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借刀杀人

  51借刀杀人

  刘大棍子被吓住了,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自己几个人大张旗鼓的闯入白乡长的家,不就是为了找到林天成吗,现在不但没有控制他,反而自己被控制了,脖子上冰凉的钢管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尖尖的钢管甚至都扎进自己的皮肤里,一瞬间的疼痛,刘大棍子清醒了许多,钱再多有毛用,关键是得有命去花啊

  “林林天成,你想干啥”

  “刘大棍子,妈了个比的,老子想干啥你们想干啥想做掉老子是吧很好,操,老子也看明白了,躲着也不是那么回事,老子是个爷们,妈的,走,是骡子是马牵出去溜溜”

  林天成架着刘大棍子,回头对着脸色惨白的白桂花说道:“你自己保重,如果俺没死,妈了个比的,张县长俺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林天成”

  白桂花跺着双脚喊叫了一声,但是留给她的却是林天成几个人的背影,几分钟之后,缓过神来的白桂花伸手从自己的裙子上那个小兜之中掏出了电话,轻轻一笑,确定没有一个人之后,听了一边,正是刘大棍子和自己对话的录音,有这个东西在手里,如果李静兰想要扳倒张喜成,绝对会派上用场

  “林天成,你还真是一条汉子”

  土城乡中学后山的野树林,刘大棍子撸胳膊挽袖子,右手握着大铁棒,身边几个跟班张牙舞爪的怒视着林天成。

  进入野树林,林天成便松开了刘大棍子,自己不是愣头青,绝对不能和他们发生流血事件,若是自己有强硬的后台,谁敢招惹现在能做的就是拖,拖到天亮,人多之下,量他刘大棍子也不敢怎样

  “操,你不说话是个啥意思林天成,虽然俺刘大棍子没有念过几天书,但是俺知道,拿了人家的东西就要为人家办事儿,俺也不想杀人,那可是人命”

  “老大,咱还是别说了,干脆整死林天成算了,回头把钱分了,俺要去县里,那里的小娘们才叫一个水灵呢,哪像乡里那些破烂玩意,稀松稀松的,还他妈都是大妈”

  “二愣子,你他娘的就知道钱是不俺说啥了,这五万块钱是咱们哥几个的脑袋瓜子钱,你他娘的以为这钱那么好花你他妈傻啊”

  林天成听着刘大棍子几人的对话,心里忽然生出一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几个人似乎一提到钱就和刘大棍子不对头,而他们的反应也证实了这一点

  “林天成,废话少说,俺也不跟你磨叽,你是自己动手还是俺们来”刘大棍子掂量着铁棒,伸手从腰间掏出一把水果刀,晃了几下,说道:“割掉你的舌头就好,你的命俺不要俺也不敢要”

  “哈哈哈刘大棍子,你们还真是天真啊”林天成一脚踢开脚下的一块石头,一屁股坐在地上,掏出裤兜里的香烟,抽了一口,眼见天色有点蒙蒙亮,笑道:“你们以为拿了张县长的钱就能过上好日子你们以为割掉老子的舌头就可以交差了老子告诉你门,如果你们真的割掉老子的舌头回去复命,老子敢保证,你们活不过一天”

  “林天成,你啥子意思吓唬俺们几个是不”

  刘大棍子似乎听明白了,又似乎没有弄明白,只是见到林天成现在这副举动就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主因为他面对自己几个滚刀肉还可以保持这样的淡定,不是有智谋手段的话,就是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后台

  “老大,他在说啥操,不就是割掉他的舌头吗,跟咱们死活有啥关系”

  “老大,你不动手的话俺来”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二三岁的黄毛,光着大膀子,骨瘦如材,一把抢过刘大棍子手中的水果刀就要冲上去。

  “三毛子,滚你奶奶的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刘大棍子一脚踹到了三毛子,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掏出一支红河香烟点上,使劲抽了好几口。

  一阵风吹过,刘大棍子的酒劲似乎也减少了不少,看着林天成稳如泰山的身体,一屁股坐在草地上,问道:“林天成,你到底啥意思”

  “刘大棍子,你们还真他娘的是白痴你想啊,张县长连我都想弄死为了啥”

  见到刘大棍子几个人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林天成便知道一件事,这几个人并不是傻子

  “哎,老子实话和你们说,老子手里有张县长的把柄,老子也不怕告诉你门,今天天一亮,县里就会来人,而且是老子的后台,也是张县长对付不了的人”

  刘大棍子吓得差点尿了裤子,对于这些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只是喝着酒,张县长便找到自己,交代了几句就走人了,而自己一听有钱,而且还是五万块,只是要了林天成的舌头,索然答应了,可是这个林天成似乎还有后台,真的假的

