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03章 七百零三,那总的任务

第703章 七百零三,那总的任务

  那总比李总还会玩儿神秘,除非老板找,很少有人知道这位那总在忙什么,在哪儿个地方待着。【】

  连带着,那总掌管的监察部门都比较神秘,可这位若一露面儿,必然就会有人倒霉,几个公司的员工都比较忌讳这位那总。

  每一个员工都清楚这位那总就是老板手里的杀器,既是眼睛,负责盯着风吹草动,也是一把血淋林的屠刀,砍向手脚不干净的腐虫。

  几年来,已经有十几位公司管理干部栽在那总手下。

  而这位那总脸越来越黑,从没有心慈手软过,gs投资的一位行政副总刑期最重,十四年。

  如果单单是判刑,还不叫那总黑,根据谣传,每一个被公司揪出来的,被判入狱后,服刑期间都多少出点事儿,除了人没死,遭的罪令人不忍。

  所有人都相信,这事儿那总干得出。

  唯一的疑问就是大老板知道不?

  很多员工相信,大老板应该不清楚,王董是个厚道人,做事儿讲规矩,有界限,已经有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王老板绝对不会私下还动手脚。

  只有那总才不依不饶。

  去年公司年终大会的时候,这位那总曾经叫嚣过,“监察工作永无尽头,要做到让那些心怀叵测的人不敢,不想,不能。”

  话似乎有点大,财帛动人心,总有人经不住,有没有漏网的不好说,可那总平均不到一个月办一个高管的频率一致保持着。

  自打四月份开始,这个频率似乎被打破,可没人轻松,闲暇的时候,都在猜测,那总是不是要玩儿大的。

  那新已经悄然抵达新西兰。

  名义上是度假来的,只带了有数几个随从。

  “就这么多?”王老实看着那新提供的材料,有些失望,“他那个人隐藏再深,总归有迹可循,是不是那条路走得不对?”

  那新紧绷着脸,无奈的说,“关键是不能让对方察觉,很多手段我们用不上,查到这些已经险些暴露。”

  王老实抬头看着那新说,“原则就是宁可查不到,也不能让对方知道你在查,另外,还得注意,是不是有人在和你做同样的事儿,我不信他能忍到无动于衷。”

  那新同意王老实这个判断,他也不信周兴甫会放下季铭的死,再怨谁,孩子死了,原因虽然不好说,可终归死在王老实这儿,脱不了干系。

  到目前位置,周兴甫一直没有任何举动,本身就不符合情理。

  那新转移目标,盯周兴甫,去起周老板的底,是王老实安排的。

  如果不弄清楚,王老实放不下心来。

  跟**那货完全不同,周兴甫这人在王老实的印象里根本就没有,哪怕资信发达的时候,他都没一丁点,可见至少在王老实回来之前,这位周老板还安乐的当隐身大富豪。

  那新查了几个月,有用的信息少的可怜,哪怕就这点可怜的消息,已经让王老实意识到这位周兴甫有多牛掰!

  单单从其拥有的各累资产算,富可敌国这个词儿用他身上毫不夸张。

  根据一些情报显示,周兴甫自己跟很多事情都抛清了关系,用句糙话说,他控制着一些僵尸在帮他掌控一切。

  “常新那人可靠吗?”

  王老实白了那新一眼,“你问这话就过扯的,那样的人能可靠?”

  那新皱着眉说,“可我一直按照他说的路数在查啊。”

  王老实扔给那新一根烟,自己也叼起一根,点着了抽一口说,“就因为他人不可靠,所以,他说的事儿才靠谱儿,他犯不着编个故事来糊弄我,对他没好处,他还是惦记我给他堆政绩呢。”

  那新猛抽了几口,恶狠狠的说,“特么的就放这点p,不能多漏点出来?”

  看来那新最近碰壁有些多,查得非常不顺,憋着火,王老实能理解,那新也算半路出家,这些年在工作中学习,自己摸索,能到今天这程度,已经是很难得。

  可有些事儿,努力不行,还得看天分,更需要运气。

  周兴甫没点城府,少了手段,也混不到今天,若轻易让人查个底掉,也不值得王老实这么重视。

  “对了。”王老实想起个人来,“那季景程跑哪儿去了,这孙子腿儿倒是快呀。”

  一提起季景程,那新也欢乐起来,那个货也实在没溜儿,光特么的顾着跑,一点p股都不擦,滨城撂下不少,其他地方也都是烂摊子,别人没坑,张书俞苦不堪言,得到处给这货填坑。

  那新忍着笑说,“要不是寸劲儿,还真不好查,这孙子没少花心思,应该好多年前就准备了。”

  季景程为了安全,选择的是美帝地盘。

  他除了季景程这个名字,事实上还办了一个户籍,取名叫李建民,他出逃就是用李建民的护照。

  那新让人查季景程,得回他的原籍,若非有过硬的关系,私人想查这些资料,不大容易,何况人家还刻意隐藏这个事儿。

  偏偏给季景程办事儿的那个所长犯了事儿,违规办的那些破事儿都交代了出来。

  那新的人不费吹灰之力,仅仅从当地就能打听出来。

  有了这个线索,要查季景程的下落就没多少难度。

  王老实不管过程,问,“核实了没有,是不是季景程本人在那边儿?”

  那新说,“专门派人去了一趟,没错儿,那孙子真懂享受,除了张舒云,人家早就娶了媳妇养在美帝,闺女儿子都生齐了。”

  王老实想了下,咬着牙说,“咱不动他,把消息散出去,一定要张舒云知道。”

  那新多聪明,张舒云知道后,铁定去找周兴甫,只要后边儿盯着季景程就够了,季景程人活得继续滋润,周兴甫得重新定义,要是季景程有什么意外,那么周兴甫这人就不用心存幻想了。

  一想起周兴甫那厮的道行,王老实还是叮嘱那新,“做得谨慎点,别漏了痕迹,那孙子不蠢。”

  那新呲着牙说,“还真不好拿捏,那娘们儿实在跟正常人不一样,我得仔细琢磨琢磨。万一过了或者力度不够,白瞎了咱这一番辛苦。”

  此话不假,张舒云那傻货,还真有可能,不过王老实既然交给那新办,就不多管,他想着另一层,“美帝那边有可以用的人没有?”

  那新问,“哪方面?”

  王老实冷笑着说,“要是我判断错了,周兴甫不动手,季景程这样的货,也不能好受喽,这样,这孙子没少祸害人,你让人收集下,总有人愿意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