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盖世仙尊 > 第852章 我是雪你是泥

第852章 我是雪你是泥

  热门推荐:

  第八五零章我是雪你是泥

  “真的是……”丁浩和郭晓等人,也全部都抬起头。

  眼前这个正从廊桥上走过来的圣女,她的脸孔虽然和香雪颇有不同,可是不得不说,当第一眼看过去,真的可能会把她当成香雪!

  老铁喃喃道,“真的是奇怪了,明明是不一样的脸孔,可是为什么感觉那就是香雪呢?真的是完全不一样!”

  这是一个无法理解的事情。

  明明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脸,可是让你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某个人。

  丁浩的目光看着天空。

  “这就是天意的力量!”

  所谓天意使然,天不欺我!

  香雪用自己的生命去献祭,和天意进行交换!天意不会欺瞒,它得到了香雪的生命,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完成香雪的愿望。

  此刻漫天雪花飘飞,地面上站着无数的男女修士,怪不得飞腾他们没有找到,是因为天意要用这种直接的方式,让香雪站在飞腾的面前。

  根本不用寻找了,不用在人群之中寻找,她就这样孤零零的站着,站在飞腾的面前!准确的时间,准确的人!精准到分毫不差!

  就在此刻,天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天雷炸响!

  咔嚓!

  所有在场的人都是一惊,北雪国的这个季节不应该有雷声。

  不过丁浩知道,这或许就是天意告诉某些人,它该做的已经做完,这一场献祭,完成交易!

  春雷一声,在脑海之中炸响!

  凝雪的美眸猛地一睁,这一声天雷其实不但是宣告这次献祭已经完成,而且更重要的是,仿佛唤醒了她记忆之中什么东西。

  她这一生,都在雪国道宗修炼,资质优异,深得雪国道宗长辈们的关爱。不过她的心里却始终有些疑惑,那就是她的心底最深处,仿佛藏着什么。

  可每当她去追寻这些,她的脑海之中,又有一种浑浑噩噩的感觉!

  而伴随着刚才的一声天雷,她脑海之中浑浑噩噩的感觉,全部消失!

  她的美眸流动,扫过面前无数的人,无数陌生的面孔,直到一张坚毅的面孔,出现在她的美眸之中。

  当她和飞腾两人的视线一接触,顿时就仿佛密不可分了!

  她虽然没有恢复记忆,可是她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好像和此人有着前世的约定,今生来赴约!这一刻,她立即明白了,那些浑浑噩噩的东西,正是前生的约定!

  “有请圣女!”司仪官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圣女凝血只是顿了一下,目光就从飞腾的脸上离开,走出廊桥,走向另一个方向,在那里英俊的冰雪魔子正在等着她。

  “香雪!”飞腾等待了三十年,所有的记忆和思念,都在这一瞬间到达高峰。

  他绝对不能让香雪走出他的视线。

  “香雪,你不要走,你还认识我嘛?”

  圣女凝雪眼看已经来到冰雪魔子的身边,飞腾一下挡在她的面前。

  “什么情况?”下边看热闹的修士一下哄闹了起来。

  凝雪的美眸和飞腾对视良久,这才开口说话,不过口中吐出的字,却是让飞腾肝肠寸断。

  “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说完,凝雪绕过飞腾,走向冰雪魔子。

  冰雪魔子站在观礼台旁边的一座高台上,凝雪一步步的沿着台阶走上去。

  飞腾被一盆冷水浇的全身冰冷,不过他虽然憨,可是并不傻。他下一秒,就立即回过头,站在高台下,大声道,“你胡说!你刚才和我对视的眼神……我很清楚,你就是香雪,而且你已经记起了我!你否认不了!!”

  凝雪身躯一振,却是咬牙想要继续向上走。

  不过后边飞腾又大声道,“香雪,30年了!整整30年了,我等得好苦!”说着这句话,这个铁塔一般的汉子,脸上已经泪水满脸,口不能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凝雪已经恢复了记忆,她的脸上也已经爬满泪水。她本来想要违背自己的本心,为了北雪国,为了雪国的子民,嫁给冰雪魔子,可是当飞腾这样说,她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本心了。

  当下就想要飞奔回头。

  “混账!”冰雪魔子心中大怒,没想到突然冒个人出来搅局。

  他大步上前,走下台阶几步,一把抓住凝雪的胳膊,高高在上,低头对着飞腾吼道,“哪里来的山野村夫,你给我滚!”

  顿时,好些个冰雪魔宗的修士涌上来,想要拉走飞腾。

  飞腾虽然只是元婴后期,可是他是体修,又高又壮,跟妖修差不多。这些修士根本拉不动,几名元婴修士勃然大怒,张口吐出本命神兵,想要对飞腾出手,其中有一个,正是雪西子。

  “谁敢动手!”后方又是一声朗朗呼喝。

  丁浩和郭晓老铁等人一拥而上,把飞腾保护在其中。

  丁浩面对雪西子,冷笑道,“雪西子,你好了伤疤忘了疼嘛?”

