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盖世仙尊 > 第306章 血鸦岛(盟主加更)

第306章 血鸦岛(盟主加更)

  第三零五章血鸦岛

  若是遇到好处,丁浩当然不会落于人后。【】

  可是关键,聚灵大阵根本对他无用,就算是苦真人安排他进去修炼,他也要推脱呢。现在江少秋公报私仇,反倒是帮了他的大忙。

  “我之修炼,不在于打坐,而是在于杀人!”

  丁浩现在成功进入筑基期,要想提升修为,就要继续吸人。在道宗之中,不方便做这种事,最好还是去正魔战斗的最前方,找机会吸人升级!

  “丁浩师弟,我们是这一批前去晶石矿田挖矿巡逻之人,听说你这次也要去晶石矿田,那就一起出发吧。”前来寻找丁浩的,是苦真人的女儿苦柔。

  苦柔倒不像江少秋,她并不讨厌丁浩,只是有些不服!

  因为她的资质也不错,可是她爹却是从来没有夸赞过她,倒是把丁浩夸地好像一朵花,作为她心中难免有些不服气。

  “苦柔师姐,刚好我也不认识晶石矿田,那就一起去。”丁浩点头道。

  “那现在出发吧。”苦柔倒是性情爽快,一边走一边开口又道,“丁浩师弟,我爹爹说你气海修炼得如何的了得,我有些不信,人的气海怎么可能修炼得那么复杂?你闭关的时候,我就经常想这件事儿,刚好你现在也出关了,就让我看看你的气海吧。”

  丁浩摇头道,“苦柔师姐,气海修炼,乃是一个修炼者的根本!这里有着修炼者最大的秘密,就好像苦师姐的闺房一样,让别人闯进去,总是不太好的。”

  苦柔笑道,“你是男子汉,又不是大姑娘,给我进去看看,要什么紧?”

  丁浩表情夸张道,“男子汉的闺房也有秘密,就好像师姐闯进去,万一发现我在里边光着身体,那多不好意思。”

  苦柔见他说的夸张,脸色一红,啐道,“不给人看,是不是吹牛怕被揭穿呀?”

  丁浩才不理她的激将法,笑道,“苦柔师姐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在闺房之中没穿衣服被我看见,你是什么感觉?”

  苦柔脸色发红,白了他一眼道,“不看了!不答应就不答应吧,这种比方,怪羞人。”

  丁浩嘿嘿笑道,“话糙理不糙,师姐能相通就好。”

  看着丁浩和苦柔一起走向山门,不远处的山峰上,白云绕周,江少秋站在玉石栏杆后,双目中如同喷火一般,“可恶这丁浩,竟然又想要勾诱苦柔师妹,当真是想气死我!小子,这望海道宗以后有你无我,有我无你!”

  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个胖胖壮壮的男子,森然笑道,“少秋师兄,不如此次让我跟他们一批去矿田挖矿巡逻,寻找机会,到时候……”说到这里,他胖胖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如此甚好,这就多亏你了,袁师弟!”江少秋大喜,回头道,“等这次闭关出来,我就是筑基后期的修士了,事成之后,在道宗之中,你就是我江少秋的兄弟,我会尽所有力量帮助你!”

  胖胖的袁师弟嘿嘿笑道,“我听说宗内要挑选一批去魔冢的弟子……”

  江少秋连忙道,“这个小事,我保证你可以进入。”

  “那就最好!袁某去也!”

  这个袁师弟有着筑基三层的修为,对付丁浩这个筑基一层,绰绰有余!同时更重要的是,袁师弟长得胖胖壮壮,外表憨实,一般人很容易被他的外貌蒙蔽,还以为他是好人,其实此子心计狡猾,非同小可!

  “有了袁师弟帮忙,丁浩,你这次必死无疑的!”想到这里,江少秋的双目之中终于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苦师姐,丁师弟,等我一下,我跟你们一起去晶石矿田。”袁飞笑眯眯来到山门外。

  苦柔奇道,“袁飞,你不是第一批进阵之人嘛?怎么跟我们去矿田?”

  袁飞笑道,“第一批人太多了,让他们先修炼提升,我们这些宗门的老弟子,就发扬一下风格,让新进门的弟子去吧。”

  苦柔不疑有他,点头道,“我爹也是这样说的,所以我就没去。”

  袁飞又对丁浩嘿嘿一笑,“丁浩师弟,那我们就准备出发吧。”

  “袁师兄,多多关照。”丁浩微微点头。他之前见过江少秋在那边山头上,而这袁飞又是从山头上下来,以丁浩的精明,不可能不怀疑袁飞的目的。

  筑基三层!丁浩心中冷哼一声,若是你敢对我下手,别怪我把你这一身肥猪肉都给吸了!

  一起去矿田的有三十多人,除了丁浩、苦柔和袁飞,其他都是炼气期的弟子。矿田路途不近,这些人驾驶御空灵剑,长途飞行,恐怕灵力不足。

  正在丁浩好奇之时,苦柔却是对着绵绵青山之中吹了一声口哨,随即,两只白鹤从青山之中飞出,这两支白鹤通体雪白,羽毛光亮,红顶黑嘴,身形尺寸要远超一般的白鹤。

  等两只白鹤落在山门外,丁浩这才感觉到果然很大。

  “鹤爷爷鹤奶奶,这次有劳你们走一趟。”苦柔对两只白鹤,颇为有礼貌。

  两只白鹤虽然不能人言,不过可以听懂,当即张开翅羽,让众位弟子走上去。

  就在丁浩也要走上去之时,袁飞开口笑道,“丁浩师弟,我们俩就别上去了。”

  丁浩疑惑道,“这是为何?”