  刘大棍子的反应带起了连锁反应,他身边的几个小地痞一听,再看看刘大棍子害怕的反应,一个个都打起了退堂鼓但是没有刘大棍子的吩咐,谁也不敢走。

  “林天成,你吓唬俺们呢吧”

  “操,老子要是没有可以整死张县长的把柄,他为啥要弄死老子如果老子没有猜错,他说给你们五万块钱,应该是见到老子不能说话之后才会给你们吧或者是看见老子的尸体,老子没有说错吧”

  “你你咋知道”

  “刘大棍子,你们猪脑袋啊你们如果真的这样做了,张县长不但不会遵守承诺,他还会派人弄死你们几个杀人灭口的事情不需要老子说吧”

  林天成一席话说完,刘大棍子几个人沉默了。

  许久,刘大棍子站起身来,不停的走动,寻思了许久,恍然大悟,林天成说的确实是这个理儿,难道张县长真的会那样做

  “刘大棍子,张县长连我这个有后台的人都敢下手,何况你们几个老子敢保证,你们若是真的这样做了,绝对没有好日子过”

  林天成知道刘大棍子几人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随即笑道:“刘大棍子,你不会私吞了张县长给你的钱吧”

  “老大,你真的拿到钱了”

  “就是啊,如果你真的拿到钱的话,你一个人花可就不地道了,哥几个跟你不是一天两天,再说俺最近被追债,老大,把钱拿出来,咱们哥几个分了吧,咱也过上几天好日子”

  “放你妈的屁俺是那种独吞的人吗妈了个比的,现在咱们连命都够呛能保住了,你们还他娘的寻思钱”刘大棍子看起来有点虎,但是还有一点脑袋瓜子,仔细琢磨林天成的几句话和现在发生事情,这才发现自己也是被张县长用来借刀杀人的。但是在想办法的他却没有发现,自己这一行人已经偷偷走了一个人。

  林天成看着天色,估摸着也有四五点的时间,再过一个来小时,天也就彻底放亮了,自己这一夜也算安全躲过去了,看着刘大棍子几个人,自己也为他们感到悲哀,张县长心狠手辣的作风不可能放过他们,而他们顶多就是张县长用来干掉自己的棋子而已罢

  了

  “林天成,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你让俺咋相信你”

  “刘大棍子,你有张县长电话吧,老子觉得张县长这会正等着你报喜讯呢”

  刘大棍子猛的一拍大腿伸手从腰间拿出电话,哼道:“都他娘的别说话”

  叭叭刘大棍子按着电话,片刻,笑道:“张县长啊,对,俺是刘大棍子林天成啊,俺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把他的舌头割掉了,俺现在在土城乡中学后山的野树林,好,俺等你”

  “老大,三毛子不见了”

  刘大棍子刚挂掉电话,二愣子一声惊呼,这才发现自己从小长大的三毛子不见了身影。

  “你说啥三毛子三毛子”刘大棍子扯着大嗓门喊着,可是树林里没有人答话。

  “刘大棍子,老子敢说,不出半小时,三毛子便会回来,而且他还会带来张县长”

  “你是说他通风报信去了”

  刘大棍子刚说完,便听见破晓的黎明之下,由远处传来在一阵警笛声,而且越来越近。

  “哈哈,他们来了,刘大棍子,老子说的是真是假,你们马上就知道了”林天成突然凝重起来,在这大清早的,而且又是野树林,杀一个人随便挖个坑就可以埋了

  轰轰野树林之外,接连响起几声轿车马达熄火的声音,随即,林天成和刘大棍子几个人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少也要十个人

  “嘭”

  突然一声枪响。

  “里面的人听着,有人举报你们在这里杀人了,俺是土城乡派出所所长王小虎张县长,苟乡长,我们要不要冲进去枪毙了他们几个”

  嘶刘大棍子满头大汗,一屁股瘫软在草地上,干涩的吞咽着吐沫,许久,在林天成的拉扯下才踉跄着站起身体。

  “嘘你们谁也别说话,看见没有,树林后面有一条山道,你们快跑”

  “林天成,你不跑吗”

  “妈了个比的,老子不能跑,老子的后台今天就来了,老子跑了,张县长更加的牛比晃腚,刘大棍子,快跑吧,要不来不及了”

  “林天成,俺欠你一条命俺会报答你的哥几个,跑”

  刘大棍子几个人撒丫子跑出小树林,林天成背着手笑着,苟乡长都在这里,白桂花不可能不在吧张县长再牛比,他也不敢当着白桂花的面杀了自己,正在寻思的时候,白桂花的声音从树林外响了起来,而且,她在和另外一个陌生的女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