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96章 六百九十六,瘌蛤蟆想吃天鹅肉

第696章 六百九十六,瘌蛤蟆想吃天鹅肉

  徐士凤进屋喊唐唯下去吃饭,一瞅,哟,不对啊,这姑娘咋还神情恍惚呢?

  窗外落日余晖照进来,唐唯坐在窗边,抱着手机,脸上一片绯红,眼神直直的,屋里进了人她都毫无反应。【】

  大概也是过来人,徐士凤抿嘴一笑,她当年也经历过,心上人打来电话,不知道说了什么甜言蜜语,姑娘自然回味悠长,整个人拔不出来,常有的事儿,不过她心里又咯噔一下,暗叫坏啦。

  甩开那些,徐士凤过去,轻轻推了唐唯一下,娇笑着问,“想什么好事儿啦?”

  唐唯顿时慌乱,“啊,没、没想什么。”

  徐士凤也没问什么,只是拉起唐唯,说,“走吧,小美人,该吃饭去了,回头饿瘦了,你那位不要你啦!”

  “哪有-------”

  不由分说,徐士凤把唐唯拉走。

  路上徐士凤心里可没脸上那么平静,多少有些后悔。

  她今天做了一件比较坐蜡的事儿。

  徐士凤办公室里有个老大姐,平时没啥工作,就是挂个名儿,有这位一人,原因就是她老公是个领导,级别还不低,副局级。

  这位老大姐有个儿子,也是让家大人c心的货,三十出头儿了,还没个媳妇管着,工作在京城,房子也给置办好啦,就是没对象。

  几年来,也相亲无数,可惜她家那位,眼高的有些邪乎,多少个都看不上。

  徐士凤也倒霉,会议期间没她什么事儿,就到办公室,把相机里的照片倒到电脑里,就拿着她跟唐唯的合影显摆,说人家京城来的姑娘,漂亮的没天理。

  那位大姐一看,立马觉得相中了,这样的给自己当儿媳妇,她儿子还能说不行?

  老大姐一看见姑娘,跟中了病一样,就问了一句,“这是谁家的姑娘,有对象没?”

  徐士凤顺嘴就说,“说是没有,京城大学的博士,来咱掖市参加研讨会的,跟我一个屋住。”

  那老大姐一听京城,眼珠子一转,抄起电话来就给他儿子打电话,没大功夫就要来企鹅号,让徐士凤把照片传过去看看。

  徐士凤当时就有点懵,没想明白,就传啦!

  结局都不用猜,那位在京城的大爷喜欢的不行不行的,马上打来电话,说就她啦!

  徐士凤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儿大姐信誓旦旦的给她儿子保证。

  她那儿子啥摸样徐士凤也知道,这真是现实版的瘌蛤蟆想吃天鹅r。

  那大姐放下电话,换上一张可恶心人的笑脸,拉着徐士凤的手,那叫一和蔼可亲,平时那高贵的脸在哪儿?

  反正私人的,组织上的大堆话,没大功夫,徐士凤就迷迷糊糊接下了这个政治任务,人家大姐还明挑说,“小徐,有空上家玩儿来。”

  小徐同志哭死的心都有。

  没办法,领导夫人也是领导,比领导更难缠。

  她没立即去找唐唯,而是找唐唯的同伴儿,打听情况,万一人家都有男朋友,那不是作孽吗。

  打听来的情况还好。

  唐唯平时安静,不招惹谁,也不凑热闹,典型一学霸。

  生活上更是简单,不会满处显摆说自己家条件好,怎么看都是一普通人家的孩子。

  至于男朋友,同伴们都保证,真没有,至少他们没见过。

  徐士凤这才来找唐唯,她也二,你咋就不问问,为啥唐唯条件这么好,怎么还没对象?

  两人上了电梯,徐士凤故作随意的问,“唐姐,刚才是姐夫?”

  这近乎凑的,够水准儿。

  唐唯脑子刚清楚点,羞红着脸说,“别瞎说,没有。”

  徐士凤还没敢开口,一路挽着唐唯去餐厅,以前可没这么热乎。

  领导们都去吃特色,留在宾馆吃自助的都是基层工作人员。

  看见熟人打个招呼,徐士凤生怕丢了唐唯,一路紧贴着,她也在观察,看唐唯都吃什么。

  唐唯饭量不大,但是很均衡,也不挑食,除了拿的少,徐士凤没看出大小姐的挑挑拣拣,心下略安。

  轮到她自己,几乎跟唐唯拿的一样。

  徐士凤完全没料到,今儿其实是唐唯食欲不错呢,要不还少,谁让王老实那货电话这么直白给力。

  徐士凤故意引着唐唯找了个人少的地儿,两人吃了一会儿,徐士凤又起身去拿了一大盘子水果过来,放在两人中间说,“唐姐,来吃点水果。”

  唐唯笑着点头,放下筷子拿起块西瓜说,“这么多,咱俩可吃不了。”

  徐士凤说,“反正晚上也没事儿,慢慢吃呗。”

  又一会儿。

  徐士凤决定试探一下,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人畜无害,说,“唐姐,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呗?”

  唐唯愣了下,坚决的摇头说,“啊,不用啦。”

  徐士凤不是没眼色,按说能看出来,人家是真不用,可她顶着政治任务呢,赶紧乞求说,“唐姐,就见一面儿,不行就算,求你啦。”

  眼巴巴的看着唐唯,那叫一可怜。

  也合该她倒霉,碰上一唐唯这样的,别的事儿还行,她迂回下,说让唐唯帮个忙,让那癞蛤蟆找唐唯一趟,没问题,可说相对象,门儿都没有。

  唐唯脸皮儿薄也是分地方,感情问题从不含糊,“小徐,这种事儿,勉强不来的,不要再说这个了好吗,嗯,我吃饱了,你慢慢吃。”

  不愧是唐唯,脸上带着微笑,起身前还冲着徐士凤点了下头,端着餐盘离开。

  徐士凤傻傻的坐那儿,懊悔之意更浓厚。

  ※※※

  火车上,牌局越发的没意思。

  就剩下那一位姑娘还兴致勃勃,但她的主要精力都在跟王老实搭话上,说得那叫痛快,什么都说,尤其是一些女孩子的私密话都没幸免。

  其他两个早就不耐烦,碍着老乡面子,还在勉力坚持。

  艾碧菡端着一本书在看,时不时扫过来一眼。

  王老实其实也看出点什么来,这姑娘很有可能知道自己,只是故意装不认识,这个算搭讪吧。

  他倒没别的感觉,就是无趣,本来挺好的一事儿,味道一变,索然无味儿。

  趁别人不注意,他用脚尖捅了下艾碧菡,意思让她找个借口,结束这牌局,看时间该吃饭了,或者什么都行。

  艾碧菡还没说话,广播响了,提醒乘客前方到站滨城东。

  王老实心里一松,把拍扣上,说,“正好下去换换气儿,咱先打到这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