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706.第706章 七百零六,庸人自扰

706.第706章 七百零六,庸人自扰

  拖,王老实可以,也能承受。.vodtw.cobr>

  司家瑞当家不做主,问,“拖不住,对方摊牌怎么办”

  王老实说,“他们还能有什么招数儿”

  司家瑞说,“有很多办法。”

  “很多”王老实直接问,“最厉害的一招是什么”

  企鹅想要摆脱王老实实实在在的威胁,只有几个招儿好使。

  第一,谈判,敦促王老实放弃,部分股权变现,企鹅方面正在做。

  第二,联合较强的小伙伴儿进来,大家一起玩儿,马老板人都带来了,无需多言。

  第三,增发新股,此招数还没用,不过,马老板也是聪明人,对付其他人或许好使,但是有首首富之称的王老实,基本上能确定不管用。

  最后一招,也就是玩焦土战术,在王老实掌握控制权之前,让企鹅变得无比差,贬值,伤人伤己,所有股东的利益都受损,后果不可预料,也勉强算终极大招。

  从司家瑞嘴里出来焦土二字,王老实也变得凝重起来,马老板做的出来这事儿。

  抽掉好几根烟,茶都泡的没滋味儿啦,王老实狠下心来说,“如果那样,我就踢他们出局,自己玩儿。”

  目前企鹅最值钱的就是他们的模式和团队以及树立起来的企业价值观,当然,用书群也不容小觑。

  但这些,王老实认为并非不可复制,他自己都说过,没有谁是不可代替的,企鹅已经有了成功模式,只要重建一个合格的团队,王老实不用多了,稍微指点几招儿,完全可以继续腾飞下去。

  酒店里,马老板和他的团队也在商讨,今天试探了一番,基本的脉络也清晰了些。

  人家王老板没有松口的意思。

  明天开始的谈判还没进行,就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

  团队内部争议非常大,有要破釜沉舟的,也有支持磨的,当然,也有人心灰意冷。

  其中有个人说了句,“王落实一定会争取控制权么”

  旁边儿立即有人反驳,“不要控制权,他拼命的增持怎么解释”

  马老板心里烦躁,来之前,准备了多种预案,心里却希望能够和平解决,真要去搏杀,对方的实力很让他担忧。

  一直沉默不语的陈启平突然开口说,“辛亏我们不是在a股上市,要不我们连搏杀的机会都没有。”

  房间里立刻安静了下来。

  确实,来之前就准备好的方案就是谈判不顺利,抛出新股增发计划,来逼迫对手。

  这是在海外,若在国内,呵呵,门儿都没有,在国内,董事会没有这样的决策权限,任何发行新股都要股东大会与会股东三分之二多数通过且要报华夏证监会核准。

  什么半价增发股份更是无稽之谈,根据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的规定,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价格不得低于定价基准日前规定天数交易日均价的90。

  上市没在国内,可公司和业务都在华夏,玩儿狠的坑人家,马老板也得考虑后果。

  王落实的实力摆在那儿,逐渐的,马老板也在接触更高一层,知道了很多以前不懂的事儿。

  人家王老板有头脑,很多案例已经证明,那货简直就是商业奇才,多个成功例子都被奉为经典。

  人脉上,王老板更为深厚,有很多传说,未经证实,却也不是无迹可寻。

  财力就更别说,或许大的玩不起,企鹅就这么大盘子,小伙伴儿实力再强,有劲儿使不上。

  马老板扫了一圈自己的人,叹口气说,“尽量谈吧。”

  这次到京城,除了和大股东王老实的谈判,企鹅还有个事情要做,那就是确认北方数据中心的建设。

  过去很多年,企鹅的数据还处于比较原始的阶段,随着业务的扩张,更新换代已经刻不容缓。

  考虑到产业布局和环境因素,京城和滨城就是企鹅目前初步选定的地方。

  这样的投资绝对是重大投资意向,马老板必须跟大股东进行商谈,毕竟投资要几十个亿,董事会在决议之前,大股东不点头,哪怕程序上没问题,也会是个大麻烦。

  谈判第三天,开始之前,王老实邀请马老板到旁边儿屋里喝茶。

  马老板愣了下后,欣然答应,还笑着说,“我这儿还带了些家乡的茶,不如请王董试试。”

  “好,很期待马董的好茶。”

  两人携手离开会议室,留下两拨不知所以的谈判人员。

  领头的老板走了,后边儿呢

  谈啊,司家瑞伸出手跟陈启平说,“陈总,我们开始吧。”

  陈启平点了下头,同样伸手虚让,“好,司总请。”

  会议里又陷入扯皮中。

  马老板误会了一件事儿。

  他认为王老实单独邀请他喝茶,就是想单独沟通一些事儿,是谈判更高级别的延伸。

  事实上,王老实压根就没那心思,纯粹就是待在会议室里实在枯燥无聊,听着那些其实屁用没有的话,他坐不住。

  自己走吧不合适,显得人品不好,正好马老板也一直没有参与谈判,也只是坐镇,主谈的还是那位陈总。

  本着对等的原则,王老实邀请了马董。

  王老实是亲眼看着马老板从包里拿出来一小罐茶叶,心说这位还真是讲究,连茶业都随身携带,玩儿的是层次

  为了这次谈判,司家瑞特意让邱宏伟安排会场,老邱办事儿已经超脱了许多,在细节上讲究的丧心病狂。

  除了主会议室,光小会客室就四间。

  马老板要喝功夫茶,茶具一应俱全,全套儿的。

  打开茶业罐,马老板给王老实介绍说,“这是我们家乡的单枞茶,半发酵乌龙茶,很有特点。”

  说真的,王老实这货真不懂,只能装糊涂,“马董想来是高手,我就坐享其成了。”

  老马确实有手艺,王老实正襟危坐的看着,虽说不懂,也看得出,人家真是高手。

  终于,一小杯茶到了王老实跟前儿,马老板说,“王董,请。”

  王老实伸出手,捏起杯子,小口他认为小口喝的都有档次喝了一口,妆模作样的闭眼回味,开口称赞,“好茶,好手法。”

  老马谦逊的说,“王董,过奖了。”

  茶品过,该有话说,老马等了好半天,没一句正文,忍不住说,“王董,我以诚待人,还请王董直言不讳。”

  王老实心知老马啥心态,可这个真没办法直言,他确实没有取而代之的想法,打开始就是自己个儿折腾,想了下说,“有的时候,几个馒头就可以过好长时间,有的时候,一堆金条反而会把日子过的乱七八糟。”

  老马眉毛一挑,说,“王董说我庸人自扰”

  王老实说,“别的不好说,不过马董确实想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