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56得民心者得天下

56得民心者得天下

  56得民心者得天下

  小旅店不大,但是好歹也是三层小楼,林天成拉着毛毛的手臂,俯身看着楼下,的确是三毛子,而且他的身边还有四五个人,看那样子就知道是游手好闲,喜欢聚众斗殴之人

  “天成哥,咋啦”

  “毛毛,一会出去你机灵点,咱啥也别说,你现在啥也别问,咱只有回到莲花村才是安全的懂了不”

  “嗯俺懂俺啥都懂”

  林天成支巴着嘴巴没有说话,草,看来你是真的是一个大姑娘啊居然敢在老子面前说啥都懂,妈了个比的,如果安全回到莲花村,老子得他娘的好好的休息,好好的搞娘们,只要熬过一个月,只要水泥路的事情有了实质的进展,老子一定要雄起

  林天成恨啊,恨自己白手起家林天成苦啊苦自己从小就是孤儿林天成乐啊乐自己是莲花村唯一一个真正的老爷们那些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可都是自己的

  拉着毛毛的胳膊,林天成两人很快的就走出旅店,拉开破皮包,拿出摩托车钥匙,林天成抬腿坐上去,毛毛也是麻利的坐在后面。

  “使劲抱紧我,千万别松手”

  林天成看见三毛子几个人见到自己走出来,仨俩的也是坐上了摩托车。

  操,来吧只要离开这土城乡,安全的走到没有人烟的地方,林天成相信自己一发狠可以活活打死三毛子几个人

  摩托车一阵急速,林天成连连挂档,用最快的速度离开旅店,身后,果不其然,三毛子几个人也同样加速跟着自己

  半个小时之后,林天成的眼前出现了通往莲花村的那条岔路,两边都是松树林,奇怪的是还冒着一丝丝的青烟,看起来好像有人在这里野炊过一样,操,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还有人有这样的心情

  也没有多想,林天成握着油门减了档,毕竟这是山路,崎岖不说,而且现在属于下坡路,一个大意就可能出现意外,安全第一还是很重要的

  “林天成,你他妈坏了老子的好事,你他妈的给我站住”三毛子一声怒吼,摩托车也加快了速度,就在林天成减速的一刹那,三毛子六个人已经追了上来

  噌噌

  有两个身手敏捷的小青年突然从摩托车蹦了下来,在地上来了几个驴打滚之后,身体瞬间挡住林天成的去路。

  一时间,三毛子几个人将林天成包围在中间

  “呸林天成,你妈了个比的,想不到你他娘的命还真大,刘大棍子也他娘的不知道脑袋里那根弦抽筋,居然没有弄死你”三毛子手里握着一把破菜刀,吐了一口黄痰,哼道:“今天你是跑不了的嘿嘿,弄死你之后,哥几个,这个小妞挺不错,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雏儿,咱们今天可有的玩了”

  “三哥,你太好了这个小妞哥几个让你先来”

  “操这是必须的,你看着小妞的小屁股,啧啧还有那小腰,还别说,还真他娘的是个小美人,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咱们给操死哈哈”

  “滚你妈了个比的”林天成突然从摩托车上蹦下来,一脚踹到了面前的一个小青年,大学的几年,林天成打架的技术还是过得去的,加上他本身就人高马大,而且大学里还喜欢做做体育运动,所以他的身体不但结实,而且也有足够的力量

  一脚踹到眼前的一个小青年,三毛子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林天成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抡着右臂朝着另外一个挡住自己去路的小青年头上砸了下去

  “草你妈的,给老子去死”

  噗

  没有一点意外的,林天成握着石头的手臂重重的砸在了这个小青年的身上,只听见惨叫一声之后,身体便倒了下来,鲜血染了一地

  林天成几年的医科对于人体结构也非常清楚,哪里是致命之处,哪里是一个人最抗揍的地方一清二楚,虽然自己这一石头下去造成了这个小青年倒了下去,但是绝对不至于死

  三毛子几人吓呆了毛毛更是在林天成跳下摩托车的一刻,连同摩托车一起倒在了地上,白皙的美腿已经擦伤了,林天成的这一动作吓得她已经花容失色,双手本能的捂着嘴巴,脸色苍白

  “啊三哥,他揍死了二驴子”

  三毛子吓得屎尿一裤裆,使劲眨巴了几下眼睛,脸上的肌肉一个劲儿的抽着,看着倒在地上死活不知的二驴子和小彪子,怒哼一声:“妈了个比的,愣着干几吧,上揍死林天成”

  林天成心疼的看着坐在地上的毛毛,捡起两块石头,一手握着一块,猩红着双眼,操,这条路几乎都不会有人走过,更不用说轿车了,如果自己真的揍死了这几个人,随手挖个坑埋了,应该不会出去一点风声

