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61嫂子的大奶

61嫂子的大奶

  61嫂子的大奶

  睡梦中的王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阵异样的声音惊醒,醒来的一刻就听见张晓燕撕心裂肺的低声呻吟,如歌如泣还有林天成的吭哧声,气喘如牛最让她羞愧的是那种肉与肉的撞击声,那是一种非常糜烂的声音,听着那种声音,下身早就湿湿的了,两手攥着拳头,感觉林天成就像在狠狠的戳自己一样

  林天成和张晓燕丝毫没有发现王英的举动,当着她的面,偷情过后的快感始终笼罩着两个人,许久,林天成不情愿的抽出自己的大懒鸟,一丝丝晶莹的露汁在月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喔”

  在林天成抽出大懒鸟的时候,张晓燕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伸手拍打着林天成的胸膛,红着脸看了看没有动静的王英,笑道:“该死的,你咋硬起来了啥都不管了啊还好大英子没有醒,你可干死俺了俺感觉俺下面都肿哩”

  “燕子,不知道刚才是谁让俺用力来着,咋样,舒服不”

  “嗯俺舒服透了,你好样的”

  “等俺以后有时间,还让你舒服,俺要让你怀上俺的种”林天成说着,娘的咧,老子要让莲花村所有的女人都怀上俺的种俺要建立一个属于林天成的莲花村俺要妻妾成群俺要遍地儿女

  “行了行了,快睡觉吧天成,明天俺就不回来住了,小学里也没有个啥人,俺要在那里教教村里的孩子,虽然俺也没有啥大文化,但是能让村里的孩子多认识几个字还是好的”

  张晓燕坐起身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感觉到下面有着粘糊糊的东西一丝丝的流出,也懒得去清洗,因为实在是太累了,被林天成干的身子骨都酥了,现在只想好好的睡觉

  林天成点点头,嘴上没有说啥,可是心里却犯难了

  如果自己睡在嫂子家,固然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甚至打开她的心扉,可是自己如果睡在这里,村部那里的毛毛咋办操,女人多了原来也是一件麻烦事儿啊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索性回到炕里躺下。

  忽然间,林天成看见王英的脸蛋红扑扑的,虽然呼吸很均匀,但是不难发现是刻意装出来的,操,嫂子醒了

  林天成心里一阵奇异的兴奋,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见自己和张晓燕战斗的声音呢

  想着想着,经历过乡里一行的林天成,加上与张晓燕战斗下来之后的疲乏,渐渐的闭上了双眼

  天刚一见亮,几乎一夜没有睡的王英早早的爬了起来,看着还在熟睡的林天成和张晓燕,美目一眨一眨的,慌忙的走下水泥炕,蹲在厕所里的她看着自己的盘丝洞,总觉得里面痒丝丝的,而且自己白色的内裤湿了一大片,想到那令人羞愧的声音,两腿几乎都瘫软了

  “嗯”张晓燕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着林天成的脸庞,心里甭提多满足和喜爱了,悄悄的走出茅草屋却恰巧碰见了从厕所回来的王英

  “哎呀,大英子,你咋起来这么早捏”

  “嗨,让尿憋醒了呗”

  “哦,俺也是,哎呦,不和你说了,俺要尿尿去了”

  王英羞红着脸走近茅草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始忙碌着早饭的

  林天成还在熟睡,却被一阵翻衣倒柜的声音吵醒,醒来的时候却看见张晓燕在地上老旧的破柜子里拿出了一些衣服,整齐的叠在一个到被单里。

  “燕子,你这是干啥啊”

  “哎呀,你醒了啊俺昨晚不是说了吗,俺要去学校里住了咯咯,俺可不想打扰你的好事,别以为你心里暗点花花肠子俺不知道不过俺可告诉你,大英子肯定还是没有被开苞的,就你那大家伙,你要是真的达到心愿,你可得悠着点儿”

  张晓燕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外屋忙着做饭的王英却听得清清楚楚,手里拿着烧火棍子,只觉得下面一阵肉紧,麻麻的难受

  “你说啥话呢,那是俺嫂子,俺能干出那事儿吗”林天成一咕噜从炕上爬起来,穿上自己的裤子,一脸正经的说道:“燕子,这话你可不能瞎说,俺对我嫂子可是很尊敬的”

  张晓燕狠狠的白了一眼林天成,挎着已经收拾好的衣服,哼道:“你可别猫抓耗子假慈悲了,俺就看看你咋样对大英子俺先走了”

