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02章 七百零二,生意没情怀

第702章 七百零二,生意没情怀

  王家自鲁东迁徙至滨城地面儿,历经六百余年凝而不散,是有原因的。

  别的不说,祖坟的规矩就严厉的让人瞠目。

  或许年轻人不在乎,那是年龄未到,老了之后,考虑这方面的人会很多。

  王家祖坟规模庞大。

  有几个硬性的规矩是绝对不能破坏的。

  第一条,没进家谱的不能进祖坟。

  林子琪成了王家的媳妇,可还没正式进家谱,哪怕进了家谱,还有第二条规矩挡着。

  第二条,女眷不能先进坟,也就是说,王老实这货要是不蹬腿,林子琪这样的,只能在别的地方丘着,不能进,得等着王老实。

  还有第三条,王老实要是没结婚就挂了,他也进不去,得娶了y亲才成,类似的规矩还有好多。

  不沾边儿的王老实就不多想,就这几条,林子琪迁坟的事儿就困难重重。

  办不漂亮还不如不办,万一闹僵起来,徒增伤痛,尤其是邵丽和林国栋,受不了这个。

  按王老实在村里的贡献,不可谓不大,妥妥的将来受香火。

  但贡献归贡献,村民尊重是尊重,涉及到祖宗规矩上,门儿都没有,哪怕你王老实再牛掰都不行。

  不说别人,王老实敢保证,自己老子那关都过不去。

  所以,迁坟这事儿,不能急。

  王老实又满含愧疚的看了看林子琪的照片,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想要达到目的,耗费时日不说,如何迂回也是考验智慧。

  程志翔压根就不知道王老实这一会儿功夫想了那么老多,他也很难想象得出,王老实他们这类大家族有很多无奈之处。

  两个人在散步的时候,程志翔向王老实解说了他目前针对前苏食品的战略规划和执行情况。

  主要的方向就是在海外建立原料供应基地,国内进行规模化生产,然后以华夏市场为核心,逐渐扩张。

  王老实问他,“有什么困难?”

  程志翔面露苦色说,“有。”

  王老实问,“我能解决吗?”

  程志翔不假思索的说,“不能。”

  王老实说,“那就别跟我说了。”

  程志翔抓狂啦,这货怎么能这么说,你才是老板好不好,气得老程通红着脸不说话。

  其实王老实心里比程志翔更清楚是什么原因,不外乎就是这些洋鬼子对华夏的偏见,总是恶意制造些麻烦,主要就是为了恶心人,要让他们真的不做这个生意,还真办不到,除非他们能找到更大的市场,可数着地球这些国家,能比华夏更大的食品消耗区域,没有!

  也许人口基数上印度很有希望,但那帮阿三实在烂泥扶不上墙,被希望了那么多年,都没给力过。

  走到一个小山丘,眺望远处的碧海蓝天,王老实扭头跟程志翔说,“有时候啊,得硬气点,咱手里最好使的武器是什么?市场和现金!有这两样在手,你得有当大爷的底气。”

  程志翔低头沉思一会儿说,“我懂你的意思,但咱国内的那些企业实在不提气,仅仅是咱一家,恐怕------”

  老程说的这个情况确实存在,不光是农牧产品这一块儿,大多数行业都存在,竞争可以,但得有底线,华夏很多企业的竞争是无底线的,最不能接受的是,他们竞争的目标不是洋鬼子企业,专门照着自己人下手,最后得利的反而是鬼子。

  王老实只能劝慰程志翔说,“尽力吧,等咱壮大了,再回过头来看他们。”

  “对了,年末的时候安排下计划,跟我去一趟掖市。”

  “掖市?”程志翔纳闷儿了,那地方他倒是知道,可真没去过,想了下不明所以,就问,“去那儿干嘛?”

  王老实说,“投资建厂。”

  程志翔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呛着啦,“投资建厂?建什么厂?那地方有啥?牛羊r?这边儿竞争力更强------”

  “油菜花。”

  程志翔忍不住反驳说,“落实,咱不逗行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油菜花主产区可不是掖市,咱去贵省都比掖市划算。”

  王老实停住脚步,看着程志翔说,“你说的我都懂,但还是要去。”

  还是要去?

  去干啥?

  现在程总做的都是大买卖,随便一个项目动辄都是以亿为单位,他实在想不出到了掖市,拿出资金来干什么。

  可王老板这么说,他不能不办。

  他摊开手不情愿的说,“你总得给我个说法吧。”

  王老实痛快的说,“行,给。”

  给就行,程志翔问,“赚钱不是第一位?”

  王老实点头,“没错儿。”

  这就有底了,程志翔不走心的嘟囔说,“又是哪位要调过去祸害掖市老百姓啊?”

  除此之外,程志翔真找不出能让王老实做如此决定的理由,就比如宫二。

  可人家宫二那靠谱儿啊,直接有成熟的产业等着,说白了,要不是打个时间差,等别人反应过来,瀛洲那儿真没前苏什么事儿,前苏食品也不会飞速发展到今天的程度。

  那是双赢的好事儿,程志翔一点都不膈应。

  掖市的油菜花,程志翔觉得这是最不着调的提议。

  王老实不好意思的解释说,“没那段子,完全是个人情怀。”

  “情怀?”程志翔想一头撞死这货,“我最不愿意听的就是情怀,做生意绝不该有情怀。”

  王老实老脸一红,他也知道自己这个说法欠抽,可他是老板,他有资格踹程志翔这混蛋,就这么不长眼。

  到掖市投资,能有多大投资,说白了千数万块钱的事儿,当打水漂听个响行不行?

  大抵也知道自己说话有失对老板的尊重,程志翔转而问,“必须去是不是?”

  王老实没含糊,点点头。

  程志翔又考虑了一会儿,说,“要不这样吧,咱收购一家专做这类的企业,然后再过去投,不然咱自己摸索,实在费精力。”

  他的意思就是名义上挂在前苏食品这儿,实际上单独成立一个去折腾,哪怕赔了,不影响前苏食品。

  完全就是为了应付王老实所谓的情怀。

  门儿都没有,王老实坚定的摇摇头,“不管多没潜力,要做好。”

  程志翔真不想做,苦着脸看着王老实,还一脸的可怜。

  王老实一拳捶过去,笑着说,“没你想的那么不堪,我是刚从那边儿回来,不是传统主产区,可种植面积绝对够规模,做好了,也是个苍蝇r。”

  程志翔努力强迫自己信了这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