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80怎么会是她?

80怎么会是她?

  80怎么会是她

  “咕噜”一声,林小雅把林天成的液体都吞下去了然后她又张开嘴,用恢复了粉红色的香舌清理自己嘴边残留的液体

  操林天成激动的一把抱住了林小雅,把她压在身下,分开她修长的双腿,因为自己很强壮,所以大懒鸟丝毫没有软趴趴的,依然坚挺,林小雅的眼睛再次发出兴奋和惧怕的光芒,她抱住自己的双膝,一双修长的玉腿尽量弯曲,把她那迷人丰满高耸的盘丝洞完全的暴露在林天成的眼前

  “小雅姐姐,俺想弄进去”

  “天成,俺还是有点怕,你能不能轻点”

  “嗯俺会温柔的”林天成的大懒鸟进攻的范围内,因为兴奋,原本紧闭着保卫自己贞洁的两片白嫩的嘴唇已经张开了一条细缝,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汹涌的甘泉已经流到了林小雅的小屁眼上

  林小雅的嘴里呓语着:“来吧,天成,用你的那玩意刺进姐姐的身体里面吧”

  林天成没有马上刺进去,而是控制着大鸟头,在林小雅粉嫩的盘丝洞上面来回的摩擦,挤压着她的大嘴唇,林小雅的大小嘴唇在他的挤压下开始变形,扭曲,终于,林天成向前挺动了一下大懒鸟,鸟头前端把林小雅的盘丝洞顶开了一条缝隙,随着他的推进,大嘴唇慢慢的向两面分开,林小雅的盘丝洞终于含进了他的大鸟头,盘丝洞就如她湿润的小嘴一样,紧紧的包裹着鸟头吸吮

  林天成感受着林小雅身体里的温暖,一鼓作气,大懒鸟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身体深处,林小雅的两片湿润的嘴皮子也随着大懒鸟的前进而向内并拢,向中间凹出,林天成的鸟头已经顶到了林小雅身体深处柔软的宫颈

  “啊”林小雅感到身体一阵强烈的充实感,玉手抓紧了床单,林天成又开始向外慢慢的拔,随着大懒鸟一寸一寸的抽离,林小雅又感觉到无尽的空虚,她的嘴皮子也一点点向外翻开,暴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藕。

  当林天成完全抽出的时候,他发现床单上的一块血迹,操,这妞是一个处女怎么可能呢兴奋夹杂着渴望,林天成看见这一丝鲜血之后,没有问,而是发现林小雅的盘丝洞不在完全的闭合,先前的小缝隙变成了手指粗细的小洞洞,而她香甜的蜜汁也一股股的涓涓流出来。

  “小雅姐,你居然是处女”

  “嗯好痛啊”

  “你和李大壮在一起那么久,他都没有弄你”

  “他倒是想弄俺了,俺不让天成,俺的好弟弟,俺让你一个人弄怎么停下了,一会娜娜姐好回来了”

  林天成幸福的笑了,草,李大壮啊,你做梦都想不到,你想弄的女人现在被俺干了吧你更想不到,这个女人在你身边就是一个探子吧

  林天成再次挺了进去,就像这样几次进出之后,他开始加快了速度,屋子里开始充满了淫声浪语。

  “啊小雅姐姐,你的身体好紧啊”

  “弟弟,那你就用力啊”

  “小雅姐姐,你知道吗俺很想看你穿紧身牛仔裤的样子”

  “为什么啊”

  “因为那样从外面看,可以看见小雅姐姐鼓溜溜的盘丝洞,就可以看清楚形状”

  “啊那俺以后就天天穿,让你看个够”

  终于,林天成怒吼着,大懒鸟紧紧的顶在林小雅的身体深处,挤压着她柔嫩的地方,喷出了液体,林小雅也被林天成滚烫的液体刺激的写泄了浓浓的蜜汁

  雨过天晴,林小雅玉手揉动着林天成软绵绵的大懒鸟靠在他的怀里。

  “小雅姐,你介意俺和其她女人也做吗”

  “啊你刚占了姐姐的便宜就想又吃别人啊,你好贪心啊”林小雅假装生气的说着,

  “好姐姐,别生气啊,其她的姐妹也长得像小雅姐姐一样的漂亮,俺看了也冲动啊”林天成马上解释。

  “哼,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了

  林天成心里暗喜:“草,就凭老子的功夫,莲花村的每一个女人都会被老子搞得舒舒服服的”

  “小雅姐,接下来可就要看你的了,你现在是俺的女人,你可不能让李大壮那个孙子吃你豆腐,用不了多久,他们父子就会跪下来求俺现在,你只需要打听他们的事情就可以”

  “天成,你放心,姐一天是你的女人,一辈子都是你的女人,李大壮那个人不止有我一个一女人,再说在他的女人之中,俺相信俺可以从他嘴中知道一些事情”