  对于张晓燕的话,林天成能不想吗自打第一眼看见王英,不但大懒鸟想,心里更想可是水到渠成是最好的事情,自己也搞不清楚啥时候可以和王英亲热的滚在水泥炕上

  吃完早饭,林天成叼着香烟,看着王英的美貌,几度想开口说话都不知道说啥

  王英收拾完碗筷,坐在搬凳子上,说道:“天成,你今天要干啥”

  “俺也没有啥事,咋的了,嫂子”

  “哦,跟俺出地理锄草”

  “嗯,好”

  林天成二话不说,在王英的带领下来到莲花村一块玉米地,杂草丛生的玉米地,王英弯着腰,拿着锄头开始锄草,林天成虽然是大学生,可是小时候也做过农活,锄草倒也麻利

  林天成闷着头一垄一垄的锄草,时间过得也快,太阳偏进西山的时候,玉米地里已经锄了大半,天热的像蒸笼似的,玉米地里密不透风,王英后背的衣衫被汗水浸透贴在了身上,汗水顺着她白里透红的脸颊和脖颈往下流

  林天成不由得心疼起来:“嫂子,歇歇回家吧,这么一些地,到不了天黑俺自己就锄完了”

  王英直起腰,拂了一下散落在额前的头发,手搭凉棚望了望远处说道:“天还早呢,俺再锄一趟”

  和王英单独在一起,林天成会有一股强烈的冲动,就想窥视王英的身体

  隔着玉米叶子,林天成看到王英的上衣领处的扣子没有扣齐,脖子以下露出了渗着汗珠的白嫩皮肤,两个一对又圆又大的大奶,鼓鼓的向上耸立着,晃晃荡荡的挺翘在胸前,随着她锄草的动作,一对大奶上下起伏的颤动,真的让林天成无比的亢奋

  王英拉起衣襟擦汗时,无意中露出了一截白皙的肚皮,更使得林天成激情澎湃,他急忙关切的把搭在脖子上的毛巾递给王英。

  “嫂子,看把你累的浑身都是汗,你歇着吧,这点活俺紧紧手就做完了”

  王英擦擦汗又用毛巾扇了几下风,说道:“不累呀,就是天热,没有一点风,天成,你也歇一会吧”

  “嫂子,俺不热,要不这样吧,你先回去,找一找二蛋哥以前的衣服,看看你能不能给俺找出几件先穿着,俺来的时候也没有带啥,总穿这一套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那也行,锄完这块地你

  也早点回去歇歇,俺趁着天早,到河边把衣服洗洗”

  王英说完便顺着河边的小路走了出去。

  望着王英离去的背影,林天成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冲动,一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河边的芦苇丛里。

  王英也够命苦的,嫁给了自己的堂哥,不但没有过上好日子,堂哥就嗝屁了想到莲花村里的苦命女人,林天成不知不觉走到了河湾的芦苇边,走近芦苇丛中,放下手中的出头,脱下早已被汗水浸透的衣服和短裤,像小时候洗澡那样,手接了一把尿洗洗肚子,一个纵身跳进了河里

  河水很浅,清澈见底,林天成将身子浸没在水里,仰面朝天,任由河水漂浮着他强健的身体,林天成的汗毛很重,特别是大腿,黑乎乎的,被河水一冲,全都紧紧的忒在了皮肤上,这样一来更把腿间的大懒鸟衬托的格外突出

  林天成放松身心,静静的躺在河水里,一边想着铺路的事情,一边默默的享受着大自然的宁静

  突然,林天成泡在水里的耳朵听到附近有撩水的声音,以为是水鸟,并没有在意,但是撩水的声音接连传过来,直觉告诉他,附近有人在水里

  林天成一个鲤鱼打挺,朝着水响的地方游过去,其实是在水里爬,因为水很浅,两手可以碰到地面,绕过一片芦苇,声音更加清晰。

  林天成循声望去,在距离自己十几米步远的水里,有一片茂密的芦苇,芦苇的旁边有一个赤身落体的女人背对着自己,面朝落日余晖,正在漂洗她的一头秀发

  林天成的心一下子揪紧了,突突的狂跳起来,他急忙躲在芦苇丛中,大气也不敢出一下,那撩水的声音却使得他忍不住扒拉开芦苇丛望去,在夕阳的映照下,半边河水都成了橘红色,那裸浴的女人全身白嫩明亮

  很显然的是这个女人跪在水里,河水刚好在她的屁股,她光滑的肩背上滚动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她偏低着头,把头发浸在水里,两手一上一下交替的理顺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她的臂弯处看,依稀可以看到她挺耸的奶子随着她的动作在晃动

  夕阳为她勾勒出一个婀娜多姿的绝美轮廓,可惜,她背对着林天成,看不到她的脸,但是这样一个窈窕玲珑的背影,林天成知道,这是一个很漂亮的美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