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91章 六百九十一,丧尽天良

第691章 六百九十一,丧尽天良

  听到唐建兴一说,王老实就立即果断告诉唐叔,“什么都不要说,你到公司里等我。【】”

  根本不用王老实再发话,车队立即调头。

  王老实想了下,给老妈打了一个电话,说唐叔有重要的事儿找自己,先不回家。

  说别人的话,老妈可能会絮叨两句,唐叔妥妥是通行令牌,没问题。

  唐建兴一直以稳重被王老实看重,整个华夏时代之所以被司家瑞选中,也是因为企业在唐建兴的掌控下很健康。

  到目前为止,研究成瘾的司教授对华夏地产公司一直诟病,认为绝大多数都是不该存活的畸形企业,已经成为某些阶层赤落落敛财的工具。

  用司家瑞的话说,这些企业的成长过程是暴力的,不合理的,也是令人愤怒的。

  华夏时代不同,王老实一直坚持用领先的理念来打造这个企业,唐建兴是最好的执行者。

  而时代地产同样发展迅速,却很少沾染那些令人发指的坏习惯,颇有出淤泥而不染的清高范儿,精品理念和对地段的执着追求就是时代地产的两大王牌。

  具体事情王老实没让唐建兴在电话里说,现在他脑子里绷着一根弦儿,重要的事情绝不在眼下的通讯工具里说。

  李铁军也告诉王老实,没有任何设备可以躲开监控,哪怕是特制的通讯设备也只是相对,只要人家实力强大到某些程度,无论是技术层面还是权力上,都不是难事儿,只在人家想不想。

  王老实觉得不管**或者别人想不想,以后都极力避免。

  车子开的很快,王老实脸上多少有些变色。

  以唐建兴的为人,他说话都发颤,估计事儿不会小。

  这个时候出来,王老实必须多想,是谁动手?

  心里默默的把可能的人选过了一遍,王老实这货才发现,自己人品爆表,竟然是个人都应该有弄死自己的心,特么的这是咋混的?

  唐建兴人看上去没一点精神,愁云满面的,王老实心里咯噔一下,真有大事儿?

  王老实赶紧开口说,“唐叔,别慌,啥事儿有我。”

  这点自信王老实还有,当初唐建兴那样了,王老实都给捞出来,如今的王老实跟那时候已是天壤之别,不说哥们儿狂妄,只要唐建兴不是犯了叛国的死罪,王老实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唐建兴一看王老实,心里莫名的踏实了不少,虽说难掩其害怕之意,说话顺溜了不少。

  事情不复杂。

  华夏时代打牢了滨城根基,也在尝试走向外省。

  他们的目标基本上都是各省会的大项目,按照王老实的要求,基本上不走上层路线,用实力说话,说实话当初他的想法纯粹就是为了锻炼公司的队伍,没想能拿下什么项目。

  在华夏,没有前期的运作,很难,非常难,要是滨城还好说,时代地产好歹算坐地户,没人敢明目张胆的下绊子、使y招儿,到了外地,呵呵!

  唐建兴很有头脑,他以前的从业经验,加上公司里颇有一些下海而来的老家伙,优势就是懂规则,明人心。

  不是所有的地方主官都随大流,总有某些人,为了政绩,为了脸面,会在一些重点项目上严格按照正经规矩来,说白了,有些东西在升迁面前,神马都不算。

  时代地产就凭着过硬的实力,在多个地区很有斩获,逐渐成长为全国性的大地产企业。

  否则司家瑞是不会傻到拿窝在滨城一地的企业去玩儿上市,那样会让人很难堪的,更玩不动。

  事情出在鲁东荷城,省会城市。

  当地一把手提出要大力实施聚焦战略,推动资源聚焦、产业聚焦、政策聚焦、区域聚焦,举全市之力打造高标准中央商务区,建设展现鲁东经济大省形象的标志性区域。

  此类项目就是华夏地产重点关注的项目,也是会全力以赴的战略性目标。

  哪怕鲁东设置的起点很高,可在华夏时代那妖孽的资质体系跟前儿,一切都白费。

  反正时代地产拿出设计方案后,一举俘获荷城一把手的心,当即违规拍板,就这个啦!

  王老实听到这儿,能想象的出,招标现场会乱成什么乃乃样儿,估计除了那位大佬,其他人都特么的傻!

  按照规矩来是您老大定下的,可现场蛮干的也是您老,下边儿人咋整?

  不管咋整,他们都得按照这个意思继续玩下去。

  唐总当时特遭恨的风光,率领时代地产团队完成了经典的虎口夺食!

  想想都觉得玄幻,那可是人家举全市之力打造的项目,多肥压根就无法想象。

  只要顺顺利利的做完这个中央商务区,时代地产赚的钱可以地磅称!

  既然是中央商务区,也就意味着必然在城市中心地带,大多数城市的中心地带都是老城区,荷城也不例外。

  各项准备工作已经铺开,这是一个庞大的项目,时代地产几乎调集了所能调集的力量去做这件事儿。

  为此,华夏时代放弃了很多辅助项目,根本没有掺和,主项目到手已经够吃到撑了,得有眼色,唐建兴的决定很正确。

  同时,唐建兴考虑的很全面,为确保项目顺利,能够拿出来的也都拿出来,交给当地的企业做,比如最难的也是最容易出事儿、也是相当赚钱的拆迁。

  时代地产将整体拆迁完全推了出去。

  事情就出在拆迁上。

  老百姓的个体利益与拆迁公司甚至政府拆迁责任部门产生了矛盾。

  此类矛盾无处不在,哪个项目要是没有,那才是怪哉之奇事。

  大部分老百姓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学会了忍气吞声,差不太多的话,签了协议,拿钱找房搬家。

  总也有一些气性大的住户认为自己太吃亏,决心跟黑恶实力斗争到底,不给合理的补偿绝不签字。

  拆了那么多年,这个行业也总结出了很多招呼和经验。

  双方实力相差太大,要不是中央商务区太重要,尽量避免闹得太难看,早就妥妥的解决掉,哪儿能拖那么长时间。

  被称为钉子户的那些人还以为自己的抗争起了作用,对方拿自己没办法,其实他们真的错了,很离谱儿。

  人家压根没把他们当回事儿,说白了,负责这项工作的都在等一个临界点,到了上级领导实在不耐烦了,一切自然迎刃而解!

  真到了动真格的,那些小门小户的抵抗更像一个可怕的笑话。

  王老实听得很认真,他也能想象到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情景。

  他打断了唐建兴的话,问,“死了人?”

  唐建兴脸上一僵,呼吸粗重起来,艰难的点点头,声音低沉,“四个,烧死的。”

  王老实忍不住骂了起来,“丧尽天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