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30轻点好不好

30轻点好不好

  30轻点好不好

  林天成近距离看着方立梅的脸,好迷人她的眸子里依然是风情万种,骚搔的,她的小脸好红好红,粉红的小嘴干干的微张着,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迫使林天成深深的吻了上去,将舌头伸进了方立梅的嘴里之后,就是一阵急切,尽情的搅动,吸啜,缠绕

  “不要别千万别不要”方立梅已经无意识的说着,却是诱人的呻吟了,大口喘着气,那鼓胀的胸脯起伏的越发明显,身体还不时的抖动着,一瞬间,方立梅没有了力气,但是手指潜意识的套弄着林天成的大懒鸟,套弄的林天成几乎天旋地转,快找不着北了

  玉米苗倒了一片,沙沙的响着,玉米地里已经被方立梅的扭动出几个大坑,她白嫩的小腿和小巧的脚丫上已经沾满了泥土,屁股下的衣衫湿淋淋的,一声接着一声的呻叫不断从喉咙里发出来,虽然是一个妇人,但是对于这事一知半解,所以,方立梅只能被动的承受林天成的抚摸

  林天成坏笑着将中指扣进了她的裂缝里,方立梅的眼睛猛的睁大了许多,大口的喘着气,眼睛不自觉地叫了起来

  “哎呀干嘛呀我不”

  嘴里说不,可是大腿却叉开了

  方立梅的眼睛里全是渴望的神情,下身已经完全湿透了,水儿流满了林天成的手指

  握着林天成的懒鸟,方立梅的手渐渐的向下探去,似乎要得到的更多

  “妈妈呀天成,俺的好哥哥,俺不行了你快进来吧,救救姐姐吧俺真的受不了了”

  方立梅竭力的压低了声音叫着,全身的白肉都有在颤抖着,嘴唇死死的咬着,右手还握着一棵玉米苗,双腿大大的分开,等待着林天成的进入

  妈的,行了玩到此时此刻已经让老子爽了老子要和方立梅做坏事了

  硬胀发亮的鸟头已经抵在方立梅的裂缝处,激动的一刻终于来临

  林天成双手分抓着方立梅的两腿关节处,深吸一口气,运用腰力把大懒鸟慢慢的杵进去,虽然已经有水儿的滋润,但是方立梅的道口比自己想象中的更为紧窄,灼热的嫩肉紧夹着大懒鸟,妈的,林天成不禁惊讶方立梅道口的紧窄程度,简直和处女一模一样

  深吸一口气,腰部一沉,林天成的大懒鸟深深的戳了进去,非常的顺利,感觉到一枪到底,只见方立梅眉头立刻一紧,鼻子里也发出了哼的一声,大大的眼睛充满幸福的看着林天成,两手抓着他的胳膊,哀求着。

  “疼疼死了似乎被撕裂了天成轻点好不好”

  “梅子姐,你这里咋这么紧”

  林天成低头一看,并没有血流出来,但是自己却知道,方立梅这里没有被开垦过

  “嗨,二狗子啥也不是,只会用舌头舔俺,不怕你笑话,有一次俺用手指试了一次,不小心捅破了处女膜,其实其实俺这是第一次”

  林天成略有歉意的看着方立梅,自己的大懒鸟已经全部进入,一听她的解释,不敢贸然玩命,享受着她那灼热嫩肉传来的挤压,不停的刺激着自己大懒鸟,真的好紧啊

  “梅子姐,俺会轻点的”

  “嗯天成,姐姐很满足,动起来吧,俺能忍受的”

  方立梅秀美的脸上飞上的那抹红霞,那份娇媚的神情使得林天成痴迷和沉醉,再加上她身上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心为之一颤之余,本能的,大懒鸟就发挥了作用反应之快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方立梅搂着林天成,用她那小嘴轻轻的咬着林天成的耳垂,悄悄的说道:“林主任,你的经验很丰富啊,怎么学会的跟谁学的这么厉害咯咯姐姐好舒服”

  趴在方立梅的身上,林天成把脸埋在高耸的乳峰之间,闻着那迷人的乳香,又忍不住把嘴巴贴上那光润,颤巍巍的肉奶儿上

  方立梅娇哼了一声,随即发出令人销魂的喘息声和呻吟声,林天成的舌尖在那如熟透了葡萄般饱满的乳头和乳晕上环绕着,不时的舔着那对饱满的奶头

  方立梅哪里经得住林天成这一阵挑逗,扭摆着身体,被吻舔的痒入心底,阵阵快感如电流般不断袭击着她的身子,肥臀不停的扭动向上挺去,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林天成的头,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低声呻吟着

  林天成缓慢的动了起来,只听见一阵一阵的挤水声不绝于耳,初尝雨露的方立梅经不起林天成这一阵猛烈的进攻,全身一阵颤栗,道口内的嫩肉痉挛着收缩着裹着林天成硬邦邦的大懒鸟,她把林天成紧紧的搂在怀中,肥白的丰臀猛扭狂摇

  亲着方立梅红润润的小嘴,揉摸着她的肉奶儿,是那样的迷人,怎么摸也摸不够,方立梅把两腿缠绕在林天成的腰际,摇摆着丰腴洁润的大屁股

  方立梅沉寂了许久的情欲在长期的饥渴束缚中,终于得到了彻底的解放

  玉米苗左右乱晃,就在那玉米地里,林天成在方立梅紧窄的隧道里激情的进行着,经过最初的疼痛,方立梅已经习惯了那刻骨的舒爽滋味,很是配合,不时用双脚猛蹬下面的黑土,娇喘个不停

  林天成如同小猪拱地一般的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方立梅的声音更是狂野,呻吟声此起彼伏,在空旷的玉米地里久久不能散去

  原本还晴朗的天空,这时却突然阴沉起来,一阵呼啸的山风吹过来,眼见即将下雨,玉米地里的两个人激战正酣,正是干柴遇见烈火,久旱的大地遇到甘霖一样

  大山里的雨说到就到,豆大的雨点下了几滴之后,随即便是倾盆大雨,林天成已经流了许多汗,雨水淋在他身上,顿时打了一个寒颤,他想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可是当他向着抽出自己的大懒鸟的时候,居然发现纹丝不动,就好像长在了方立梅去里面一样

  方立梅这时候也很着急,她越是着急就越是紧张,却是紧张越是收缩,紧窄的肉圈紧紧的把林天成的大懒鸟吸在里面雨越来越大,可是依然没有阻止方立梅的渴望

  “喔天成,你好厉害啊姐姐不行了没有一点力气了快点给俺吧”

  林天成一阵强而有力的冲刺,在雨水下,在方立梅的嘶叫下,在肉与肉的撞击声音下,方立梅的双腿缓缓从他的腰际垂下来,也就是在这一刻,浓热浑浊的琼浆一股脑的喷了进去,方立梅满足的哼了一声,休息了片刻,忍着浑身的疼痛穿好衣服,无力的站起身体,娇笑着。

  “天成,你真行姐姐很满足,虽然很疼,但是下一次一定很舒服,雨太大了,俺先回家了,休息几天俺在找你”

  方立梅扒拉开玉米苗,顶着大雨,光着脚丫子跑了出去,林天成满意的穿上湿湿的裤子,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玉米地里一片狼藉,两个人消失之后,突然从玉米地里走出一个人,惊讶的看着地里的几个深坑,双眼看着林天成消失的方向,悄悄的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