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梅开二度

  22梅开二度

  邪恶的一扭,接受快感的阀门突然被打开,而自己身下这个陌生的女人,林天成很清楚,她的田地很鲜嫩,有一种处女的紧凑感,她甚至在主动迎合自己撞击的冲动,而她的呻吟也证明她想叫,她想哭她在狂乱想用身体的扭动摆脱眼前这难以承受的的一切

  “啊你是谁你你是一个真正男人”

  陌生的女人终于清醒的说着话,两手在林天成的身上摸索着,惊呼之中夹杂着快乐又痛苦的娇喘,哼道:“你说啊你到底是谁”

  声音很好听,肉也很鲜嫩腰肢也足够纤细,这个女人不会太难看吧林天成此刻已经如脱缰的野马,自己的动作简单频繁猛力既没有变化姿势,也没有花样,用他的执拗和直接,持续的贯注

  臀部在晃动,女人在呻吟

  黑暗中,女人的双眼布满了羞涩和渴望,在快感的吸取中,只感觉那巨大的活儿一下比一下快,狰狞露脑,一下一下在自己的下身戳着,而自己的秘处自己最知道:特别鲜嫩可是现在,那儿整无辜的遭受着陌生男子粗暴的攻击

  那汉子带着酒后的迟钝和执拗,做着简单的动作,带着酒后活儿的麻木,做着持续的动作,动作很粗野,大力的抽送着,将自己的屁股控于他的掌下,那铁钳似的大拇指,似乎要将自己的屁股掰开,半边掀起来,而他自己,弓起的腰身蓄满了劲儿,以满弓的姿势,更深的进入,似乎要将他整个自己都纳入

  陌生的男人他是谁

  操真的好紧啊林天成已经精虫上脑,越来越深入,被席卷了的陌生女人,娇嫩的秘处遭受前所未有的大力撞击,痛感晕开来,化为致命的快感,伴随着阵阵罪恶的战栗,呼啸着飞向高峰她的道口在痉挛,身子在抽搐,肉唇一张一合,浪水在喷涌,心灵在喷涌

  仿佛爬了老长老长的郁闷山路,到了峰顶,四面的风吹过来,舒舒的冒着快意,这一路如此漫长,几乎有几个月的郁闷那么长而这个陌生的女子,跟随自己的脚步,在继续抽动了几下,突然热热的喷洒出来,全部烫在了自己的体内,黏黏的浓浆,随着那巨大的活儿拉出来,涂满了自己的秘处和后股

  林天成舒服的坐在炕上,黑暗的茅草屋,那个陌生的女人的身体就像被遗弃的东西,白花花的卷在那,妈的,她夺走了自己另一次激情

  “嗯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女人颤抖着声音,体温渐渐降下来,意识回归脑门,糊着液体的身体,被揉乱的身体,像是被洗劫一空的村庄,带着一起后的糟乱,高潮后的余韵还留在体内,那一丝游动着的快感,让身心有残破后的诗意

  林天成喘息了数口,颤抖着伸出右手,在墙壁上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灯线,妈的,老子只要轻轻一拉,就会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想看清让自己很舒服的女人面貌,可是又害怕自己看见的是一个丑八怪百般纠结中,还是鼓起勇气轻轻一拉

  啪

  灯光照亮屋子

  林天成吞咽一口吐沫坐在水泥炕上

  躺在被子上的女人秀发散乱,一对肉奶一颤一颤的,细嫩的身子上还有着一丝香汗,黑色的三角内裤挂在她的左腿上,已经破败不堪,浓密的森林尽处,一条小溪还在涓涓的流着白色的液体,小嘴一收一缩的,浑圆的大腿,雪白而娇嫩,圆圆的屁股晕了整个屋子

  细细的眉毛皱在一起,大眼睛充满了无助和羞涩,娇美的脸庞有着一张薄厚适中的嘴唇,此时的她衣衫凌乱,呼吸急促娘的咧还是一个大美人啊

  “啊啊你不是莲花村里的汉子”

  女人惊呼一声,看见林天成的模样之时,双眼盯在他的双腿间,那是一个充满了生命力和倔犟的活儿很大很坚硬就是那玩意刚刚将自己送上了天

  “操老子是谁老子还想问你是谁你咋在这里”

  “呜呜你干了我你是禽兽”

  女人爬起身体,羞急的拽过炕上的衣服挡住自己的身体,无助而羞辱的泪水流了出来,惊怕的看着林天成,咬着嘴唇,颤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林天成心花怒放,妈的,还好不是一个丑八怪而这个陌生的女人有着一点知性美和村里那些女人大有不同,见到她的腿间还在流着自己的子孙,自豪的说道:“这里是老子堂嫂家老子是林天成,莲花村新来的村主任你咋在我嫂子家”

  “你是林天成哼,我告诉你,今晚的事你谁也不准告诉你便宜了,吃了就吃了,偷着乐去吧我叫张晓燕”

  林天成痴痴的瞄着张晓燕的身子,忍不住的向前挪动了几下,大有梅开二度的冲动

  “你不要过来哼,我是这里的小学老师,今天连夜从城里回来,以前我都是和大英子住在一起的,可是今晚回来她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我就先睡了哼,却让你这个无赖干了”张晓燕说着话,整理一下凌乱的衣服,偷眼瞄着林天成,嘴角浮现出一丝满足的笑意

  双眼见到林天成熊熊燃烧欲火的双眼,秘处和大腿上还黏糊糊的腻滑,此时最想做的就是尽快洗净下身,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深夜十一点多,在莲花村,自己也是有点脸面的人,虽然丈夫王德福不中用,但是对自己还是不错的,虽然现在已经死了,但是自己还没有和哪个男人做过那档子事,现在,被林天成狠狠的戳了一顿

  “你说啥俺嫂子在你回来的时候就不在”林天成猛的站起身体,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妈的,不会是被田刚那孙子掳走了吧

  “是啊我回来的时候,大英子就不在咋啦”张晓燕丝毫不忌讳,端着一盆水,撩起自己的裙子,轻轻的擦洗自己的下身,时不时的看着林天成,娇媚的刮了一眼,笑道:“你还真是一个汉子呢咯咯,我是寡妇,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感受那活儿了现在被你捅了,哼,你可不准对别人说不然我饶不了你”

  林天成慌忙的穿上裤子,蹦下水泥炕,提上鞋子,大手在张晓燕的肉奶上抓了一把,坏笑道:“你已经是老子的女人,妈的,老子以后还会干你啧啧还别说,你这嫩地方还真不错呢你哪也别走,老子去找我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