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盖世仙尊 > 第531章 当众对质

第531章 当众对质

  第五二九章当众对质

  “真的没想到,本来想去偷光电竹,最后竟然把烈金风的整个小世界吞了。”丁浩嘿嘿笑道。

  想到烈金风老东西的表情,他的心情就更好。

  九奴笑道,“我也是没想到,这个紫竹妖这么好骗,我们整个就是一个空手套白狼,白白得了一个小世界。”

  其实他们对丁紫竹确实可以说是骗,毕竟那什么雷电魔诀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就把丁紫竹给骗到手了。

  丁浩又道,“不过也不能说是骗,九块舍利,我必须全部到手。到那时,就把雷电魔诀给他修炼就是!”

  九奴却是开口道,“我总觉得他用的电光诀和雷电魔诀有些隐隐的联系,说不定第七块魔尊舍利就要从他这里打开突破口。”

  九奴这一说,丁浩双目顿时猛地亮了起来。

  如果电光诀和雷电诀有联系,那么真的可以从丁紫竹为突破口,顺藤摸瓜,找到那一块魔尊舍利!

  “这次我们赚大了!你大爷的!”丁浩兴奋地爆了粗口。

  九奴道,“你也别太兴奋,如果丁紫竹剥离出祖脉,九烈道宗的大人物肯定要知道。你离开九烈道宗是个问题,事不宜迟,你赶紧准备逃走。”

  “是。”

  现在逃走是一个问题。

  丁浩本来就是冒险回来偷光电竹,现在好了,还要带走小世界。这样就势必惊动整个九烈道宗,到时候怎么逃走?

  九奴道,“没关系,还有我呢!实在不行,我只有再扛一扛!”

  虽然他对付丁紫竹耗费了不少力量,可是丁浩吸了丁紫竹本尊的大量灵力,又放出一些血云,滋养了九奴,可以让九奴继续出来活动。

  丁浩从矿脉之中出来,回到静室,发现静室里已经多了几张金铃符。

  他抬手一招,抓来一张金铃符,脸色一沉。

  他又抓来一张,脸色更沉。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正在担心这个,烈金风这个老东西就让我去!”

  这些金铃符,竟然全部都是唐元昊发来的,说烈金风让他去一下。

  “宴无好宴,不去!”九奴在吸星石里冷哼道,他已经把新生的血云都融合了。

  丁浩脸色阴沉道,“烈金风不是让我去他的院子,而是让我去议事大厅,用宗门的名义叫我,不去不好!”

  “这样……”

  九奴脸色低沉,烈金风用宗门的名义来叫人,没有任何弟子可以拒绝。

  正在此刻,外边又扔进一张金铃符,这次措辞更加的激烈。

  “烈金风说了,现在有一桩正道的公案等我去查证,让我半个时辰之内必须去,否则就来捉我!”

  九奴听这样说,震惊道,“他这不是泄露天机嘛?”

  丁浩道,“他就等着我惊慌失措逃走呢!到时候审问都不必了,直接将我拿下!”

  “是这样!好阴险!”

  现在烈金风肯定派了好多人把守了下山的各个方向,只要丁浩一动,他们就会直接出手!

  九奴想想又道,“至少他们现在并没有直接来抓你!”

  丁浩道,“毕竟我是老祖宗封的太子,他们不敢乱来,不过如果我真的被当众揭穿,老祖宗也不会保我,所以说烈金风真是用心险恶!”

  九奴也没有办法了,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丁浩脸色森然起来,“去就去!等会你让丁紫竹剥离!到时候,我看看烈金风是什么眼色!”

  九奴再次跳出吸星石,阴笑道,“主人你果然很有办法,到时候小世界剥离,道宗一片混乱,你刚好趁乱逃走!”

  丁浩将丁紫竹的智慧之光交给九奴,“呆会儿你跟他联系,到时候山下会合!”

  说完,丁浩直接打开阵法,走出了门。

  烈阳山顶,议事大厅。

  四个修士正脸色阴沉的坐着,听着唐元昊站在大厅中央述说丁浩的罪行。

  “丁大牛此子,在九州道宗所有的小世界我就认识他!”

  “那时候,他就行事乖张,手段毒辣,更是背着师门偷偷饲养妖藤,修炼魔功!”

  “到了后来,更是将碧玉金丝妖藤种植在学府山下,造出惊天动地的骇人事端,生生吸干几名师弟师妹的灵力,简直是恐怖至极!”

  唐元昊自己并没有亲眼见到,不过他凭着别人的只字片语,添油加酱,说的栩栩如生。

  “丁大牛竟然是这种人?”宗主元君尊者目瞪口呆。

  烈金风冷笑道,“我之前就说这小子是来历不明,他结丹之时,我明明感觉到有魔气从他身上散出!现在看来,我的怀疑果然没错,原来他在东土大陆的时候,就已经犯下该死的罪行!”

