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32这样就高潮了?

32这样就高潮了?

  32这样就高潮了

  干柴遇见烈火,林天成年轻体壮,马翠莲成熟妖媚,莲花村的村部西屋中,林天成的嘴唇紧紧的亲着马翠莲的唇,慢慢的把她的身子放倒在水泥炕上,一边手从她的腰上滑到了她那挺翘的屁股上,一边手紧楼着她的肩膀,像是要把她揉入自己的怀中似的。

  慢慢的,马翠莲的身体逐渐发软,两只手搂在林天成的腰上,她那性感的大腿交缠在林天成的脚上

  “婶子,俺今天蛋不疼了”

  “小兔崽子,你今天蛋不疼了就要干婶子啊小点声,别让别人听见了”

  林天成抬起头看着窗外,哪里有一个人影,但是却没有发现,在村部陡坡的草丛里蹲着一个人,喘着气,小心翼翼的爬着,偷偷向村部的地方靠过来

  “婶子,俺决定今天要让你快快乐乐的咋样”

  “天成,婶子等着你让俺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马翠莲虽然年龄大了一点,但是那股浪劲和肌肤的细嫩,娇哝软语而又媚眼如丝,任谁看见都忍不住,何况是血气方刚的林天成

  林天成伸出舌头,顶入马翠莲的嘴里,和她的舌头搅缠起来,差不多激吻了五分钟,直到马翠莲快喘不过气来,看着她的眼睛慢慢睁开,眼眶里充满了朦胧的水汽,真是性感啊才几分钟的湿吻就动情了,真是一个火辣的尤物

  马翠莲喘息了几口,看着林天成,说道:“天成,婶子要亲你”

  翻身就爬到了林天成的身上,低头就含住林天成的小米粒吸起来,双手不停的探索着茂密森林中的懒鸟,当她发现林天成的懒鸟已经雄赳赳的时候,突然停住了,眼睛瞪得好大盯住林天成的懒鸟,颤声说道:“小兔崽子,咋一夜之间似乎变大了一圈啊”

  “婶子,俺也不知道咋回事啊”林天成是真不知道咋回事,虽然以前对自己的懒鸟也有点信心,但是自从那个睡梦惊醒,现在已经不是信心,而是自豪,枪指天下,独霸一方

  “天啊婶子以为你本钱小呢,唐小翠说你的硬,婶子那晚都痒死了,现在,婶子可不管那么多了,你今天如果还蛋疼,婶子就剁了它,让你永远不蛋疼你今天必须干俺这么大的一个活儿,不知道婶子受不受的了它呢”

  “婶子,你放心,俺会对你妹妹很温柔的”

  “什么妹妹啊”

  “就是婶子的下面啊,婶子,你不会这都不知道吧”

  “小兔崽子,从来没有人和婶子说这些下流的话,就你这么无耻,什么话都敢说,你坏死了”说着话,马翠莲小手捏着林天成的鸟蛋,一脸的期待和陶醉

  “哎呦婶子,你不会是想检查俺今天会不会蛋疼吧”

  “是啊,婶子要看看,如果你又蛋疼了,婶子还要继续吗”

  “哎呀,婶子,俺要不好好惩罚你,看来婶子还真不会老实啊”

  林天成一把抓住马翠莲就压在她身上,双手扯住她的t恤,连带胸罩就往上推,只见两个足有32e罩杯大奶子蹦了出来,晃得林天成眼睛都花掉了,真美啊

  林天成迅速脱掉马翠莲上身的衣服,迫不及待的右手抓住她的左奶揉搓着,嘴巴含住她的右奶子吸起来,左手顺着马翠莲的背部滑入股沟,只感觉手上摸到了一片潮湿,娘的咧,她真的很性感啊

  这么快就湿成这样,看来马翠莲还真是硬了那句话: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很快地,林天成的手就接触到了内裤的边缘,而且,已经伸进去了,碰到了鲜嫩的肉,隔着裤袜,林天成轻柔的抚摸着

  马翠莲全身滚热,不一会就发出了含含糊糊的呻吟声,手也不由自主的抓着林天成的大懒鸟,嘴里断断续续的的呻吟着

  看着马翠莲这幅浪荡的样子,林天成猛的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双手伸入她短裙内抓着她的内裤连带着丝袜就往下脱,随着内裤的脱下,那寸草不生的沼泽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婶子俺要掰开看看”

  “喔天成,看吧看吧婶子都给你看只要你喜欢就好”

  林天成抬高马翠莲的大腿,仔细的看了看,白嫩的大腿,略微有些黑色的肉唇包着里面鲜红的小肉唇,高高的鼓起来,整个沼泽就像高高鼓起的白馒头,真是极品啊

  “婶子,你居然是馒头逼啊”

  “说啥呢婶子这里很少有东西进来呢”

  “婶子,你接俺那天,是不是和那个男人办事儿了”

  “嗯婶子寂寞啊他是俺小学同学天成,婶子答应你,俺以后是你一个人的,只要你高兴,婶子随时让你干”

  林天成一把拉掉马翠莲的内裤和裤袜,慢慢打开她的双腿,刚靠近马翠莲的沼泽之地,马翠莲却一手遮住,像一个小女孩似的,含羞的对林天成说道:“哎呀好丢脸啊不要这样盯着身子下面看啦”

  林天成抓住马翠莲的手拉开,坏笑道:“婶子,这么美的地方,怎么可以不让俺看啊俺不但要看,还要亲它哩”

  马翠莲一听,顿时慌了神,惊讶的说道:“这怎么可以啊很脏的”

  林天成抬起头问道:“婶子,从来没有人亲过你这里吗”

  马翠莲点点头,算是回答,林天成讶异的看着马翠莲,确定她没有说谎之后,问道:“婶子,那你有没有亲过别人的那活儿啊”

  马翠莲红着脸,摇着头说道:“当然没有了,婶子都没有真正感受过那档子事儿是个啥滋味,莲花村的老爷们都软趴趴的,咋亲嘛”

  林天成晕了,彻底被马翠莲打败了,一个三十多的女人,居然如此的不懂,不得不说自己有必要教教她什么才叫真正的快乐

  “婶子,真委屈你这么多年了”

  林天成低下头凑到马翠莲的幽谷,闻到一股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看来马翠莲来村部之前是有清洗过的,看着那湿湿的地方,林天成忍不住的伸出舌头轻点了一下,一口就把嘴唇包住了她

  “啊”

  只听见马翠莲轻声的叫了一声,全身颤抖了起来,林天成抬头一看,只见一股清流涌了出来,操,这样就高潮了马翠莲还真是极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