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690.第690章 六百九十,更不该去

690.第690章 六百九十,更不该去

  大会胜利结束,王老实特意关注了直播节目。

  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吴振平,吴二叔顺利当选,基本上奠定了未来华夏高层的格局。

  局势只是看上去一丝涟漪都没有,其实王老实多少知道点,不说刀光剑影,但博弈真不少,内中的凶险就不为外人所知。

  大多数时候,王老实都觉得可怕,政治智慧不是瞎说的,一般人确实玩不了,王老实自己没敢走那条路,想来是对的。

  未来一段时间,华夏将进入一个长期的调整过程,各方会进行长期的斗争和妥协模式,但平稳大局是谁也不能动的,这是红线。

  老头子全程参与了这次大会,整个人精神头儿完全不同,好似年轻了十岁。

  王老实本打算喊着唐唯一起跟老爸吃个饭,结果,人家唐唯临时有项目,去了外地。

  王嘉起不以为意,就跟王老实在家里聊了聊。

  不愧是老江湖,老头儿看问题的角度和深度,都让王老实豁然开朗,自己心里的那些猜测还是有些不够,若非自己开挂,论哪边儿,他道行都差的远。

  吴楠悦说好再不搭理王老实,结果很快食言,又找了来,意思是她邀请王老实去她家吃饭。

  王老实不明所以,自己这么去算什么,就问,“以什么名义去”

  吴楠悦恨恨的瞪了王老实一眼,咬碎了牙说,“普通朋友”

  普通二字说的特重。

  王老实这货全然不知道自己对面的小妞儿随时能化身暴龙,还在作死,“你请我”

  吴楠悦果然爆了,那模样,跟王老实做了多对不起人家的龌龊事儿一般。

  按吴小妞儿的意思,在她家吃饭的时候,他二叔一家可能会碰巧回来,如果有可能,还能一起吃。

  明白了,这是吴二叔释放出的善意。

  去还是不去,这本不是一个问题。

  自己和吴楠悦算合作伙伴儿,有时候吹吹牛还能当师父,吴妞儿似乎还在男女感情上有些失控,王老实真不大敢跟这妞儿凑合。

  再说了,吴二叔这人将来那通折腾,王老实打心眼里赞成,也佩服,如老爷子分析,略靠近行,太亲近的不要。

  “对啦,那王八蛋那天喝多了,胡说八道,说要弄死你,你注意点。”

  王老实没意外,这年头儿,结仇可比行善容易,难度小的多,恐怕不止想自己死,大抵他们那一帮货就没人愿意看自己活蹦乱跳,就算自己受了那么多委屈,也不会让好活。

  吴楠悦看王老实没当回事儿,不禁有些急,“跟你说真的呢。”

  王老实抬头认真的看着她说,“我知道,放心,我有准备。”

  “要不要我找我二叔”

  王老实赶紧摆手说,“真用不上,朗朗乾坤的,他们能多出格”

  吴楠悦怒目而视,不满王老实这态度。

  王老实无奈,说,“我这儿真有准备,但他家非要我死,再准备也没用,我就是个小人物,你明白”

  他家

  王老实说的完全是大实话,人家老张或者小张,真是啥也不管不顾了,王老实根本没可能幸免,他依仗的就是那老张不敢,凭老张现在拥有的一切,他绝对不会为了王老实这么一个人去冒天下之大不韪,毕竟王老实已经和平常意义上的普通人大不相同。

  至于小张,若偷偷摸摸的来,那就另掂量,王老实给自己准备的安保力量还是有一套的。

  吴妞儿不再揪着这事儿,撅着嘴问,“吃饭的事儿呢”

  王老实正色说,“我不想去,也不能去,更不该去。”

  小吴同志脸色顿时灰败,眼睛里带上了雾气,咬着嘴唇说,“嗯,我先走了。”

  唉,王老实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跟在吴妞儿身后,看着这丫头快步离去,直到吴楠悦车子驶出,两人都未在说一个字儿。

  回到自己屋里,王老实开始寻思:

  京城大事已定,微微动荡中,不宜居。

  苹果事毕,销售问题不能算完美解决,但足够应付华夏市场的热度。

  gs与滨晚项目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且得要时间,急不得,就算急,也有人办,轮不到自己忙活。

  此刻不走更待何时

  收拾东西,王老实谁也没打招呼,就蹿回滨城,这趟出来,日子不短,估计老妈那儿要去待几天。

  眼瞅着就八月,王老实打算到新西兰去住些日子,这回他不打算借飞机,省得整点闹心事儿。

  那新说的没溜话,钱四儿真上心,特意安排了一个小型的聚会,给王老实打电话,才知道王三哥已然离京。

  王老实听了钱四儿的说法,恨得牙根痒痒,顿时骂了一句,“你特么的就不能早点说”

  钱四儿,“”

  “他真这么说”

  吴楠悦默默点头。

  颜卿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这小姑子,唯一的好处就是那王老实没祸害人,直接断了念想,不会有麻烦事儿。

  她想说自己认识大把的青年才俊,比王老实好不知道多少,又没那个底气。

  毕竟王老实那厮做出来的事儿实在太耀眼,可这华夏说,敢比人家强的真没几个,就算敢说,也是说醉话、胡话。

  颜卿也知道一些人,依仗家里的照拂,轻松的就获得了海量的财富,这些人跟王老实不同,人家王老实几乎算是白手起家,哪怕认识了不少在位的人,关系也走的紧密,可谁都知道,王老实从来不会因为商业上的事儿开口,尤其是一些非常敏感却利润极高的项目,更不碰,王老实要真开口,未必拿不到。

  看吴楠悦那难过的样子,颜卿觉得自己还是不开口说的好,时间是抹除一切痕迹最好的利器,吴楠悦眼下就需要时间。

  实在看不过去,颜卿轻轻拉了吴楠悦一把,长嫂如母,吴大嫂这会儿就起到了这个作用,吴楠悦再也坚持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吴楠悦的警告还是起了很大作用,王老实不自觉的增强了安保力量,毕竟那厮就是一个邪恶的令人发指的东西,他可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王老实不指望那货守什么人生准则之类的。

  还是自己注意,当然,要不是自知够呛,王老实其实更想把那货送回娘胎去回回炉,准确说,就不该生出来。

  还是那个十字路口,就要通过的时候,唐建兴打来电话,“落实,好像我们惹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