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11章 七百一十一,胡萝卜加大棒

第711章 七百一十一,胡萝卜加大棒

  严萍的爱情问题,王老实不想碰,也不敢碰,更不能碰,真的是人家自己的事儿,女人疯狂起来很恐怖,王大妈打根上起就找错了人。

  如果交情真到那份上,王老实宁可给她出个主意,把你闺女腿打断,比啥都强,要不就当没生过这丫头。

  此主意要是说出去,挨抽的几率无限接近百分之百。

  不过这事儿倒是提醒了王老实一件事儿,各个公司里的人事问题,从单个家庭角度说,严萍搞拉拉是大事儿,一辈子的,从传统意义上,也算是胡乱搞,与主流社会格格不入。

  哪怕再跟国际接轨的华夏公司,也无法容忍此类的独特爱情观。

  感情是个事儿,其他的呢?

  有苍蝇,肯定也有老虎,目前那新掌管的监察部门或许紧盯着的都是那些危害极大的老虎,类似严萍这样的苍蝇恐怕触及不到。

  感情都乱到这个程度,严萍同学的工作情况如果不受影响,打死王老实都不信。

  如此一来,就牵扯上基层工作效率和公司的绩效管理上。

  防微杜渐的事儿明显没做到位。

  这么一盘算,王老实觉得有必要重视起来,从个人财富上来说,王老实没有必要再奋斗什么,到了他的程度,更多是企业责任和社会责任,增添他个人的成就。

  查芷蕊大概是明白了什么,不再搭理王老实。

  王老实也没再逗弄,发了一条:‘开完玩笑,我该睡啦,晚安!’

  查芷蕊回了个:‘知道啦。’

  翻了个身,王老实看了下时间,不算太晚,才九点多,就给艾碧菡拨了电话。

  小艾同学这两天实在不顺心,她被迫见了一个小伙子,是她老姑给介绍的,非要认识一下,见是见过,小艾没啥感觉,处于礼貌跟对方吃了顿饭,本来想aa制的,人家小伙子热情,没给她机会。

  结果分开后,艾碧菡告诉她姑,不合适。

  本以为就完了呗,没成想,那位还死心眼儿,一天的功夫,发了五六条短信,内容倒是很正经,可烦啊。

  就在吃过晚饭后,那货没羞没臊的又打来好几个电话,艾碧菡算是没脾气的,也给气急啦,直接挂了电话。

  刚敷上面膜,电话又响。

  小艾真怒啦,愤怒的冲着电话喊,“你有病啊,没完了还是怎么地?”

  那头儿,王老实赶紧把电话拿开,省得耳膜受损,没想到啊,这小丫头片子嗓门儿真不赖,得多少度啊!

  正打算说话,电话已经嘟嘟的响,人家艾秘书已然挂机。

  估计是有谁惹到小艾了,王老实先排除公司内部的人,应该没人胆子肥到这份,算了,换个人吧。

  王老实又找邱宏伟,老邱最近闲,给他找点事儿干。

  邱宏伟说话永远那么恭谨,“老板,我是老邱。”

  王老实客气了句,“老邱还没休息吧。”

  邱宏伟说,“没那,有事儿您说。”

  王老实略一停顿说,“是这样,我打算开个会,范围就是各公司总监及以上级别的,你看着安排一下。”

  他的话是临时现改的,原本他是打算明天开这个会,临了一琢磨,忒没人味儿,也太任性,亏着小艾那头儿电话没接,要不然,各个公司还不都得乱了套,那么老多人,就明儿个开会,还不折腾死。

  老邱试着问,“老板,会议主要内容是什么,需要通知吗?”

  王老实早有打算,直接说,“不需要通知,让他们来开会就行。”

  邱宏伟多聪明,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说,立马表示,“我会尽快协调好,定下会期再跟老板汇报。”

  王老实补充说,“除非身体原因,不许请假。”

  这得有多严重,老邱心里开始敲鼓,最近有啥大事儿?好像没有吧,接口说,“明白。”

  ※※※

  马老板这两天表面上日子过的很惬意,京城可以提升格调的地方不少,老马也是业界牛人,找几个志同道合的得瑟完全不是问题。

  他认为有必要在舆论上获得支持,逮谁跟谁倒苦水,创始人被恶意资本驱逐的故事很有嚼头,也更容易获得同情。

  连日来的扯皮,还有猛然遭受的羞辱,让马老板终于失去了耐心和平常心。

  尤其是在第二日晚上的一个酒会上,酒量不咋地的马老板放言,他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

  王老实压根就没关心,不代表别人不知道,那新基本上在关注。

  周四一早,那新就来敲王老实家的门,把两天来马老板的言行汇报给王老实。

  王老实没说他打算如何应对,收拾好自己,“先跟大伙儿汇合再说。”

  一路上,那新都没有从王老实那里得到任何信息。

  不是王老实故意不说,他心里矛盾,原则上,老马这种行为是*宫,可翻过来说,也是自己这边儿*的,某种意义上说,王老实自己这不地道,哪怕没那个想法。

  快下车的时候,王老实睁开眼说,“小艾,通知马总,会谈取消。”

  一路上,艾大秘都红着脸低着头,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已经意识到昨天骂得是谁。

  本来打算早上解释的,可人家那总一直在,她没得到机会。

  王老实说了话,艾大秘慌乱的回答说,“哦、我、马上打电话。”

  王老实办公室里,几大牛人凑齐,那新介绍了情况,王老实敲了下桌子说,“议议吧,人家要拼命,咱怎么应对?”

  那新最先开口,他在了解情况的过程中,就已经在琢磨,说,“我觉得那位在虚张声势,真有那个想法,也不会满处嚷嚷。”

  “这我知道。”王老实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一脸轻松的说,“关键是我们用什么态度?”

  那新恶狠狠的说,“人是苦虫,不打不中!”

  这货的意思要教训一下,不是一g子打死。

  王老实扭头看丁震源,老丁在美帝金融市场上摸爬滚打过,论凶残,王系中他排第一。

  拥有美帝范儿的丁总更讲究利益最大化,他说话慢条斯理,“直接拿控制权和让出部分股份都有伤我们的权益,折中的办法就是胡萝卜加大棒!”

  没等王老实表态,司家瑞也表示赞同这个观点,“我想王董从没有接管企鹅的想法吧?”

  众人都看王老实,王老实痛快的点头承认。

  司家瑞说,“我听艾秘书已经通知对方中止谈判,大棒已经开始挥舞,那就商量下胡萝卜怎么给吧。”

  都特么的妖孽,王老实总算有了成就感,这几个货不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