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707.第707章 七百零七,狗剩动手啦

707.第707章 七百零七,狗剩动手啦

  美帝老百姓有个小镇情节,光是小镇就有数不清的评选,神马最美,最适合养老,最佳旅游等等,门类繁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有一点得承认,评选结果大都是比较靠谱儿的,评出来的确是有各自的特色。

  其中有个小镇叫圣弗瑞安。

  正好位于西部两大城市中间,周围也有不少著名的风景名胜。

  圣弗瑞安号称是美帝最适合居住的小镇之一。

  此时,美帝闹心,底气不足,华夏人腰杆子硬气,挥舞着大把的美刀到处在抄底。

  这类抄底大多都有迷惑性,美帝的法律很缺德,好些个条款就不是给正常人看的,啥奇葩的都有,要是外国人来到美帝置办产业,第一条先找个当地的律师,要不然光听经纪人拿嘴忽悠,哪怕看了实物,最后挨坑都是妥妥的。

  美帝人心黑手辣是自古就有的,虽说他们历史不长,可办的不要脸事儿比上下五千年历史的华夏都多。

  圣弗瑞安镇靠西边儿一栋房屋里,就住着不少惦记的季总,如今人家已经叫罗德里克李。

  老季在美帝住的很踏实,有时候睡觉都能笑醒喽。

  主要是这货太佩服自己的远见。

  老早就运作这个事儿,稍有风声,立即远遁海外,美帝这么牛掰的强国,你张家在华夏厉害,但到了美帝照样任嘛不是。

  他根本不担心张家敢到美帝来报复,就一个底气,他现在是正儿八经的美帝绿卡,还申请了美帝国籍,很快他就是美帝人啦

  到时候,他可以到美帝教堂信个教;

  也可以学美帝人去超市疯狂采购;

  还可以说一口流利的美帝范儿的话,跟美帝人一样,举个牌牌上街闹事儿去。

  哪怕张舒云来了,当着面儿,季景程都可以摇着手指说,“哦,no,卖内幕伊兹罗德里克李”

  一句话,季景程现在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正经美帝人。

  刚到美帝时那种生怕被发现的小心翼翼早就抛到脑后。

  和父母住在一起,有娇妻,有儿有女,季景程有足够的理由笑。

  很遗憾,他忘了一件事儿。

  美帝也不到处是鲜花,也有肮脏的玩意儿。

  比如倭国的,鄂罗斯的兄弟圈儿,来自意大利的黑手党,当然少不了墨西哥的犯罪集团,这些家伙无时无刻不在努力进军美帝地下世界。

  搞点犯罪的事儿,这些都是专业级别的,只要钱到位,他们才不管神马法律和道德。

  九月九日,是个普通的日子。

  这一晚,圣弗瑞安镇的一栋民房发生了火灾,该建筑内一共有六人丧生。

  美帝的消防和警局都介入了调查。

  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线索。

  笑话,专业性体现在哪儿

  王老实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他的眼睛闪过一丝精光,狗剩还是动手啦。

  那新也传来消息,说美帝某些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是来自墨西哥的高手做的,让天然气管道发生泄漏,不需要太高科技。

  季景程这些年办了太多缺德事儿,当然他也是个悲剧性的人物,从根上也谈不到对与错,报应一说,王老实不大信,最后身死,还是他季景程没把人这一辈子琢磨透。

  这几天王老实过的有些扯。

  谈判团队在绕圈子,王老实跟马老板也在绕圈子,好几次,王老实都试图把两人的话题引到其他方面,可老马同志很坚持。

  可能是得到了高人指点,马老板学会了对付王老实。

  说啥都不着急,就慢慢跟你磨。

  王老实说,“我没有拿企鹅控制权的打算。”

  老马就说,“有没有打算没关系,但事实已经存在。”

  王老实说,“你的意思就是我必须减持”

  老马很正面的说,“对”

  王老实问,“我要是不答应呢”

  老马很无耻的笑着说,“我不急,咱慢慢谈。”

  王老实,“”

  完全出乎他的预料,拖原先是他的方式,没想到老马也用上了,而且用得毫无滞塞,顺溜的不像话。

  好不容易有个松口气的时间,那新又传来这个消息。

  没有任何证据,王老实直接确认就是周兴甫做的,至于怎么办到,他根本没兴趣知道,也不用知道。

  好处就是,周兴甫的恶狼本质暴露了,别看平时跟弥勒佛似地,动起手来凶残不留余地。

  他就是奔着季景程一家名去的,这点,王老实自叹弗如,搁他办这个事儿,顶多了制造点事故,把季景程这货送回姥姥家完事儿,祸不及家人的底线他还有。

  再看人家周老板,出手就干净利落,这样的人若不重视起来,也许下一个就是自己,季景程都这样的下场,自己这儿更没有不惦记的道理。

  一想起周兴甫此人,王老实再没有耐心陪着老马溜圈儿,直接来了个不去。

  谈判第七天,马董猛然发现会议室里没有王老板的人来。

  除了服务员还在,一个人都没有。

  马老板让人联系。

  得到的回答是,“周末休息。”

  老马扭头问,“今天是周几”

  有记忆好的,说,“周二啊。”

  老马立即扭头看刚才打电话联系的人,意思是人家说周末,你就不知道问问

  负责联络的人立即跑一边儿打电话。

  马老板找了个地儿坐下琢磨,啥情况这是,最近没进展,可也没有不愉快的事儿吧

  没一会儿,打电话的回来了,苦着脸说,“马总,人家说是倒休。”

  “昨天通知我们了没有”

  “没有。”

  “说了今天要继续谈没有”

  “也没有。”

  马总叫过自己的秘书过来,“联系艾秘书,就说我要跟王董约时间见面儿。”

  没一会儿,秘书回来了,脸色不大好看,汇报说,“艾秘书说她在休假,不知道王董在哪里。”

  其实一开始老马就知道,人家这是烦了,给脸看呢。

  生气是不行的,老马心里转了好多圈儿后,说,“他们没说休息几天”

  “二天。”

  马老板横下心说,“咱也休息,两天。”

  王老实盘算清楚了,眼下他是拿周兴甫没招儿,可对方也未必能把自己如何,都是家大业大,动一发而牵全身。

  他周兴甫能在美帝无所顾忌的去灭谁,可在国内,这一套玩不起来。

  狗剩儿终归还是生活在国内,王老实也不是季景程那样的傻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