  “嗯,你自己小心一点就好,千万不要露出马脚”林天成拥着林小雅,一番大战下来,林小雅已经是浑身无力,两人甜蜜的亲吻了一阵,林小雅便躺在床上休息。

  林天成也一样疲惫,躺在她的身边,脑子里却想到任妮娜的一举一动,草,她除了具有女人的魅惑之外,她的后台又是谁呢而且,那个谢彪是不是真的就没有目的莲花村现在是不是很太平呢一连串的疑问一一出现,但是,林天成还是想偷偷地潜伏在惠南县,就算掌握不到张喜成的完全内幕,至少比自己一无所知的好,思绪中,林天成渐渐的闭上眼

  轰隆隆

  天空一声炸雷,接着便是瓢泼一般的大雨,林天成熟睡中被雷声惊醒,窗外白茫茫一片,身边的林小雅依旧睡得香甜,走出房间找寻了半天,也不见任妮娜兄妹回来,回到房间之中,林天成继续睡觉,只有休息好了,大脑的思维才会活跃

  一场大雨整整下了两天,不过天上依旧是阴云密布,不见一丝阳光,狂风狂啸,道路上已经四处水坑,所有往来的车辆几乎都是在爬行,还没有路边行人走得快,急的这些司机那是一个个骂爹喊娘。

  然而这时,处处都是水坑的街道上,有一辆黑色的奥迪a6高速的行驶着,所到之处,无不迸溅起一道水花,甩在了路边兴奋的人群身上,接着便是一阵叫骂。

  嗡

  发动机忽然一声嘶叫,奥迪a6竟然再次加速,顿时在水路上飞了起来

  吱接着是一声长长的刹车声,黑色奥迪溅起一道水墙,哧溜一声,精确的靠在了路边停了下来。

  砰的一声轻响,车门大开,从里面钻出来一个戴墨镜的男人

  不是别人,正是谢彪

  谢彪看着和平旅店,满意的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道:“林天成,接下来可就看你的了”

  说完,就像没有来过一般,驾驶着轿车再次消失

  &n

  bsp;林天成靠在窗口,看着谢彪消失的身影,想必他已经安排好了一些事情吧

  “嗯”林小雅轻声梦呓了一声,缓缓的从床上坐起来,这两天的大雨,林天成在自己身上得到了一次又一次巅峰快乐,而自己也一次又一次的在他的勇猛之下得到了满足。看着林天成的背影,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杀气,她知道,随着这一场大雨的结束,自己要开始有所动作了,而林天成也会有他的行动了

  “天成”林小雅走下大床,伸手从背后抱着林天成,脸蛋靠着他的后背,笑道:“我该走了,李大壮父子的事情就交给我,你放心,俺不会让你失望的”

  “小雅姐,俺居然要你一个女人帮忙,呵呵,可笑啊不过你放心,俺不需要你做什么,但凡李大壮父子有任何的异动,及时告诉俺就好还有,你不可以让李大壮弄你,因为你是俺的女人”林天成转身捧着林小雅的脸蛋,重重的一问,笑道:“去吧,自己小心一点”

  林小雅靠着林天成,许久之后,换上自己的衣服,拉着皮包,回头说道:“天成,娜娜姐没有回来,俺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你不妨试试从她口中问一下,或许可有熟悉惠南县的全盘局势俺走了,一旦有消息,俺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林天成没有挽留,也没有送别,看着那房门轻轻的关上,望着窗外的街道,似乎自己也该出去走走了

  惠南县,格调酒吧,一个短发的男子正品着优雅的红酒,修长的手指转动着酒杯,深邃犀利的眼睛似乎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任何一个人看上一眼都会觉得脊背发寒。

  林天成离开旅店的时候,换上了崭新的衣服,将自己打扮了一番,而林小雅也留给自己一些小红票,想要知道惠南县的一些事情,酒吧也是最好的地方

  “老板,再来一瓶”林天成轻声的说着,眼角一直在酒吧里扫视,酒吧里人很多,喧嚣声也不断,令他注意的是,在自己不远处的一张座子上,坐着两男一女,两个男人带着墨镜,其中一个穿着白色的衬衫,另外一个男人穿着蓝色的短袖,而女子背对着自己,看不清楚什么长相,不过她的背影在一套蓝色的连衣裙子下,显示出她完美的曲线,而他们的对话更是引人注意

  “你说啥四哥消失了几天了是不是出事了”

  “老六,在惠南县,有几个人敢招惹咱斧头帮也许四哥最近很忙,所以没有出现帮里”

  “那你说老大怀疑有人做了四哥”

  就在这时,身穿白色衬衫的男子四下看了几眼,伸手从裤兜掏出电话,只是不停的点头,脸色越来越苍白。

  “五哥,咋的了”

  “老六,四四哥真的被做掉了,不知道是谁,已经将他的人头送到了老大的家里”

  “操是谁这么有种我们能赶紧回去,五哥,这个娘们怎么办”

  “妈的,都他娘的火烧眉毛了,还几把毛娘们,我们走”

  两个男子急忙离开酒吧,扔下了那个女人,林天成端着酒杯饮下一口红酒,嘴角浮现出一丝邪魅的笑意,缓缓的向着这个女人走了过去

  “小姐,介意我坐下来吗”

  “你想坐就坐呗”

  林天成端着酒杯绕道女子的对面坐下,抬头刚要说话,却是张大了嘴巴,手中的酒杯都掉落在地上,怎么会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