

  这当然逃不出林天成的眼睛,看着这个有时妩媚的少妇,有时又有点小女孩的调皮女人,林天成一笑:“嘿嘿,娜姐,看来俺有机会啊,可是你是张喜成的女人哎,俺又是张喜成想要弄死的人,水火不容,俺也只能看看你的美,却不能享受”

  “如果我说可以呢”任妮娜说着,身子靠近林天成,小手放在他的大腿上,一点点向上抚摸,抬起脑袋看着林天成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心里美滋滋的,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小嘴微微张开,笑道:“如果你想,娜姐就是你的我喜欢你这样强壮的男人如果你敢动张喜成的情人,如果你真的是一个男人,咯咯,你就弄了我只要弄的我舒服了,你想知道关于张喜成的事情,我知道的可以全部告诉你”

  林天成想要解决的女人不少,至少莲花村的女人要全部干掉,可是现在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她可是张喜成的情人啊自己要不要弄了她就在林天成陷入任妮娜身上香水味道的陶醉中的时候,任妮娜抽出小手,两个脸颊顿时像个红苹果似的,慢慢的解开了她胸前甲的拉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