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15章 七百一十五,等待他最后的决定

第715章 七百一十五,等待他最后的决定

  滨城方面突然以为一个项目陷入了被动。【】

  之前还都谈得好好的,咋突然就没了音信,哪怕联系上,对方也是含含糊糊,没有痛快话。

  项目不小,总投资额达到三十多亿元,不光是投资额,连带着滨城新区在国内板块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为了和京城方面竞争,滨城甚至咬牙拿出了压线的政策。

  所谓压线,几乎就是违规,这需要承担责任,为此特意召开了市常委会,形成了决议,这是集体决定。

  政策力度放眼全国,无人能及。

  按说对方应该再没有什么推托的余地。

  偏偏不是,人家企鹅公司好像忘了这个事儿一样。

  张书俞很不理解,他几次催促招商部门,弄清原因,若是自身原因,咱自己改正,要不是,那就死了心。

  打听消息一点都不难。

  张书俞听完汇报,差点没忍住,要是笑出来,实在有损其威严。

  “不急,我们也别催,随他们去,咱慢慢等。”

  张书记的态度,让不少人大大松了气,这个事儿压力实在大,书记不急了,下边儿人自然就松快。

  尤其是招商局的几位大爷,弹冠相庆,这特么的,差点被*死,还是王董牛掰,照死里收拾那帮货,书记为啥不急,收拾完,企鹅就等于是咱滨城,落户新区根本就没跑儿,用不着再去装孙子。

  想法似乎是有理,其实他们想简单了,若王老实真的拿下企鹅,数据中心肯定不会落户新区,不为别的,光是空气质量就足以让数据中心时刻处于危险中,滨城沿海,新区更是直接在海边儿,空气中盐分,尤其是含硫量,对服务器的腐蚀相当严重,建设没啥,维护会增加不必要的巨大成本。

  最合理的数据中心,采取风冷自然降温,会降低很多成本,因为空气原因关闭外循环空气制冷,而改为内循环制冷,成本一般企业很难承受。

  王老实对此类重大事情,一般会讲科学,不会为了某些因素,逆科学而为。

  因为控制权的问题,企鹅的业务颇受影响,股市上也因为传言而出现波折,一开始市场担忧企鹅高层动荡连续几天都小幅下跌。

  后来媒体披露了争夺控制权的另一方是王落实,投资者因为对王老实的信心,又戏剧性的连续上扬,不少资深股评人都表示出信心。

  他们的观点出奇的一致,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对企鹅都应该是利好。

  如果马团队留在企鹅,说明王落实对马的能力绝对信任,那么企鹅的未来必然值得期待。

  若马团队出走,王落实必然接管,企鹅会因为王落实这样宗师级别的人物掌舵,加上海量的资金,前途更令人期待。

  来自美帝的骨灰级金融巨鳄跟朋友聊天时说,“有王落实先生主导的事件,经验几乎没有作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安静等待他最后的决定。”

  怎么听都是倍儿有道理,就算想反驳,都找不出切入点。

  艾碧菡最近忙着会议准备,也有繁杂的资料工作要做,并没有给王老实提供类似的媒体简报。

  倒是唐唯很上心。

  她目前闲暇时间多,自然就有时间做些事儿,尤其是她知道王老实最近忙的就是企鹅,她不会多谈论,给王老实收集点资料,应该不算介入工作,只能是她对王老实的支持。

  王老实看了唐唯给做的简报,乐不可支,他问唐唯,“都是这么说?没有人说点恶心人的话?”

  唐唯轻声反问,“你是想听好的还是不好的?”

  王老实把电脑盖合上,笑着说,“不看了,给我说说,最进你们学校有什么新鲜事儿。”

  唐唯以为自己弄得不合王老实心思,微咬了下嘴唇问,“我做的那个不对?”

  王老实拉过唐唯的手,以前是不行的,最近唐妞儿不怎抗拒了,大概这次是等着王老实说话,一丝抽回的力气都没有,“那是工作时间的事儿,现在下班了,咱放松放松。”

  “哦。”

  想了一下,唐唯笑嘻嘻的说,“后天,我同学结婚,算不算?”

  王老实问,“你去吗?去就算,不去就不算。”

  唐唯说,“我接到了电话,也想去。”

  “大学同学?”

  “嗯,本科时候的,你认识的。”

  王老实听了一愣,自己认识的,唐唯大学同学倒是有几个,可现在名字他都想不起来,就问,“谁啊?”

  “姜丽。”

  “哦-----”王老实虽说记忆力衰退的厉害,那是针对前世的事儿,姜丽这位唐唯老大姐印象还是深刻的,名字一提,立马想起来,“她比你大几岁?”

  唐唯想都没想说,“两岁。”

  王老实说,“结婚够晚的。”

  手嗖的一下,从王老实手里抽了出去,小美人气鼓鼓的瞪着王老实。

  王老实还是嬉皮笑脸的说,“是后天吧?我也去成吗?”

  唐唯问,“你去干吗?”

  “主要是陪你去,姜丽也认识,咱俩都这样了,不去人家会埋怨你的。”王老实说的煞有其事,丝毫没有脸红。

  唐唯捂着嘴乐,说,“要不要脸啊,咱俩哪样啦,你说清楚!”

  王老实嘿嘿一笑说,“就那样呗,给句痛快话,让去不让去。”

  唐唯眼珠子转了好几圈儿才说,“你等我一会儿,我打个电话。”

  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去了卧室。

  本以为也就半分钟的事儿,结果愣是通话一小时,王老实都快睡着了,唐唯才出来。

  看到唐妞儿,王老实忍不住说,“不至于吧,我去参加个婚礼难不成还得开个电话会议,然后再表决?”

  唐唯刚才还喜庆着,这会儿脸上多了一丝惆怅,怏怏不乐的说,“姜丽同学同意你以娘家人的身份参加婚礼!”

  待遇是不错,可怎么通完电话,唐唯就变了个人,说好的欢乐咋没啦?

  分析能力上,尤其是对社会上人的分析,王老实比唐唯强太多,可能是姜丽刚才电话里说了些伤感的话,婚前综合症么,总是有的,王老实也没往心里去,既然唐唯情绪被影响了,那就逗逗,故意问,“那我是以朋友呢,还是家属身份去?”

  唐唯一时脑袋有点懵,啥意思这是,迷惑不解的看着王老实。

  王老实多会得瑟啊,伸出手指头二根说,“以朋友,你随礼,我也得随礼,咱俩两份!”

  停顿一下,伸出一根手指头,“家属,咱俩就随一份礼,两人吃,经济上划算。”

  果然,唐唯哭笑不得,一通嫩拳砸在王老实身上,“叫你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