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24林天成死了?

24林天成死了?

  24林天成死了

  咣啷林天成一脚踢开房门,黑夜之下,田刚东倒西歪的踢着篱笆院的木大门,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着

  “大英子,大美人,老子来看你了让俺进去俺要和你睡觉”

  林天成两步并作一步来到田刚对面,他的手中有一把菜刀,白晃晃的还在流着血

  “田刚,你杀人了知道不老子是莲花村的村长,老子有权利抓你去派出所你老实的,不然老子可他妈不惯着你”

  “你是林天成小瘪三,毛都没长齐和老子装大半蒜娘的,老子宰了你”田刚醉醺醺的握着破菜刀就往林天成身上砍,猛然发现身边有一把铁锹,林天成抓起铁锹朝着田刚的手臂抡去

  虽然酒劲上来,但是田刚见到林天成出手敏捷,没有一丝的犹豫,已经料到大事不好,四处看了几眼,见到也没有啥人,一咬牙,身体退后几步,忽然从腰带上掏出一把自制的手枪,扣动了扳机

  嘭

  田刚一枪打出去,见到林天成栽倒在地上,拎着菜刀连滚带爬从夜色下跑掉

  “不好了天成中枪了”

  “大英子,我们快出去看看”

  屋子里的水泥炕上,张晓燕和王英两人趴在窗口看着外面,忽然见到林天成的身体倒在院子上,两人急忙跑出屋子,也顾不得穿上鞋子

  “天成,你醒醒啊”王英使劲推着林天成的身体,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右手一片热乎乎的,刺鼻的血腥味道令人有些作呕

  “完了,他被田刚一枪打死了大英子,我们该咋办啊”张晓燕一屁股坐在地上,本以为自己守寡的日子结束了,林天成好歹也是一个大小伙子,而且体力也不错,那活儿更是没得说,还没有享受以后的快乐,这次是真的守寡了

  枪响的声音在这大山之中自然回响,尽管是深夜,可是还是有不少村民家里亮起了灯,听见王英家里大哭的声音,一些女人披着衣服仨俩的陆续走过来

  “大英子,这是咋的了啊,大半夜的,你哭个啥啊”

  “大嫂子,天成被田刚一枪打死了”

  “你说啥林主任死了”

  几个女人还有一些迷迷糊糊的小孩,陆续走近院落,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林天成的胸口鲜血四溢,吓得众人尖叫不停

  “妈呀,真死了啊林主任咋就这么命短呢”

  “都是田刚,他来找俺,天成非要将他抓起来送进乡里的派出所,谁知道田刚身上有枪啊”王英失声痛哭,手足无措,自己这个小叔子虽然第一天看见,但是却让自己感受到了一丝温暖,现在死了,心里不是个滋味

  “人死不能复生,都别愣着了,埋了吧”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穿着短裤和背心,蹲下身体安慰着王英,叹息了几声,说道:“莲花村的规矩你也知道,这人死了是不能留着的,我们还是赶紧给他埋了吧,不要破坏了咱这里的规矩,虽然大家平时都不错,可是你若是留着林主任的尸体到明天,大家伙肯定会反对的,五根刚刚都被埋了”

  “李大姐,我知道,呜呜”王英坐在地上抱头痛哭,张晓燕已经六神无主,也不知道是谁推来一个小牛车,十几个女人抬着林天成的身体放了上去

  天色已经见亮,朦朦胧胧的天边已经可以用肉眼看清楚大山的一切

  莲花村北边山脚下是一片乱葬岗,几乎所有的人死了都葬在这里,远远看去,这里杂草丛生,一片荒凉,十分的凄惨,令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林天成被打死的消息一瞬间传遍了莲花村,听说要埋葬林天成,莲花村来了不少村民。张晓燕看着林天成的身体,哭的和泪人似的,抚摸着林天成的身体,那个伤心劲儿就别提了。

  王英这一路已经不知昏迷了几次,如果不是被人搀扶着,估计早已经起不来了

  马翠莲也站在远处,一声不响的看着,林天成虽然是一个小伙子,但真要是死了,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别扭,她认为林天成的死和自己多少有点关系,毕竟林天成是自己从成立接来的,想到他坚硬的活儿,心里揪心不拉的

  很快,几个经常做农活的女人用铁锹挖了一个不深的坑,估摸着能放下林天成的尸体,便开始把林天成的尸体放在坑里,准备向下填土

  就在这个时候,唐小翠突然发现林天成的身体动了起来,先是双脚蹬了一下,然后是双手又伸了伸,仿佛是刚刚睡完觉,甚是舒展的样子,唐小翠擦擦眼睛,惊呼起来

  “林天成活了林天成活了”

  人群瞬间沸腾起来,有几个女人抱着孩子,早就比兔子跑的还快,跑的远远的,一边跑一边不住口的大嚷嚷着。

  “出大事儿了,林主任诈尸了林主任诈尸了快跑吧”

  诈尸这样的事儿谁也没见过,都是听老一辈人说的,村民见到林天成突然诈尸,一个个吓得早就魂不守色

  林天成揉了揉眼睛,从土坑中坐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血肉模糊,伸手在胸口摸索了半天,掏出一个金色的铃铛,皱着眉头看着,妈的,是你挡住田刚那孙子的一枪吗胸口还有着一些自制的炮药,刺鼻的味道令林天成咬牙切齿,操,田刚啊田刚,老子不会放过你其实林天成根本就没死,虽说没有了呼吸,但是还有着缓慢的心跳,只不过村民不会看而已,单纯的认为中枪了,没有了呼吸,人也就死了

  摸着手中的铃铛,林天成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有无数的女人和自己寻找着快乐,而此刻,懒鸟忽然动了几下,惊骇的发现它居然变大了,而且有一种经久不泄的感觉

  就在田刚开枪的时候,林天成自己都没有发现,捡到几年的铃铛发出一阵光亮,随即自己似乎变进入了睡梦中,恍惚记得是来到了一个富丽堂皇,鸟语花香的大宅院。早有一个身着绿衣,长的腰身细细的婢女模样的人,在前面引路,林天成懵懵懂懂的跟在她后面,来到了一个卧室,卧室里香气迷人,是那种让人沉迷的女人香和脂粉的香味儿

  在那卧室里,有一张大床,床上珠围翠绕,装饰的很是豪华,大红色的幔帐低垂,里面影影绰绰的躺着一个妙龄女子,伴随着女子的呼吸,她的胸脯一起一伏的,就像两个上下浮动的肉包子在吸引着自己,很好看,也很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