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26章 七百二十六,啥叫正经商人

第726章 七百二十六,啥叫正经商人

  第二天一早,王老实还没彻底醒过来,就让羞臊难当的唐唯赶出家门。【】≮∈网≧≈.╊┿.

  必须这样,姑娘这辈子就没如此丢人过,唐唯脸皮还特薄,王老实这货就没点自觉,稍微懂事儿的,就该趁早先撤。

  他可倒好,没脸没皮的赖在这儿呼呼大睡,唐唯哪里受得了。

  王老实在屋里还好,安保人员这一晚可够受的,王老实一上车就表示了抱歉,平时他很注意这样地情况,尽量避免。

  车上已经多了一个人,艾碧菡秘书没有等在办公室里,而是直接来到车上,她拿出了工作安排。

  王老实最近太松懈了,几乎忘掉自己还有事儿要办。

  一个是企鹅事件需要一个圆满的收尾。

  第二,gs滨城的剥离工作即将结束,早就该启动重启计划。

  第一件事儿好办,无非就是给双方来个漂亮的,让脸上好看,都有个台阶下,然后该干嘛还干嘛去,这事儿甚至都不用王老实自己出面,懒点的话,整一篇花团锦簇的声明都行。≮v≦≤.╬.

  滨城的事儿就不那么简单了,gs华夏公司与滨湾广场的整合计划里,gs将要剥离不少原来进行的投资,那才是gs华夏公司最有价值的部分,剩下的不过就是点基础投资,还有一个光鲜的壳儿。

  严格意义上,王老实的行为有侵吞国有资产的嫌疑。

  哪怕王老实不要求控股,都沾了大便宜。

  如果还是路亮工在滨城,王老实这想法实现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但现在滨城说了算的是张书俞。

  王老实认为自己跟张书俞之间出了那么恶心人的事儿,和平相处都是奢望,所以,他对gs与滨湾重组都失去了兴趣。

  万没想到,张书俞办事儿讲究的不像话。

  他没有设置阻碍,反而加了改组进行。∈≠.╊.

  滨城给gs来了重组的立项计划,就等着王老实回滨城具体谈。

  大框架现在就在王老实手上。

  王老实看的很仔细,反复看了两遍,有点不大敢相信,滨城的框架基本上都在他当初提出的建议范围左右,有些变动,但影响不大,等于就是同意了他最初的提议。

  想了好一会儿,王老实跟艾碧菡说,“通知开会!”

  一个小时候,王老实召集的会议召开。

  整个会议持续了一整天,实在不是小事儿,需要评估的太多,滨城递过来的美味很诱人,可吃下去会不会影响消化,实在不好说。

  当初王老实提出建议,也有漫天要价的意思在,等着滨城落地还钱。

  现在意外来啦,吃还是不吃。≦∥∧≮⊥∈∈≥∧.╃┼.╬

  头一个犹豫的就是王老实,滨湾项目价值几何,他用不着预测什么,现在的滨湾广场已经是滨城的标杆项目,其价值已经不是当初的烂尾项目所能比拟的。

  华夏与洋鬼子那些国家不同,契约精神还在推广阶段,而且一旦涉及到某些层面的时候,前面无论铺垫多少,都是无用功,很可能一夜间甚至是一句话就能翻转,吞下去的肥肉转眼儿就是罪证。

  王老实不考虑都不行。

  不光是他顾虑重重,与会的其他人同样都担忧,张书俞敢这样做,目的纯不纯先不说,就算他是真心实意,以后呢,满打满算,张书俞在滨城还能当家几年?

  换来新家长后,谁能保证人家就认可不追究?

  虽说这种后任推翻前任的概率并不高,但不是没有。

  刘美娟说,“王董,要慎重。”

  邱宏伟也破天荒表意见,“老板,再想想、再想想。.┭┮.┯”

  那新沉默不语,脸上表情早就说明他的态度,这事儿透着悬乎。

  会议室里气氛凝重,商讨的事情过于重大,一旦决定,很可能是王老实一系未来几年重点项目,不容闪失。

  负责服务的人也只有艾碧菡,她不停的给众人端来咖啡和茶,还得不时打开窗户透透气,今儿屋里烟雾缭绕的格外出奇。

  王老实挠了挠头,扭头看司家瑞,这位老先生一直没言语呢,“司教授?”

  老同志抬了下头,毫不掩饰的说,“王董,我们这个便宜占多大?恐怕再大,也排不上号儿吧。”

  嗯?

  司家瑞同意!

  屋里人都有些惊讶,包括王老实,他刚才真行乎,毕竟这是华夏。

  “教授,你的意思是?”

  司家瑞端起杯子,刚要喝,艾碧菡已经过来,伸手拿过杯子,给老头又倒满,他说,“广甸钢铁公司那事儿还记得吗?”

  广甸钢厂是个中型炼钢企业,在几年前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重组。

  此事当时闹得非常厉害,可最后不了了之,广甸钢铁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一家民营企业,甚至还搬迁到了滨城郊区。

  如今这家企业资产竟然达到上百亿元,可新的主人投入甚至不足二亿,圈里人无人不知。

  要说其中没事儿,打死也不会有人信。

  王老实突然警醒了下,问,“做广甸的人里都有谁?”

  司家瑞神秘一笑,说,“都是无名之辈,但手法老练,想来没少干这勾当。”

  王老实变得认真起来,“我知道,但是谁很重要。”

  丁震源突然插话说,“落实,你怀疑什么?”

  王老实笑了,身体后仰,翘起二郎腿,咂摸了下嘴儿说,“还用怀疑?都是老套路,能糊弄谁啊?我刚才突然在想,没点邪的歪的,在咱华夏是正经商人?”

  那新吐出一个词儿来,“自污!”

  “我犯得着吗?”王老实摇晃了下脑袋接着说,“别人都拿了,我凭什么不能拿,人家可以天衣无缝,咱就不行,别说你们不够专业,就凭诸位这本事,搁在古代,谋朝篡位还不手拿把攥?”

  几个人脸上都是古怪,特么的这比喻实在够没溜儿的。

  最终决定,王老实率队去跟滨城谈,企鹅这边儿交给司家瑞打。

  临散会的时候,司家瑞又谨慎了一次,劝王老实说,“我们若已接受最坏的,就再没有什么损失,别勉强,量力而行。”

  王老实难得稳重一次,说,“放心!”

  针对滨城政府的谈判,王老实不敢随意,特别吩咐丁震源组织团队,他的要求很明确,“我要率领一支世界级的团队出现在滨城!”

  丁震源说话很严谨,告诉王老实,“我需要时间!”

  时间?

  不富裕,但绝对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