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78章 六百七十八,忍不住,就抽丫的

第678章 六百七十八,忍不住,就抽丫的

  王老实这人就这样,有时候下手总是太重,他怕**不识好赖,又提醒了他一个名字,“邓宏胜九泉之下,肯定会惦记着你。”

  **脑袋立马炸啦!

  王老实端起水杯一饮而尽,微笑着说,“言尽于此,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后会有期。”

  起身离开。

  **一句话都没说,坐那儿发傻。

  如今张大公子出行也是很讲究的,好几个人跟着,其中还有他老子给安排的一个,就在不远处候着。

  他们也瞅见王老实离开,但是**没动,他们也没敢过去。

  谁也能知道,眼下**整个人如坠冰窟,哇凉哇凉的!

  来见王老实之前积攒的信心早就没啦,取而代之的是恐惧。

  白丽云啊,偏偏王老实说出来的是白丽云。

  如果王老实说朱晓,**都会淡淡一笑,完全无视不屑。

  这个白丽云太关键,还是个原名,现在叫朱晓。

  此女人重要到什么程度?

  **自己都不敢想象,一旦朱晓也就是白丽云出事儿,他张家瞬间就灰飞烟灭。

  白丽云是他**先认识的,一开始他叫白姐的,交际不是多深,只有某些小项目有点合作,或者说,是张大公子赏白丽云点饭吃,原因很简单,白丽云成熟的气质很对**的胃口,要说有多漂亮,那没有。

  岁数只比**大两岁,两个人有很多共同的语言,就在两人黏糊了几个月后,白丽云突然消失。

  二年多以后,这个白丽云更名朱晓,再次出现在**面前,而见面的地方是**老子安排的。

  **被他老子命令叫朱阿姨!

  小张同志当时外焦里嫩,呆了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朱晓在某个鸟不拉屎的岛国注册了一个公司,然后又饶了不知道多少个圈儿,在华夏也成立了一家公司。

  而这家公司虽然声名不显,可实际上,绝非那小门面能表现。

  **的很多赚钱路子也得通过这家公司来实现,可见她朱晓有多狠。

  这家公司就是橡树科技,经营范围广泛的令人发指,工商局能有此魄力,着实不易。

  白丽云,也就是朱晓,几乎掌控了**他老子经济范围内的绝大多数,包括**的一半儿以上。

  为了安全,朱晓平日里也非常注意,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基本上都是通过其手下人办理。

  张氏父子为了朱晓,也没少下本钱。

  曾经有一次,朱晓在一个很小的聚会上,被人认了出来。

  那个认出白丽云的货就是邓宏胜,据**猜测,白丽云应该在早年间跟邓宏胜有些不清不楚,因为邓宏胜跟已经有了威势的朱总说话没一点见外,他还大言不惭的去跟白丽云套老交情,希望老熟人出手帮其承揽点业务。

  这本是人之常情,那货却不知道,他为此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朱晓没等聚会结束,就偷偷通知了老张。

  仅仅两天,经侦就突袭邓宏胜的公司和家,带走了邓宏胜,案由是非法集资。

  大多数企业经营的最大困难不是营销,更不会是生产或者技术什么的,资金才是生命线。

  指望银行的,一般都活不下去,民间资金使用的非常广泛。

  邓宏胜的公司就吸纳了不少民间资金。

  不过在被查之前,运转还算正常,并没有闹出什么事端。

  很快,因为案情重大,邓宏胜就被刑拘,转进看守所。

  老邓家还没反应过来,事情就控制不住,公司被那些担心损失的直接抢光,还闹出了**,整好坐实了邓宏胜非法集资。

  等邓宏胜的大哥和弟弟稳住阵脚,开始运作到时候,看守所里传来邓宏胜猝死的消息,法医鉴定结果是邓宏胜盖被子太严,把自己捂死了。

  这个说法实在太惊世骇俗,邓家人不服啊,就到处申诉,上访。

  最后,哥俩儿差点把自己搭进去。

  大哥被劳教。

  三弟机灵,逃了。

  可以说,邓宏胜在遇见朱晓之前,一家子绝对是村里最富裕的,但此后,家破人亡。

  邓宏胜的公司,后来也被**的大舅哥趁机一口吞下。

  **开始是不知道这个事儿的,后来得到消息,才第一次明白朱阿姨在自己老爹心目中地位有多重。

  此事过去多年,**还记忆犹新。

  今儿突然被王老实当面儿说出来,人家绝不是打听来两个名字来忽悠的,妥妥已经掌握了情况。

  王老实当面儿说出来,到底啥意思?

  没啥意思。

  这种事儿搁在后来,但凡关心点事实的都知道,如数家珍般。

  像王老实,他光被组织学习文件就好几次,老张最后犯事儿,属于事件,必须坚定立场的。

  至于现在说出来后果会不会严重,王老实不认为冒失,这属于适当的点醒,告诉小张同志,甚至是告诉老张同志,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反正让老张跟小张认为就王老实自己清楚,那没可能。

  王老实在告诉小张,你特么的别在我跟前儿装洋*,老子不是泥捏的!

  至于吴二叔那儿,王老实也不是没话说,不是您老自己说朗朗乾坤么?

  当天下午,**他老子紧急回京。

  晚上的时候,多人先后进入老张办公室。

  还是深夜,老张没闲着,又去了某办公室。

  很开,王老实家中来了人,还是吴楠悦。

  一进门儿,平日不怎么着调的丫头,直接嫌弃的拿起王老实手机,远远的扔到别的屋里,然后才坐下说,“今儿你都干啥啦?”

  王老实笑嘻嘻的说,“很多人因为今夜无眠?”

  吴楠悦没好气的扫了王老实一眼,“别嬉皮笑脸的,你说的无眠中就包括我,你也不瞅瞅几点了都,我明儿肯定黑眼圈儿。”

  王老实这会儿惦记的是自己手机,故意问,“现在技术这么发达?没通话都不行?”

  吴楠悦恨得牙根痒痒,都这会儿啦,这孙子还惦记那事儿,若不是平日里不知道为啥就怕他,早就大嘴巴抽上去了,“说正经的。”

  老张一伙儿紧张兮兮的,以吴二叔为代表的也不见得松快,异动啊,此刻任何事儿都不敢大意,千方百计历尽艰辛才打听到王落实的名字,吴楠悦也算临危受命,赶过来问情况。

  王老实突然有种畅快的感觉,上一次,自己无奈出国转圈儿,如今呢?

  吴楠悦着急,王老实不急,轻描淡写的说,“**那孙子老憋着坏想欺负我,你知道我这脾气,忍不住,就抽丫的呗。”

  吴楠悦顿时瞪圆了那双眼睛,“------”

  我这么写,算作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