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94章 六百九十四,咋就挂了

第694章 六百九十四,咋就挂了

  老妈的一番做派,王老实彻底明白,哪儿敢忘喽,他敢跟任何人打赌,过不了多久,老妈电话一定会追过来,问电话的事儿。【】

  估计老太太是真急了,平时基本就住在前苏村里,农村里年轻人结婚早,有的十**已经当爹了都,后边儿再补办手续,这类特别多,王老实就听说邻村有个姑娘已经结过三次婚,但户口本儿上还是未婚,哪儿像王老实这样,还没怎么着,已然是已婚丧偶。

  看着人家老人抱着孩子在街上一帮一伙的,李梅要是不馋的慌,不着急,那就是不是当妈的。

  林子琪的事儿后,李梅很是忍了些日子,怕引得儿子伤心,王老实那一阵子萎靡不振、跟丢了魂儿似地,她都看在眼里。

  还有个情况,也在*李梅的心理底线,外孙都上幼儿园了,可这当姥姥的算没捞上孩子带,人家乃乃看的那个紧,除了逢年过节,孩子很少来,也就闺女跟女婿还有点良心,时不时过来看看。

  李梅不能忍。

  再怎么,王老实说话儿就奔三,她心目中最佳儿媳妇唐唯也不小了,就算马上嫁过来,立刻怀孕,李梅同志都嫌时间长,别说王老实这儿还吊儿郎当的不着调。

  不急才怪。

  人家郑婕那老姐妹已经仁至义尽,李梅知道自己再没脸跟人家说啥,若是出个什么变故,唐唯被抢走,李梅打死王老实一点不新鲜。

  这心情,王老实已经深刻的理解到,老爸王嘉起很明确的透露过消息,让王老实自己好自为之。

  王老实还没出村,电话就给唐唯拨了过去。

  “是我。”

  接到王老实电话,唐唯似乎很平静,“嗯,有事儿?”

  王老实故意问,“没事儿就不能打电话?”

  别看没看见,王老实能猜到,此刻的唐唯肯定是抱着电话,抿嘴一乐,不会说话。

  确实没说话,王老实问,“还有几天那边儿结束?”

  唐唯清脆的说,“还有四天吧。”

  这么长时间啊,掖市要疯是咋地,做个秀至于么,他实在忍不住说,“你们学校也真是的,浪费那么多时间在那儿,有意义吗。”

  扑哧儿,唐唯笑出声来,说,“你说话真不客气,好好一件事儿,到你嘴里怎么成这样了。”

  看了看外边儿,王老实温声说,“你们这么干活儿,你们导师给多少钱?”

  唐唯愕了一下,说,“不知道呢,没人跟我说啊。”

  王老实有点好奇,不能够吧,一般来说,京城大学的教授们接项目是很挑的,能挑是因为多,多就说明钱也多,再吝啬的,也会多少给学生些钱,不说工资,哪怕改善伙食,也是个意思,怎么着,唐唯没拿过?

  “不是吧,哪位教授,这么狠啊。”

  唐唯想起一事儿来,好像当初有一师兄让自己办了张卡,卡号抄走了,赶紧说,“不是,好像给了钱,我没查过,那张卡好像在家里呢。”

  明白了,唐唯怎么也是个有钱的主儿,平时让她花钱挺费劲的,人家唐建兴跟郑婕就这么一闺女,能亏喽?

  肯定不会让唐唯因为没钱去花那点补贴。

  王老实打趣说,“唯唯啊,这么说你典型一富婆啊,下次吃饭你请。”

  唐唯笑笑说,“嗯,我请。”

  王老实一听,翻了翻白眼,这闺女真是的,没听出来啥意思?

  他这一想,思绪一下子穿越了时空,回到那辈子对比唐唯的不同,要说没有那夸张,环境不同了,可唐唯这安静无争的性格还是没变。

  王老实突然嘿嘿一笑问,“还记得我给你发那条短信吗?”

  必须记得,唐唯性子再好,为了那破短信好久他是不下来,结果呢,王老实这货直接没了音信,换个人压根就不能接王老实电话,还得是人家唐唯,大气的很,柔柔的回答说,“记得啊。”

  王老实厚着脸皮、壮着胆子说,“那好,我可追你啦!你别不给我机会。”

  啊------

  唐唯听了这么一句话是万万没想到,整个人都僵住了,她第一反应不是说王老实不要脸,也不是说句困难重重的硬气话,慌乱的按断电话。

  嘟嘟嘟!!!

  王老实也有点傻,咋就挂了,到底您给个话儿不成吗?

  老板出行,前呼后拥,车里还有艾碧菡,小郑,小朱,三人自打王老实开始打电话就忍着,开始还没觉得,后来越听越不对,老板似乎是在说情话,按说该靠边儿停车,三人下去,让出空间来,这么听着实在不好。

  偏偏非常时期,不敢。

  尤其是王老实最后一句,三人被雷得不轻!

  老板果然与众不同,追妞儿都有超时代的特色。

  ※※※

  ※※※

  新区火车站不大,但很精致实用。

  站内停车场,事先安排好的工作人员把车票给了艾碧菡。

  一共十一张票。

  艾碧菡递给小朱来安排,用安保的角度分配。

  小朱一看完票,当时就不乐意,不挨着没关系,总要一个车厢吧,可倒好,三个。

  小朱不高兴的问,“怎么回事儿?没交代清楚?”

  那位小帅哥脑门儿上都是汗,分不清是热的还是急得,他压根就不知道是给大老板买票,领导指示就是买十一张到荷城的车票,最好是软卧,一瞅见朱助理跟艾秘书,他才大概测到这是给老板买票。

  他倒是尽力来着,可始发站不是滨城,也不是新区,而是东北过来的,他已经找了不少关系,最后没辙,还是从黄牛那儿拿到的票,全是硬卧,分不同车厢,人家黄牛也说了,搁谁到了这个时候,也凑不齐那样的票。

  小朱正要发火,王老实走了过来,和车上不一样,他戴了一个黑框平光镜,整个人都变了样,不是亲近的人很难认出来。

  王老实笑着说,“辛苦你了伙计,没关系,有票就好,谢谢你了。”

  那位颇激动,只是远远的见过王老实,蒙的眼前出现大老板,还是他心目中最牛掰的偶像,他说话都利索,“不---不用谢,王董,这、这、这是我该做的。”

  王老实很平易近人的拍了拍他肩膀说,“看把你热得,赶紧回去洗个澡,小心中暑。”

  一行人走了,小朱最后一个,他指着停车场里一辆车说,“你坐那辆车走吧。”

  小帅哥赶紧摆手说,“不用、不用,我住的近------”

  “这是程序安排,希望你配合下。”

  “啊?那------好的,谢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