  雪西子顿时吓得脸色发白,后退两步。

  老铁厉声吼道,“谁要动我大哥,从我尸体上踩过去!”

  冰雪魔子站在高台上,低头一看,竟然是丁浩等人,他目中射出怒意。

  “丁浩,在血池深渊,我和你并无仇怨,最多只是有些口中争端,你就要如此来搅我的局,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冰雪魔子森冷问道。

  丁浩抱着胳膊,叹道,“冰雪魔子,你还真是猜错了。你觉得我丁浩从东土大陆千里迢迢的跑来,就是来搅你的婚礼嘛?你真是高看了自己!别说是你的婚礼,就算是你爹你祖宗的婚礼,也不值得丁某我跑一趟!”

  “好大的口气!”下边大量的北雪国修士,全部都哗然,心说这个元婴初期这么狂妄?

  冰雪魔子脸上带怒,开口又问道,“既然我不值得你来搅局,那你现在怎么解释?”

  “怎么解释,好,我就给你一个解释!”

  丁浩转身,面向眼前所有人,大声道,“我这位飞腾大哥的道侣香雪,在30年前因为某些紧急的情况,向天意献祭!用自己的生命,献祭给老天,唯一的愿望,就是30年后在北雪国白凤城东城门外和我这位大哥重逢!而今天,就是约定的日期!”

  “什么?”

  “怎么可能?”

  “竟然还有这种事?”

  下边一阵混乱,有些人感觉根本无法相信,不过也有人觉得很可能。

  “其实倒也不是不可能,向天意献祭,古来有之,有些古老的宗门就懂得献祭之道!”

  “献祭生命,之为重逢,真是让人感动。”

  事情闹成这样,北雪国和冰雪魔宗的前辈都不得不出面了。

  雪国道宗的一位长者走出来,开口喝道,“一派荒唐之言!向天意献祭,只为了30年后重逢,简直是虚无缥缈之言,那你岂不是可以随便去任何人家的婚礼搅局,抢夺别人的道侣?你说这样的话,有何凭据?”

  丁浩道,“这位道友,我说这些话,当然有凭据!”

  “真的有凭据?”在场人等都是一愣。

  丁浩抬手一指圣女,“凭据就是她的心!一切的凭据在她心中!我说的是不是事实,与旁人无关,只有她自己清楚!”

  哗!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向一身盛装的圣女。

  雪国道宗的长者开口喝问道,“圣女,既然他说一切的凭据都在你心中。那你当众说一句,你是不是当初他的道侣转世,此人所说,是不是信口雌黄?”

  “这……”圣女满脸是泪,左右为难。

  其实她也不想和冰雪魔子结成道侣,可是如果不和冰雪魔宗联姻,北雪国的下场,就很可能是被冰雪魔宗消灭!到时候,宗门和长辈族人,全部都要死。虽然她是香雪,可是她在这一世,也有自己的守护!

  不过下边飞腾却又凄声道,“香雪,这30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嘛?”

  他并没有详细说怎么过来的,不过香雪心中很清楚,能够想象!她以前浑浑噩噩的时候,经常感觉到莫名其妙的痛楚,相信那些痛楚都是飞腾在最痛苦的边缘挣扎传递给她的信息。

  看着香雪不说话,在场的风向顿时发生了改变。

  “恐怕是真的!”

  “否则的话,圣女早就一口否认了!她这么犹犹豫豫,看来是真的。”

  “真的是没想到,圣女竟然是转世之人,还带着天意的使命!”

  冰雪魔子不等香雪开口,他先开口道,“丁浩,就算你说的是事实,又如何?”

  吸引来众人的目光,他朗声道,“在场的各位道友,你们听听清楚,刚才丁浩说,当初她的前世献祭,目的就是和这个人重逢!你们都听清楚了,是重逢!所谓重逢,就是再次见面,仅此而已!”

  说完这些,他大手一摆,“飞腾是吧?你已经和她见过面了,已经重逢过了,你可以走了!”

  他这句话,顿时扭转了风向。

  众人纷纷点头道,“对呀!那女人不是献祭就想要和这男子重逢,现在重逢也重逢过了,还要怎么样?”

  丁浩抱着胳膊道,“冰雪魔子,你少打马虎眼!重逢好像不是你说的那样吧?”

  “那要怎样?”冰雪魔子哈哈大笑,“难道前世做道侣,下一世就一定要做道侣?你们在场的所有人,你们身边的道侣,上一世还不知道是何人的道侣!现在是新的一世了,一切都和前世不同,当然有新的选择!”

  他高高在上,用手一指飞腾,朗声道,“在座的,你们都看看。论资质论修为论出身论相貌论年龄,无论是哪一点,他怎么跟我比?我是白凤城上边飘飞的白雪,他是墙角下的烂泥,任何女人都知道怎么选!”R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