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705.第705章 七百零五,眼前都是机遇

705.第705章 七百零五,眼前都是机遇

  九月,王老板返回国内。.vodtw.cobr>

  本来他打算再停留些日子,事情不让他遂愿。

  企鹅方面已经坚持了很久,希望就股份减持问题和王老实展开谈判。

  自打企鹅上市以来,王老实一直没有正面接触企鹅的管理层,采取开放的态度,你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就看着,啥也不说。

  按照规定需要放出去的股份,王老实也放,不过,他会通过其他身份,在交易市场上再收回来,到目前为止,王老实还是企鹅第一大股东,不仅仅是如此,如果把王老实全部控制的股份都算上,企鹅即将产生控股股东。

  当初上市,王老实实际持股比例按照约定降到37。5,但现在已经回到42。

  这种事儿瞒不过明眼人,当然,王老实也没打算隐瞒什么,都是有头有脸的,办事儿不能不讲究。

  企鹅的管理层寝食难安,他们认为以王老实的实力,要突破50并非不可能。

  他们不止一次的跟王老实团队商谈,要求王老实降低持股比例,并且希望设定一个安全线,安全线数据希望是31。5。

  王老实一直不理不睬,对方什么心思,他懂,今年六月初,因为06年总营收达到29亿元,董事会决议派息,与此同时,企鹅也正式提出方案,都被王老实否决。

  按照董事会席位的权益,王老实派驻了财务监督工作人员,一个独立的小团队,企鹅就隐晦的表达了担忧。

  在对方看来,大股东表达了不可逆的决心,不算好消息。

  未来企业的控制权将有发生巨大变化的可能性,所以,这一次,企鹅方面很坚持,要王老实亲自出面谈,而不是授权代表。

  从个人感官上,王老实很佩服马老板,毕竟人家做到这份家业不容易,如今也有盈利模式,开始赚钱,突然发现,上面多了一个婆婆,搁谁也睡不踏实。

  敬佩是敬佩,生意就是生意,情怀神马的必须靠边儿。

  除了派驻的财务团队,王老实还有派驻独立董事的想法,只不过还没有实施,人选还有待考虑。

  马老板不是光凭着嘴来的,算是有备而来,用心良苦。

  王老实在马老板等人抵京后,在御宴招待了马老板一行,宴会上,双方交谈似乎很愉快,也没有什么语锋,充分遵守了王老实一开始只谈风月的倡议。

  虽说是技术出身,老马同志还是很健谈的,他回顾了企鹅从诞生到现在的艰辛,也表达了对王老实这些年引领行业的尊敬。

  姿态放的很低,颇有学生见老师的味道,当初,王老实也组织人手,按照一些想法,给企鹅提过一些建议,想来那些建议很对老马团队的胃口,这时候提出来,也有点打感情牌的意思在里边儿。

  王老实鬼精的时候也有,比如这次晚宴,对方打过来的糖衣炮弹悉数收下,然后包一个更大的打回去,毕竟人家创业不易,现在可以说成功了,能恭维的地方不少,说点好听的,又活跃气氛,还不伤大雅,何乐不为。

  这顿饭吃得要多虚就有多虚,没一句正经话,都在小心的试探。

  马老板重点提到了建康稳定,意指持股比例问题已经成为定时炸弹。

  而王老实笑称自己精力有限,打算吃现成的,告诉对方,自己不打算谋取控制权。

  随同马老板而来的还有两个投资人,身份都比较神秘,听上去都怎么不出名,而且来的都是所谓大中华区代表。

  这类人谁也不敢小瞧,随便抖落下,口袋里的钱就能吓着不少人。

  到了现在,企鹅的市值已经突破百亿美刀,口袋里真没点存星,谁敢大言不惭的跑来得瑟

  如果按照马老板的想法,王老实转让出10。5股份,按照溢价计算,这两位吃下去,得付出十几亿美刀。

  看上去这十几亿美刀很诱人,也赚了n倍,在王老实眼里还真算不上神马,他眼下不缺钱,也没有需要大笔资金的项目,更何况,之前为了对付橡树科技,王老实没少划拉钱,到现在还没完全消化,马老板带来的这两位根本没有任何吸引力。

  既然知道未来这点股份价值要翻着跟头涨,没道理为了别人安心让出去。

  在晚宴结束时,王老实很有深意的握着马老板的手说,“我们眼前都是机遇,抓住的就是我们的,抓不住,就是别人的。”

  话不难理解,可王老实要表达什么意思却让马老板一夜多没想明白。

  他压根就想不明白,人家是穿过来的,手握神器,哪怕再天才,也捋不清啥意思。

  司家瑞是谈判的主力,他跟着来到王老实家里商量底线。

  王老实给司大爷沏上茶,张阿姨端来果盘儿,转身走后,屋里就他们两个人。

  司家瑞先开口,“怎么不让丁总参加”

  丁震源按说更有资格加入谈判团队,可王老实没同意,把丁震源的名字从谈判名单上划去。

  王老实按了按头,刚才喝了点酒,有些撞,说,“注定谈不出结果,没必要那么大阵仗。”

  司家瑞也是个老成精的,立即明白了王老实的决心,谈可以,让步没可能。

  可一想人家那边儿表现出来的意思,司家瑞不免有疑虑,“这么糊弄他们不合适吧”

  企鹅已经有了规模,到目前为止,企业发展的势头非常迅猛,各方普遍看好,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挥舞着钞票哭着喊着要进来,怎么也算是王老实目前不错的一块资产,处理不好,受损失最大的也是王老实,这点必须考虑到。

  明白司家瑞的担心,王老实解释说,“也不是糊弄,他们的想法不可取,我呢,也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那就只能谈,也许能谈出个思路来也说不定。”

  司家瑞考虑了一下说,“我们不希望减持,而对方坚持”

  王老实摆手拦住司家瑞的话,说,“我更倾向于对方在意对公司的控制权,持股比例只是表象。”

  司家瑞摇摇头说,“其实还是一个意思,持股比例就决定了控制权,这个无法改变。”

  这么说也对,也不对,金融市场上的血腥比任何一个领域都残酷,最后的赢家肯定是尸山血海里出来的,这里不要讲人性,也别谈道德,就讲实力,承诺什么的谁信谁二货。

  半响,王老实实在也想不出什么妥协的路子,只好说,“人这辈子里最容易的事情里,拖延时间最不费力,司教授,拜托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