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计划

  77计划

  房间中,一股死亡的气息让郭振全身发寒,见到任妮娜和林小雅纷纷下了楼,上前一把抱住了林天成的腿,哭爹喊娘般的哀求起来

  “大爷,我说这位大爷,你饶了我吧只要你不弄死我,在这惠南县,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就算我做不到,我老大也能做到”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郭振全,此时已经跟一个流浪狗一般,一点地位,一点面子都顾不上了,他只想活着,哭着流了一地的鼻水唾沫。

  “郭振全,你他妈的现在跟个狗似的,晚了”林天成一脚将郭振全踹倒在一边。

  怎么说郭振全也是出自斧头帮,虽然身手不怎么样,但是观察很入微,此时见林天成和谢彪根本没有放过自己的打算,便也豁了出去,猛然间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短小的匕首

  一道寒光闪过,林天成早有防备,转身一个后堂腿放倒在地,还未等郭振全从地上爬起来,接着又是一拳

  咔嚓一声碎响,郭振全的拳头正好打在了郭振全的咽喉上。

  郭振全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咯咯的响声,接着嘴里冒出一滩鲜血,顿时死了过去。

  林天成拳头很硬,自己研究武术的时候不知道吃了多少亏,打树砸砖头,如果全力出击,以他现在的爆发程度来说,单纯的以身体力量来说,赤手空拳搏斗绝对是顶尖的

  “很好,果然没看错你”谢彪拍手叫好,赞赏的说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不知道你叫什么”

  “俺是一个孤儿,无亲无故,不过俺现在在莲花村,是那里现任的村主任俺叫林天成”

  “哦居然还是一个小村官哈哈这样更好”谢彪仰头大笑,拍了拍林天成的肩膀,接着说道:“天成老弟,你我一见如故,实不相瞒,我来自省城”

  “啊”林天成惊叫一声,提到省城,自然想到了谢云龙那可是神一般的男人

  看着已经没有了一点呼吸的郭振全,林天成忽然觉得谢彪似乎有着大动作,但是却不敢问

  “天成老弟,你不知道”谢彪掏出香烟坐在床上,递给林天成一支,抽了几口香烟,眼睛里突然迸发出寒光,哼道:“我觉得你是做大事的人,所以有些事情也可以告诉你一些惠南县的斧头帮看似只是一方独大,但是他却和官场有所牵连,而他的后盾便是惠南县的县长张喜成”

  “你说啥”林天成一下子站了起来,握着拳头说道:“俺和张喜成有点过节”

  “哦”谢彪皱着眉头看着林天成。

  “事情是这样的”

  林天成简单的将自己现在的遭遇和处境说了一遍,谢彪只是叼着烟听着,时而皱着眉头,时而冷笑几声。

  “天成老弟,你我的见面,你要保密,还有刚才那三个人,我来这里的目的不仅仅是端掉这个斧头帮,更重要的是收集张喜成的一些铁证,你别怕他,想做什么尽管去做,如果真的出现了篓子,我会出手帮你解决的”

  “你为什么要帮我”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掉馅饼,不是圈套就是陷阱谢彪能如此做,不会没有他的目的林天成不喜欢被人利用更不喜欢被人当棋子一般的控制

  “呵呵,如果我说我没有一点目的,你相信吗”

  “不相信”

  “哈哈天成老弟,我谢彪从来没有看错人,你是人中之龙,总有一天你会名声大震,希望那个时候,你还会记得我这个兄弟”

  “你放心,我林天成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辈”

  “哈哈,叫我彪哥吧,这是我的电话”谢彪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白色的纸卡上只有一串数字,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林天成接过纸卡,深知它的重要,如获至宝一般揣进兜里,看着已经死掉的郭振全,问道:“他怎么办”

  “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你先走吧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必要的时候可以狠一点”谢彪送走林天成,接下来就是他想做的事情

  任妮娜见到林天成从楼上下来,紧忙走上前去,问道:“怎么样了,那人呢”

  “解决掉了,他还在上面”林天成冷冷的说道。

  听到这,任笑天声音颤抖了,问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怕什么,一切有他”林天成大大咧咧的说道。

  任笑天吸口凉气叹道:“这可是在旅馆啊,死的还是斧头帮的老四,不过这死鬼昨天来这里,似乎在等人,妈的,调戏娜娜,也真他妈的该死”

