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95章 六百九十五,有意思啊

第695章 六百九十五,有意思啊

  朱助理这个职位也是有来头的,不是瞎叫的,李铁军让他任安全助理,也算安保公司的一级干部。

  进入检票大厅前,小朱就开始筹划怎么分配,他多少有些后悔选择火车,其实路程没多远,开车快点的话,也就四个小时,火车反倒要耗费更多,来回折腾,至少七个小时,只是他不敢赌。

  十一张票,之间的7号车厢四张,8号是餐车,9号两张,6号五张,从人数上说,王老实应该到6号车,可从全方位安保讲,还是7号安全,问题是,他还不能让艾碧菡离开王老实,别看就一姑娘,相当于老板的移动办公室,离不开身儿的。

  过了安检,艾碧菡直接带着人往贵宾休息室走,被王老实给拦住了,又不是始发车,进去了也提前不了多少时间,纯粹是浪费。

  小朱低声跟王老实汇报了自己的安排。

  王老实回头看了一眼,赫然发现,自己被一帮人拥簇在中间,十来个人,个个都凶神恶煞般的剽悍,哪怕单独拎出来不显眼,凑一块儿还真是唬人。

  不少旅客都刻意躲开他们。

  王老实笑着说,“朱助理,咱能放松点吗?散散吧,别那么紧张。”

  小朱脸一苦,嘬着牙花子给兄弟们做了个手势,公众场合,这样实在显得太装逼,不好看。

  华夏的火车很考验人,在小站停车,也就二分钟,甚至还有一分钟的,上下车得速度点,不然真够呛,王老实就觉得不够人性化,没办法,老百姓也无力抵抗。

  小朱带着一个身手好的,加上王老实还有艾碧菡进了7号车。

  王老实上了车还说,“就这点路,还买卧铺,有点浪费啊。”

  没人搭理他。

  7个小时,硬座车厢的拥挤程度,老爷您真清楚?

  王老实还真清楚,他不是没坐过火车,自然知道这个季节,那车厢里有多复杂,味道不说,人挤人也不说,最有特点的就是列车员,甭管挤成什么照片样儿,人家照样能推着小车游刃有余的卖东西,不佩服都不行。

  艾碧菡和王老实两个人挨着,一个下铺,一个中铺,本来艾大秘要给王老实下铺的,王老实发扬风格,要了中铺。

  等列车员过来换了车票,这才算踏实下来。

  火车就一点不好,路线是很不科学的,从新区站出来,还得往滨城站走,绕一圈儿才奔鲁东方向走。

  正值暑假,车上学生很多,有旅游的,也有是放假回家的,虽说大部分都在硬座车厢里,硬卧这边儿也不少。

  王老实他们所在的这儿,还有一个空着,其他三个人都在,来的时候正坐在艾碧菡的铺位上打牌,看艾碧菡把包儿放到铺位上,她们(当年工作时,经常出差,待遇还好,允许买卧铺,就没一次碰到年轻漂亮姑娘的,唉!在这儿弥补下。)才换到另一个下铺。

  艾碧菡早有准备,从行李箱里翻出床单,要给王老实铺上,对面三个姑娘看的一愣一愣的,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王老实赶紧拦住说,“可别,我没那么多讲究。”

  艾碧菡似乎意识到自己想多了,多少有些尴尬,把床单收了起来。

  王老实没上去,坐在艾碧菡的下铺,打算说会儿话。

  对面儿一个学生模样的姑娘扬了扬手里的扑克突然说,“打牌吗?一起玩儿?”

  王老实听了一愣,指着自己鼻子问,“我?”

  那姑娘忍不住呲牙乐了乐说,“答对,不过没奖励,玩不玩?”

  艾碧菡警惕的看了对方一眼,不算丑,身材还成,要是会打扮也成,看意思估计就一活泼的疯丫头。

  王老实还真有兴趣,倒非是饥不择食,一度他认为自己脱离生活啦,基本上被隔绝在一个气泡儿里,看上去很精致,却又让人感到无聊枯燥甚至绝望,这次说坐火车,他是很期待的。

  王老实顿时坐直了兴奋的说,“你们想玩儿什么?”

  那姑娘说,“拖拉机。”

  真好,王老实会,也喜欢,以前上学的时候,可没少玩儿。

  姑娘拉了拉她的两个同伴儿,说,“玩儿吧,闲着多无聊。”

  王老实这才注意到另外两个表情不是多自然,人家应该是没想让王老实这个陌生男人加入进来,也没想到自己同伴儿会这直接邀请。

  小朱警戒心很强,故作无意的从过道走过,他是掐着时机过来的。

  列车员正推着车,喊着,“啤酒、饮料、矿泉水,德州扒鸡、方便面------”

  小朱很有素质的身体一侧,等着列车员过去,他的眼神从几个姑娘身上扫了扫。

  那两位没注意,邀请王老实加入牌局的姑娘倒是看了小朱一眼。

  只看了一眼,她的注意力回到手里牌上,扔出两张牌,“对三。”

  王老实是她下家,直接跟上对九。

  完全是瞎打,王老实自己打牌技术也就一般,也看得出这几位姑娘水准只能用勉强会来形容,搁到牌摊上,会被骂死的手。

  打牌的闲暇,王老实不刻意的观察了几位姑娘,最后得出结论,青春就是她们最大的王牌。

  王老实扣了扣,没跟牌,问,“你们是学生?”

  那姑娘没回答,反问他,“你不是?”

  王老实笑了笑说,“曾经是。”

  “没看出来,以为你也是学生呢,没想到都毕业啦!”

  这姑娘很健谈,说话嘎嘣脆,很好听,“你刚毕业吧?”

  王老实抽出一张牌跟了一张,说,“是啊,你们大几啦?”

  “我大三,她们两个大二。”

  “老乡?”

  “对,都是一个地方的。”

  这一局王老实他们赢了,连扣带破,赢家洗牌,王老实很主动,虽然手生,也不算丢人,“你们学校放假这么晚啊。”

  这都八月了,一般到九月又开学,她们这才回家,肯定是有原因。

  那姑娘咧开嘴笑着说,“我们打暑期工呢。”

  这让王老实肃然起敬,他眼睛毒,看得出几个姑娘家里条件应该不错,衣服不是多奢侈品,但绝对不是便宜货,其中一个脖子上还挂着苹果,能在暑假打工,真心少。

  艾碧菡一直看着,突然插嘴说,“你们也是为了锻炼自己吧。”

  那姑娘点点头说,“没错儿,学校里学的跟实际差太多,打打工,多见识点。”

  王老实开始发牌,他注意到另外两个姑娘嘴角时不时的撇一撇,尤其是那开朗姑娘说话的时候。

  王老实故意问,“你们是哪儿的人啊?”

  果然,那两个姑娘没言语,还是开始那个回答说,“安泰的。”

  有意思啊,王老实注意到另一个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