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13章 七百一十三,再吓唬他们一顿?

第713章 七百一十三,再吓唬他们一顿?

  邱宏伟办事儿效率相当的高,老早就给王老实送了一份与会人员名单。

  国内部分没啥,是谁就是谁。

  国外的没有,邱宏伟不敢自己做主。

  王老实拿起笔,添了两个名字,查芷蕊和傅颖,思量了一会儿,又把查芷蕊的名字划去。

  这就是事情的过程,傅颖傻傻的给自己添病。

  邱宏伟又找王老实问会议在哪儿召开。

  王老实想了下,问,“哪儿清静、凉快?”

  老邱还真不好建议,好地方都已经成了旅游景点,价钱不是问题,清静就难了,哪哪都是人山人海,半天他也想不出地方来,何止要清静和凉快,还得交通便利呢,档次也不能太差。

  发现老邱为难,王老实突然冒出个念头来,说,“你跟前苏食品的程总商量下,或许他有什么建议。”

  邱宏伟顿时一松,笑眯眯的说,“那好,我去跟程总联系。”

  老邱走后,王老实又开始琢磨人的事儿。

  开过小会儿后,王老实认可了针对企鹅马老板团队的政策,只是大棒那儿,他还觉得不够味儿,威力严重不足,没打疼。

  艾碧菡工作很细致,她领头的秘书办公室有好几个人负责具体事务,人多好办事儿,她们已经收集整理了一些媒体的文章,隐约间在指向企鹅的事儿。

  王老实觉得都是无稽之谈,满篇全是扯谎,一些不要脸的货,把自己放到所谓道德制高点上,说别人的不是,好像他自己多仁义似地。

  在他眼里,这些人除了在耳边嗡嗡叫唤,其他屁的作用都没有。

  那新建议发出要约,更主动些,逼迫对方,省得他们老是没事找事儿。

  没事儿找事儿这个形容很确切,马老板这一通闹腾,很典型。

  要不就再吓唬他们一顿?

  ※※※

  王老板在盘算使坏,想着怎么祸害人。

  南创的韩书记也开始寻找合适的方式。

  首先,王落实是华夏乃至世界上著名的企业家和投资人,更是经济理论家,地位不低,前途也远大,领导人多次接见,人家还给上层讲过课,一般的人未必说得上话。

  第二,这件事儿不小,涉及市值数百亿的企业,不是随便就能说话的。

  书记同志认为,让双方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才是双赢的正确途径。

  韩书记给自己多年前的一个朋友打了电话,那位朋友在京城部位里工作,接触面儿广,算是个消息灵通人士,或许能摸清门路。

  “闫局,我是南创韩顺江啊。”

  “是韩书记,来京城啦?”

  韩顺江一听,就知道人家记着交情,就笑着说,“下周去京城有个会,这不是提前打个招呼,免得闫局忙,没时间嘛。到时候你说我恶客登门,多冤枉。”

  那位闫局哈哈大笑,“韩书记你只管来,我是随时恭候。”

  韩顺江应承下来说,“那就这么定,我也不空着手去,弄二两好茶叶怎么样?”

  “说话算话,可不兴唬我!”

  “对啦,跟你打听个人。”感情话说得差不多,韩顺江进入正题。

  人家闫局也不傻,不年不节的,这个电话突兀,必然有事儿,果然,事儿来了,就问,“打听人?哪一位?”

  “王落实。”

  认识不认识?必须认识,还相当熟,闫局心里敲鼓,觉得这韩顺江不是打听,而是找****儿来的,老闫的耳朵长不是忽悠人的,他消息真的灵通。

  南创,王落实,两个名字捏到一块儿,可不就是如今热门的企鹅控制权之争的事儿。

  老而不死是为贼,能混到一定份上,就没让人省心的,老闫笑着回答,“他啊,听说过,也打过一次交道。”

  韩顺江心中一喜,真是没找错人,想了下措辞,问,“老闫,没外人,给老朋友指条路,谁能跟这个王董说上话?”

  闫局呵呵的笑了几声问,“是那个姓马的找了你?”

  韩顺江没否认,直接说,“企鹅公司是南创的旗帜性企业,不能出问题啊。”

  闫局也就是以前的闫司长心里忍不住对这位韩书记说,“你觉得王落实不如那位马总?”

  “也不是------”韩顺江说不下去了,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思考过,打这个电话,他是站在南创的立场上求稳,王落实名气是大,但万事皆有风险,企鹅是上市公司,发展势头良好,不该去冒险。

  企鹅将是承担南创更多积聚效应的企业,不容有失,韩顺江叹口气说,“老闫,我也知道王落实更有实力,可南创损失不起,我这也------”

  老天爷,你明白了吧,有些话只可意会,说出来伤脸皮哟。

  人家闫局当然明白,这位韩书记在南创已经三年多,到了该动一动的时候,眼下最大的的政绩就是稳定,任何风吹草动都不能有。

  何止是这位韩书记,包括闫局自己,不也想着挪挪位置,全华厦活动心思的人恐怕不止他们二人,成千上万的人都在活动。

  老闫现在已经很理解韩顺江的选择,换位之后,他发觉自己可能也会像韩顺江一样,他建议说,“原来高教司的张司长你认识吗?”

  韩顺江仔细想了好一会才问,“刘局委的夫人?”

  “对,就是她,如果她肯从中调解,或许还有余地。”

  没再想如何求到张司长头上,韩顺江明显从闫局话里听出来一些东西,“王落实确定要动手啦?”

  人家老闫其实也不知道,但通过他对王老实的了解,马老板这么不懂事儿,不动手谁都对不住,“我不确定,如果我是王落实,绝对趁此机会一锤定音!”

  企鹅之争的核心在于王老实是否要加大收购和控制企鹅,至今谁也未披露王落实的真实意图,这增加了不确定性和猜测。

  老闫的一个经济界的朋友曾经分析说:

  此次企鹅面临的危机首先来自管理层自身的懈怠与失误。

  王落实如以收购控制企鹅为目的,两强相争必有一伤,甚至伤及企鹅自身,最好的结果,是双方把趋势和风险看清楚,在规则的范围内做互利的妥协。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王落实掌握着整件事的绝对主动权,企鹅管理层错误的判断了形势,也做出了相当不理智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