  这时,从旅馆外匆匆走进来四个彪形大汉,一个个身穿黑色皮衣,眼神冰冷。四个人一进门便匆匆向楼上走去,连声招呼都不打。

  “这是他的人”任笑天低声问着。

  “八成是的”

  林天成淡淡的应了一句,随后看了看眼前的三人,说道:“我们现在是一条线上的人,这件事情关系着我们大家的生死,希望你们都能守口如瓶”

  “咯咯,忽然觉得你很特别,你到底是谁啊来自哪里”任妮娜看着林天成,美目闪过一丝惊异和爱慕。

  林小雅一直脸色惨白,忽然说道:“炮哥,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林天成的转变,让两个少妇觉得很奇怪,甚至是惊讶,刚刚还傻乎乎的一个男人,现在居然变得如此的沉着冷静,尤其他那双眼睛,深邃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

  就在这个时候,谢彪从楼上走了下来,身后是四个彪形大汉,肩上扛着一个黑色尸袋。

  “们放心,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你们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你们有好处,老弟,我先走了,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记住我说的话”谢彪说完转身出了旅馆,消失在街道之中。

  此时,林天成的眼睛重新瞄上了林小雅和任妮娜两人圆滚滚的胸脯,邪笑着伸手点了一下林小雅的额头,说道:“我说吧,人家会打扫干净的,我们是不是也该休息了”

  林小雅白了一眼林天成,笑道:“咯咯,愣着干啥,进屋吧”

  “咯咯,不打扰你们的好事了”任妮娜带着醋意看着两人,随即笑道:“哥,我们出去一下,我要安排一下,如果真的走漏了风声可就麻烦了”

  &

  nbsp;毕竟还有客人从自己的旅店走了出去,而且郭振全的死又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斧头帮的耳朵里,任妮娜说完,脸上浮现出一丝厌恶的表情,看来自己要找张喜成谈谈了,至于做什么,心知肚明

  “走吧,炮哥咯咯”林小雅眼中闪过一丝羞涩。

  林天成静静的看着林小雅,眼神中透着一股强烈的电光。

  和平旅店,此时死一般的沉寂,任妮娜和任笑天已经各自离开,任妮娜的目的地很明确,那就是张喜成为自己买下的别墅,而他每一周都会来这里一次,自己的旅店死了人,也要微微和张喜成说一下。

  任笑天的身影走出和平旅店就不见踪影,也不知道他去做什么

  关上房门,林天成坐在床上,林小雅经过刚刚的一幕,显然是被惊吓到,此时的她正在洗澡,以此让自己清醒一点

  门响了,林小雅已经冲了凉,走了出来,林天成毁掉了裤兜里的纸卡,牢牢记住了谢彪的电话,正在握着已经撕成纸屑的纸卡之时,忽然听见背后的声音,情急之下,林天成只好钻到了床下

  “咯咯,炮哥,你还要和我玩捉迷藏啊”林小雅并没有发现林天成的异样,收拾了一下床单躺到了床上,解脱一般的笑道:“炮哥,我先休息一下,一会再报答你哦咯咯”

  不一会的时间,林天成就听到林小雅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她睡着了

  这时的林天成,心开始狂跳起来,他从床下爬了出来,轻轻的挪动着脚步,来到窗口之际,打开一道细缝,随手扔掉手中的纸屑,走回来坐在林小雅的身边。

  “小雅小雅”

  没有回答,林天成确定林小雅已经熟睡了,又开始了他的下一步计划

  靠着门口的位置,正是林小雅的皮包,林天成轻轻的走了过去,打开皮包的时候,不停的回头看着林小雅,生怕她醒过来,林天成不是偷窃,而是想看看这个皮包里是不是有着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

  打开皮包,翻找了半天都没有发现任何,除了一些女人的衣物和一些正常的生活用品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引起注意的东西,如果说有,也就是林小雅的几条内裤都有着一个特征,那就是内裤的裆部被剪出一个小洞,想必是李大壮的杰作

  轻轻的合上皮包,林天成回头看着林小雅,确认她没有发现自己的动作之后,吐出一口气息,回头拉上皮包,忽然间,手指触碰到皮包的夹层,猛然停下动作,那里似乎有着巴掌大小的硬块

  操,有猫腻林天成手掌触摸着,终于确定这是一个夹层,而且里面有东西,可是想要取出来,只有挑开皮包犹豫了很久,林天成还是找到了小刀,轻轻的挑开夹层,顿时,一本巴掌大小的本子从里面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