  那边坐在客位上的,是白云道宗的段元婴和孟令帅。

  孟令帅点头道,“真的是没想到,原来这丁浩,竟然早就投入魔道。他居然还在魔冢之中加入我正道联盟,唉,我也是被他蒙蔽了!家师有令,这次捉到他,一定要拿回我白云道宗好好审问!”

  烈金风道,“理所当然,凭着我和你师尊的交情,你们直接带走!”

  元君尊者一愣道,“这个恐怕不妥吧,就算是丁大牛就是魔道贼子丁浩,也应该由我们九烈道宗问罪吧。”

  孟令帅道,“禀宗主,我师尊说了,可以依次来。先由我们白云道宗审问,问完我们白云道宗的事情,再交还给九烈道宗审问。”

  烈金风道,“师叔,这丁浩先是在白云道宗作恶,理应先由白云道宗审问。”

  “这不妥。”元君尊者虽然为人忠厚,可是还是很讲究原则的。

  孟令帅心中暗自担忧,他们这次来目的就是拿出戮仙枪。可是这件事他又不敢摆明说出来,否则的话,九烈道宗动了贪念怎么办?

  因此他贿赂了烈金风,想要将丁浩先带走再说。

  可是现在元君尊者又不同意,这可怎么办?

  正在此刻,丁浩一袭白衣,飘然走进了议事大厅。

  “见过宗主,见过烈师叔。”丁浩各自行了一个礼。

  元君尊者道,“这是白云道宗的段元婴和孟真人。”

  丁浩又抱了个拳,“段前辈,孟师兄。”

  孟令帅立刻出言不善道,“丁大牛,你可认识我?”

  丁浩道,“当然认识。”

  孟令帅狂喜,拍案道,“你这是不打自招!你居然敢说认识我!你还不认罪?”

  丁浩疑惑道,“我也是封魔岛上封魔城的人,你孟师兄在封魔岛,谁人不识?难道认识你也是罪,那岂不是九岛人人有罪?”

  孟令帅怒吼道,“巧舌如簧!牙尖嘴利!你就是丁浩,你绝对就是丁浩!”

  丁浩回头看着元君尊者,奇道,“宗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厮演技一流,元君尊者也分不清楚,开口道,“是这样,九岛区域出了一个正道叛徒,叫做丁浩!白云道宗的道友怀疑你是丁浩,来兴师问罪了!”

  丁浩听出元君尊者也有不爽,连忙道,“既然如此,那白云道宗的二位前辈,你们拿出证据来,证明我是丁浩!”

  白云道宗虽然明知道这是丁浩,可是要拿出证据,哪有证据?

  孟令帅脸色铁青,冷道,“你这魔道贼子,狡猾无比!你说你是丁大牛,你先证明你是丁大牛!”

  敢情你们没有证据,这就好办了。丁浩心中好笑,毫不畏惧,反击道,“真是搞笑,你们白云道宗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嘛?莫名其妙跑到其他宗门,胡乱指责,那我先要你证明一下你是孟令帅!我的记忆里,孟师兄一直是一个讲道理的人!我怀疑你是冒充的!”

  孟令帅差点没吐出一口血,骂道,这魔道贼子果然能说会道,倒打一耙。

  这时烈金风拍拍桌子道,“丁大牛,你对白云道宗的前辈客气些,不要胡搅蛮缠!”

  你大爷的!丁浩暗骂一句,这个烈金风真的是很讨厌,呆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唐元昊走了上来,开口道,“丁浩,你不要否认了!别人不认识你,可是我很认识你,别说你改头换面,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识你!你就是丁浩!要不然,你不会把商彩云当成商云!”

  烈金风大声道,“对呀!据我所知,商云是商彩云豢养的夺舍之炉鼎,两者非常相像!而那商云只在九州小世界出现过,你认识商云,你还想抵赖嘛?”

  丁浩听了心里砰地一震,商云竟然是商彩云的夺舍之炉鼎。

  商彩云是绝体之身,生命不久,可以如果夺了商云的身子,她就可以继续好好的活下来!怪不得商云长得像商彩云,原来就是为了商彩云准备的。

  丁浩感觉到很难受,作为朋友,他实在不能见到商云被人夺舍。

  不过眼下,他也没空考虑别人,还是先把自己这一关给度过了再说。

  唐元昊又道,“丁浩,你不要否认了!没用的!不但我认出了你,而且唐鹏程和叶雯他们都认出了你!”

  丁浩咬牙不承认,抱着胳膊道,“什么认出不认出,你们要拿出证据来!”

  “证据,你当我们是凡人官府嘛?”烈金风冷笑,对着元君尊者抱拳道,“师叔,让我对丁浩搜魂,是真是假,一搜便知!”

  其实烈金风心里也有想法,白云道宗的人千里迢迢的赶来,想必这丁浩身上真的很有油水!自己搜了丁浩的魂,自然就知道有什么宝物!

  “搜魂!”丁浩脸色震怒,暗道,这烈金风早晚要弄死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