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85章 六百八十五,全力一击?

第685章 六百八十五,全力一击?

  **一伙儿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生怕王老实那货整出什么事儿来,主要是那货过去的表现忒阴损,而且就没按正常路子出牌,老是玩儿邪的。

  他们瞪圆了眼睛瞅着王老实到底在干嘛。

  王老实办了一件事儿,更让**觉得应该会有什么惊天阴谋。

  他确实动用了一些技术手段,监听。

  不仅仅是王老实,还有王老实身边儿几乎所有人的。

  不能说没什么都听到。

  **亲自听了一段语音,王老实在电话里给一个美帝号码里的女人讲怎么做白菜粉条汆羊肉丸子,还有给京城一个号码里的女人说睡眠对美容的重要性。

  当时他就差点抽人,瞪着三角眼骂,“你特么的就给我听这个?”

  手下人也委屈,其实还有更无聊的,这个王老实打了不少电话,就每一句正经事儿,全特么的闲白事儿。

  再说别人,都特么的一个德行,其中有个货,竟然玩出了电话情调,差点没把负责收集资料的几个哥们儿给羡慕死。

  那货自然得是四爷。

  这一段日子,钱四儿大爷当得那叫一狂野。

  运营商方面抱怨钱四儿不是人。

  做人做事儿总的过大面儿不是,运营商这头儿有苦衷,您四爷得体谅下,桌面儿上不好说,那就私下说。

  既然钱四儿装糊涂,必须有创造机会给四爷说明白,真不是我们的事儿,上边儿的事儿,咱也是跟着吃瓜落的。

  所以,天天的,四爷可这京城吃香的,喝辣的,玩儿刺激的,转天那破脸一板,该怎么着还怎么着,一点通融的意思都没有。

  得到王老实嘱托,钱四儿乐得闹腾,反正就是谁也别得好。

  钱四儿不着调,手底下配的人可不差劲儿,该走的程序一点都含糊,一步步的紧逼。

  摆在运营商眼前就三条道儿:

  第一,咬碎牙肚子里咽,乖乖的掏钱。

  第二,丢点人,等着法院判,然后强制执行,能拖些日子,可面对王落实和钱四儿这样的,运营商真担心他们玩点什么恶心人的招数。

  第三,等着上级摆平,说真的,运营商也就是为凑数,完全不敢指望。

  赔钱的事儿还在其次,运营商没办法,但看着苹果的宣传铺天盖地,真眼馋啊!

  以前呢,还不是太当回事儿,等瞅着一天天逼近发布的日子,两大电商得瑟的宣布了客户注册数量激增的消息,还有不少软性新闻的播出,都心疼坏了。

  从技术上,无论哪个运营商都能让苹果用不了,但他们不敢,哪怕**打过这主意,也不行。

  第一,他们也看出来,人家也不是那么好惹,为啥钱四儿那么牛掰的闹腾,没人敢管,但凡你有这个本事,让四爷闭个嘴试试啊。

  二一个,他们是真惋惜,这东西要是在自己手里,那得增加多少销售额,扩大多少用户基数?这可都是纯纯的利益。

  这年头,利益才是王道。

  王老实这货干嘛呢?

  他这些日子过得有些复杂。

  盯梢的人都跟懵了,这家伙到底是啥变的,咋尼玛那么会折腾。

  今儿还在京城玩儿花前月下,那是找唐唯去解馋。

  明儿换啦,回前苏或者到邵丽家当孝子,他倒是舒服,哪家都给弄好吃的,休息的那叫一个美。跟着的人呢,吃不好,睡不好,还特么的挨骂。

  转天,这货又到了什么会所、山庄的,聚拢一帮没溜儿的人胡吃海塞。

  这日子过的滋润的有些丧心病狂。

  反观**一伙儿,整天紧张兮兮的,寻思了不少办法出来,却用处不大。

  尤其是**偷偷从西南边儿找了一批人,分散到各地去给王老实的产业找别扭。

  嘿,早等着你,怕你不来,以为李铁军大爷是吃干饭的?

  一时间,各地都出了不少见义勇为以及与给恶势力做斗争的好群众,连带着不少地方的陈年旧案也消了不少下去。

  急了眼的**在他老头子那儿得了句‘蠢货’的评语,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大抵是看这自己儿子实在能力有限,若一般的情况,老张同志肯定撒手不管,让这小子开开眼,自己闯荡,知道社会的残酷和复杂。

  但大势所在,王老实表现的让老张也不得不重视起来。

  论本事老张比小张强的太多,他能动用的力量那就恐怖了。

  王老实的布局确实让老张不踏实,总觉得不对劲儿,有智囊认为王老实是故布疑阵,实际上是为掩护公司上市与产品销售。

  老张很敏锐,觉得不像。

  果然,动用了些不该有的手段之后,王老实的部分目标被暴露。

  王老实的高层他老张不能动,但底下人也不是个个都让人放心。

  而决策的是高层,办事儿的还要团队。

  老张的人分别用不同的方式,撬开了两个人的嘴,一个是丁震源的,一个是吕建成的。

  这两个团队参与都是核心计划的制定与执行。

  虽然拿到的消息不全面,可经不起分析。

  老张顿时失色。

  王老实是冲着橡树科技去的。

  太准了,橡树科技必须也绝不能出事儿。

  此刻已经六月中旬,大会在即,各方都在查漏补缺,老张担心了,虽说不一定,万一从来不提前告知,总是在不经意间过来恶心人。

  老张不是没想办法,他还特意给某个实权的部门打了招呼,要求他们控制住,打算从源头上给王老实一个警告,你只要敢动,我就连根拔起你。

  仅仅几个小时,那边儿就回了电话,全总很不高兴。

  老张觉得自己失策了,他没想王老实本人会有这么广泛的交际,认为就是吴振平在起作用。

  第一个反应就是叫停了自己人,不能再有任何举动。

  老张这次有了对儿子的同情和理解,原来这个王落实真不好对付,没有下手的地方,就算有实力,却被牵制着。

  “大局为重啊!”老张接到了电话,说话不重,却让老张意识到自己这边儿太微妙啦。

  微妙的祸根就是那个王老实,当然,老张没衰退记忆,以往那件事儿他还记在心里,只是没想到,到了今天,还是束手束脚的无所适从。

  橡树科技必须要保下来,这个是老张的底线。

  可怎么保,是个技术活儿。

  从打探来的消息看,王老实那头儿准备的非常有序,很有从容不迫的样子,除了能看到的,还有无法探知的国外部分,不是没力量去查,是不能,而且老张想当然的认为,海外部分才是主力。

  人家这是谋求全力一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