  袁飞笑道,“鹤爷爷鹤奶奶虽然善于飞行,可是战斗力不强,飞行之中,万一遇到敌人攻击,因此我和你一前一后,我带路你压阵,你看如何?”

  苦柔道,“压阵危险,丁浩师弟刚刚进入筑基,还是我来吧。”

  袁飞苦笑道,“可是他和鹤爷爷鹤奶奶又不熟,难道让他负责沟通?”

  苦柔道,“没事儿,鹤爷爷鹤奶奶又不是第一次去矿田,不沟通也可以。”

  丁浩心说有意思,他主动开口道,“那我就殿后吧,我倒要看看后边有什么魑魅魍魉!不管是谁,如果惹上我,我都让他有来无回!”

  丁浩话里有话,双目注视袁飞。

  袁飞心里咯噔一跳,心说这小子难道就看出我的意图?不过他随即心里又镇定了下来,暗道:刚筑基的小家伙,我就是摆明了阴你,那又如何?师兄我已经是炼气三层,明着暗着,我都不怕你!

  想到这里,袁飞微微一笑,“师弟你别怕,在后边若是遇到危险,你招呼一声,我自然会去帮你。”

  丁浩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出发吧。”

  呖!

  一声鹤鸣,两只巨型白鹤,带着三十多人,飞上天空。

  袁飞驾着飞剑,飞在最前边;苦柔飞在两只白鹤身边,居中策应;丁浩跟随在最后,他脚下踏着的是一块白色的尺状飞行灵器,正是苦真人的祥云尺。

  站在尺上,丁浩心念一动,尺子周边放出白色的祥云,包住丁浩,外人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朵云在飞行。

  “不错,好东西。”丁浩相当满意。

  远处山峰上,江少秋双目冷厉地看着天空中的祥云,咬牙切齿道,“可恶!师尊竟然如此的偏心!我早就想要得到这把祥云尺,谁知道最后竟然便宜了这个混账东西!你驾着祥云尺去死吧!”

  碧海蓝天,两只白鹤在天海之间飞行。

  两只白鹤身材很大,一对巨翅闪动,身形优美,在天空中自由翱翔。

  几个时辰以后,四周全部都是海面,辽阔无际,飞在这样的天空之中,感觉心旷神怡。

  让丁浩开心的是,这祥云尺不但可以放出祥云,而去还可以坐在尺上!不像御空灵剑,非要站立其上。祥云尺可坐可卧,丁浩躺在上边,枕着手臂,看看天空;又或者是长袖大袍,盘膝而坐,轻松而惬意,非常地舒服。

  苦柔也曾不放心,回头来询问。

  丁浩笑道,“没事,好的很,这祥云尺上宽敞的很,不如师姐也坐上来,我们并肩而坐,赏海潮观日落,倒别有一番意境。”

  苦柔道,“哪有你那么轻松写意,万一遇到危险,都来不及反应。”

  袁飞也到后边看过丁浩,见他如此,心中冷笑,小子你自己还不知道,危险就快到了!等死吧!

  一队人马,飞到傍晚。

  远处的天空尽头,红色的云霞漫天,就好像是满天流火,金霞尽染,深沉幽暗的天空,配上深沉的海水,这份神秘和壮美,难得一见。

  而在此刻,在前方的天边,出现了一座血红色的岛屿。

  苦柔开口唤道,“前方就要到血鸦岛了!鹤爷爷鹤奶奶,可以转弯了!”

  海面上飞行,没有参照物,血鸦岛正是一个用来定位的参照物。两只大鹤,调整方向,向着晶石矿田,做最后一段飞行。

  不过就在此刻,血鸦岛上空,突然升起一片红云,红云翻滚,竟然向着这边滚滚而来。

  苦柔愣了一下,“这些血鸦怎么都飞起来,它们这是要干什么?”

  白鹤对危险更加敏感,突然昂首一声报警似的鸣叫,“呖呖!”

  苦柔震惊道,“不好!这批血鸦飞起来,竟然是想要进攻我们!血鸦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呀,这到底是怎么了?”苦柔看着血鸦涌来,吓得喊道,“大家小心!鹤爷爷加快速度,逃啊!”

  这时飞在最前边的袁飞减慢速度,来到祥云尺旁边,开口道,“丁浩师弟,我们比一比看谁杀的多,如何?”

  丁浩懒散地从祥云尺上站起来,冷笑道,“好呀,只是搞点彩头才有意思。”

  袁飞装憨笑道,“大家都是一宗的兄弟,赌博就没意思了,有伤和气。”

  “也对。”丁浩也笑道,“那就不赌博,谁输谁就是小狗吧。”

  这一张是为了盟主自由的鱼加更,非常感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谢了!

  今天就四更了!血鸦为什么会突袭,血鸦岛又有什么好东西,咱们明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