  “三毛子,果然是你我操你八辈祖宗”

  忽然间,从路边的松树林里冲出几个人林天成侧身一看,原来是刘大棍子几个人可是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啊是你们”三毛子看清突然出现的刘大棍子,打心眼里发毛。

  “三毛子,草你妈的,你还真是什么事都敢做居然出卖我们老子看你是活腻歪了”刘大棍子眼眶深陷,一看就是没有睡好觉那种,他身边的几个人也同样如此,手上都拿着钢管铁棒,看着三毛子的眼神恨不得活活吃了他一样

  “老大,不能怪我啊苟乡长的吩咐,张县长的指使,俺也没有办法啊老大,求你给俺一条生路吧”

  三毛子一见阵势不好,扑通跪在地上,哭爹喊娘的求饶起来跟随他而来的几个小地痞一见刘大棍子猩红的双眼,吓得瘫坐在地上一时间,屎尿味刺鼻

  “我草你妈老子今天非要卸了你不可”刘大棍子撸起袖子,握着铁棒就要砸死三毛子,却被林天成制止住。

  “刘大棍子,住手”林天成怒喝一声,虽然自己也想弄死三毛子几个人,可是冤有头,债有主,他们也是被逼无奈,别说是三毛子,就算是土城乡的一些小人物,在张喜成的权威下,有几个敢不服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就是永远不会变的一个事实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勾心斗角,为了那无尽的荣华富贵,别说是别人,就算是自己也不敢保证永远不会趟上一脚浑水

  “你不想他死”

  “刘大棍子,老子想他死但是他不能死如果他真的死了,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你我都没有好日子过打架不一定要用暴力,有时候还需要动动脑子”林天成说完,见到刘大棍子没有下一步实质的动作,满意的点点头,看着一脸发愣的三毛子,笑道:“你想弄死我也是遭到张县长的胁迫,老子知道你不是存心想弄死我,说吧,你有啥子苦衷”

  &

  nbsp;“俺俺俺欠了别人一点钱,他们天天上门催债,俺老娘不堪忍受,上吊自杀了,不瞒你说,连发丧的钱俺都没有,只能挖个坑埋了,这不是老大找到了俺吗,俺寻思弄点钱之后还清债务,顺便给俺娘做一个好棺材”

  林天成看着三毛子,他的眼睛里并没有虚假,每一个人生下来的本质都是善良的,但是一个环境塑造一个人,在别人的冷嘲热讽之下,在别人处处排挤之下,一个人都会产生负面的心里,所以,有的人挺过来了,有的人却走上了不归路

  你不能说谁好,也无法去说谁坏,人最对就是觉得自己对,人最错就是觉得自己错通我那个成功的道路以及步入罪恶的深渊,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林天成耸动了一下肩膀,走到摩托车旁边,搀扶起毛毛,看着她擦伤的美腿,心里那叫一个心疼,安慰了几句之后,转身回到三毛子面前,问道:“老子知道你们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都是生活所迫,其实俺也和你们一样,是一个苦命的娃子,俺打小就没有父母刘大棍子,老子知道你们都是血腥的汉子老子告诉你们,一个月过后,那个狗屁张县长便会老实下来这里有点钱,你们拿着,如果老子下一次看见你们还是这副比德性,老子可不惯着你们”

  说话间,林天成已经打开自己随身的皮包,没有一丝肉痛的感觉,掏出皮包里的几万块钱,叹了一口气,看着刘大棍子几人吃惊的表情,放在了刘大棍子手中

  “林天成你,你这是啥意思”

  “刘大棍子,老子知道你们都是血腥的汉子,想弄死我也是逼不得已,这点钱你们拿着,老子不是收买你们,也不是想干啥,只是不希望看见你们堕落下去,钱不多,没有张县长买俺的人头钱多,给三毛子一点钱,让他把债还了”

  “林天成俺刘大棍子是个爷们哥几个,看见没有,这才是一个汉子,你们若是还他娘的有良心,都他妈记住了,林天成就是咱们的老大”刘大棍子拿着钱,激动的不用说,深陷的眼眶都有着泪水。

  林天成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可是心里却乐开了花,因为自己现在没有一点势力,刘大棍子几人虽然有点愣,但是对于自己走出莲花村有着一点作用

  得民心者得天下

  林天成摆摆手,搀扶起摩托车,毛毛安稳的坐上去以后,丢下一句话:“刘大棍子,三毛子,如果过几天,老子的莲花村有铺路的消息,如果你们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顺着这条山路走下去,来莲花村找我老子保证你们过上新的生活不在被人瞧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