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盖世仙尊 > 第2卷 第一二七章 第二天星辰台

第2卷 第一二七章 第二天星辰台

  感受到这股灵力,凌云霄等人一震,“有人突破了,这么快!”

  所有人都循着灵力的来源望去,只见一号星辰台上一个年轻男子身体内有白光一闪,所有看见此景的人,耳中都听见悦耳之音。

  那声音叮咚,动人心魄,听得人说不出的舒服爽适。

  “又是三像突破?这是谁家天才!”

  有人震惊道,“之前有柴世子三像突破,想不到今天又是一个!灵力四溢、宝光淬体、仙音渺渺!三像又是三像!天才!天才!”

  “是啊!真是没想到,这边还有人还没进场,那边就突破了。太快了,天才!”

  旁边一个老者猜测道,“此人莫不是舞州第一天才丁浩?果然了得!”

  听这老者一说,不少人都耻笑出声,“钱家主,你真是老了!丁浩才先天九段,大**还没到,怎么突破?”

  老者奇道,“不会吧,我这几天一直听丁浩丁浩的,怎么可能这么垃圾?他昨天不是还把一颗罡体宝莲送人嘛?”

  “罡体宝莲送人又如何?只能说明他是一个败家子!那星辰台上的,是杜家的杜三少爷,也是一位绝世天才!”

  听着后边的声声议论,凌云霄脸色微红,没开口说话。

  不过柳教习并不想放过他,开口问道,“凌城主,不知道舞州第一天才丁浩现在什么修为了?”

  凌云霄刚听完徐元琨的汇报,被柳教习这一问,顿时脸色尴尬。他只好回道,“这个,这个我倒是没有注意。”

  要死不死,偏偏这个时候后边还有一个家主想要讨好凌云霄,连忙探过头来说道,“丁浩是我舞州第一天才,资质一流,相信丁浩也不甘落后,肯定进入了先天大**!说不定直接进入炼气一层,都未可知啊!”

  凌云霄听得满脸通红,心里恨不得把这个家主拉出来踩死,你不懂还胡说八道什么?你这不是伸出脑袋让人打脸么?

  果然柳教习哈哈大笑,“凌城主,说说吧,那丁浩现在到底什么修为了?刚才徐元琨小将上来,可不是汇报这个事儿嘛?”

  柳教习这厮果然是阴毒,直接开口点出徐元琨,让凌云霄无法推脱。网

  凌云霄只好尴尬道,“丁浩他目前,咳咳,还是先天九段。”

  后边那个家主知道自己好像说错了话,也是脸色尴尬,只好又道,“丁浩天才资质那么好,理应会突破,只是时间问题,时间问题。”

  “时间问题?”柳教习脸色一寒,冷笑道,“此子生xìng孟浪,修为不如人,也不知道苦练!昨天晚上还出去,据说送了一枚罡体宝莲给一个根本没有培养价值的废材!真是愚不可及,不堪大用,凌城主,你所托非人啊!”

  凌云霄被柳教习当面批得无话可说,只有脸色通红,强自回道,“柳教习,现在比赛才刚开始,谈论这些好像有点早。”

  “看来你还是对他抱有希望啊。”柳教习哈哈大笑,又道,“凌城主,有句话我要送给你!”

  凌云霄道,“什么话?”

  柳教习嘴角轻蔑地吐出几个字,“烂泥扶不上墙啊!”

  凌云霄心中大怒,不由得回道,“柳教习怎么如此说话?丁浩再不济,也是我舞州一等一的天才,超一品资质,出窍灵气冲高二十米!怎么能用烂泥作比?”

  柳教习毫不客气道,“凌城主,你们说来说去就是超一品资质和出窍灵气,然后还有嘛?然后他还做了什么?还有你能拿出来炫耀的嘛?他为人胡闹怎么不说,他修为远逊旁人怎么不说,他就是永远躺在原地的烂泥!”

  凌云霄道,“怎么没有可说的,他秋猎第一!”

  柳教习道,“那是他耍赖所得!”

  看着他们斗嘴,老神仙哈哈一笑,捋着胡须道,“看比赛,今年真是人才济济啊,一号星辰台又出事儿了。”

  凌云霄和柳教习两人这才停下斗嘴,把目光看向一号星辰台。

  只见一号星辰台上,一个少年傲然站立,一表人才!手拿双剑,星辰般的双目看向刚才刚刚突破的杜三少爷,这个英俊少年正是呼声最高的柴世子!

  柴世子冷哼道,“杜老三,恭喜你突破了,不过可惜你站错了台子!”

  杜三少爷也是少年天才,傲气得很。他刚刚才突破,一股狂傲之气还没散去,开口冷笑道,“我哪里站错了台子?是你选错了对象!柴世子,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我也是炼气一层!”

  “炼气一层也有高低!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杜家珍藏了一颗碧波丹是不是刚刚被你吃掉了?”

  杜三哈哈大笑道,“那你家珍藏的碧波丹在哪里呢?”

  柴世子脸色发红,“我没吃碧波丹照样突破,你给我死下去!”

  说话之中,柴世子手中的一对龙蛇剑,顿时射出夺目光华!

  “龙蛇起陆!”

  随着柴世子的进攻,那紫色的星辰台上仿佛出现了一龙一蛇,两道光影在紫色的星辰之中盘旋进攻。杜三公子虽然实力也是不错,不过根本不是柴世子的对手,步步后退!

  就在杜三公子退到星辰台的边沿,柴世子星辰般的双目一凝,吼道,“满地龙蛇!给我滚下去!”

  随着他这一声,杜三公子根本连立足之地都没有,无可奈何,跳下星辰台!

  裁判道,“柴高阳胜!积两分!”

  看见柴世子神威大发,下边观战之人全部都鼓掌叫好。主席台上,众人也都是点头称赞,“到底柴家还是家蕴悠久,不得了,厉害!柴世子果然是这次会试的头号热门人物!”

  凌云霄点点头,虽然柴世子并不算是舞州人,可是也确实是一个少年英才。

  柳教习道,“柴世子不错,要比那什么舞州第一天才强!”

  凌云霄大怒,心说你什么意思,你非要看我的笑话嘛?

  正在他们议论没多久,丁浩就出马了。

  其实丁浩没想那么早出马,事情还是因为商海。

  柴世子占据一号星辰台以后,没有人再敢上台挑战。一号台的裁判就在台后点燃一炷香,这一炷香刚好可以烧半个时辰,如果没人上台,就说明柴世子没有敌手,自动晋级。

  柴世子得意洋洋,就地盘膝而坐,旁若无人,开始xiū'liàn。

  于是所有人就来到了二号星辰台,这边本来是小王爷的地盘,不过小王爷并没有出现。老虎不下山,猴子就称王。

  二号星辰台是一片乱战。

  商海也是看这边好像没什么真正的强者,于是就跳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