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76章 六百七十六,玩儿得起劲

第676章 六百七十六,玩儿得起劲

  门就开了个缝儿,艾碧菡在两个安保的护卫下,站在几个警察面前。【】

  带队的不是白所,哪怕白所同志接了某个电话,他小心思还在,躲在警车里没下来。

  敲门的是个中年警察,他是知道王老实的,自然清楚那位爷是啥人,很客气的跟艾碧菡说,“王董不在?”

  稍微聪明点的,就顺坡说不在,都好办。

  艾碧菡不是邱宏伟,她的优良品质促使她这样回答,“在。”

  中年警察差点呛死,心里那个恨啊,您老这样真的好?

  警察同志只好说,“我们有事情要跟王落实同志核实,是我们进去还是请他出来?”

  艾碧菡早有准备,一脸认真的问,“什么事情?”

  警察有些恼怒,硬邦邦的说,“你是王落实?”

  艾碧菡傲然说,“我是王董的法律顾问,要看证件?”

  一个律师证对学霸来说,毛毛雨。

  中年警察无奈,按照规定他必须先过律师这关,当然,****除外,王老实已经超越****阶层,警察同志掏出那份材料,在艾碧菡眼前晃了晃,“有个案子需要找他核实情况。”

  艾碧菡不是小孩子,这会儿她非常镇定,戏谑的问,“有人报案?”

  警察点点头,说,“有。”

  艾碧菡一脸嫌弃的看着对面这位大叔说,“你们领导没告诉你管辖权的问题?你有协查通报吗?”

  警察顿时无话可说,“------”

  无奈,他只好指着门口这小二百号人说,“这些人------”

  根本没等他说完,艾碧菡小嘴叭叭地,语速那叫一个快,“院子外边儿闹事儿,你找院里的人,合适吗?”

  中年警察努力让自己呼吸正常,特么的,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实在不容易,“请你不要妨碍我们正常执法。”

  艾碧菡哪儿能让他给吓住,伸手说,“要么拿搜查令,要么就是拘捕证,没有这两个,你总的有个东西拿来吧?”

  大概平时横习惯了,后边儿一个小年轻不干了,冲过来大声说,“哟,还真没见过你这样儿的,怎么着,打算折腾?”

  艾碧菡还真不怕这个,连正眼儿都没给那位,还是跟带头的那位说,“如果你们打算违规硬闯,不计后果,那随便。”

  说完,往旁边儿一闪,冷冷的看着对方。

  “我的儿啊,你死的好惨------”

  张舒云冷不丁嚎丧起来,现场本来因为警察的到来安静了,这下子顿时再热闹起来。

  中年警察拉住旁边儿要冲的同事,他真不敢,怎么也是在京城警界混了十多年,什么没见过,再说,王老实这人在京城有多牛掰,他门清儿,不说别人,就是区刑警大队的刘政委不就是人家兄弟么,白所为啥不下车,还不就是忌惮。

  他转过身,冲着人群喊,“刚才谁报的警?”

  车里的白所看了个满眼儿,见不到正主儿他一点都不意外,相反,如释重负,总算是来了,怎么对那边儿也是个交代。

  张舒云还在那儿又哭又闹,几个警察不干别的,维持秩序,劝离那些无聊看热闹的。

  艾碧菡看得目瞪口呆,这个变化太大,她实在没绕明白,怎么看,这些警察都在帮着自己这边儿呢?

  张舒云那边儿组织一点都不严密,也没个准备,没有吃的可以,水总要准备些吧,可倒好,一个个的口干舌燥,除了张舒云还在硬撑着,其他人气势早就没了。

  反观王老实这货,既然想不通,干脆就不想。

  小院子里哪儿会委屈自己,一把紫砂壶,悠悠的坐在一把藤椅上,就差来个收音机放段京剧,若天热再有个大蒲扇,那画面就跟逍遥。

  也就其他安保人员不大会配合,一个个的表情严肃,毕竟外面儿老多人呢,真不要命的闯进来,会出事儿的。

  一直在院里的张阿姨在厨房忙活,王老实说要吃炸酱面,还得是手擀的,这么多人,得是个功夫。

  王老实突然睁开眼跟小朱说,“别愣着,去几个帮帮忙,张阿姨一个人忙得过来?”

  小朱真是无奈,这位爷今儿还真------

  没大功夫,艾碧菡带着人回来,一脸的古怪。

  王老实自然都瞅见了,笑呵呵的问,“怎么着,艾女士,外边儿情况还好?”

  艾碧菡小声跟王老实汇报警察的行动,也说了自己的不解。

  王老实放下紫砂壶,无所谓的说,“本来就该这样,咱刚才其实该报警,行,让她们闹腾去。”

  正主儿不露面儿,可把张舒云这一帮给坑苦了,走也不是,留也不对,人家毛都不伤一根儿,就这么耗着?

  别人或许还行,张舒云就不是那种吃得苦中苦的,她实在坚持不住,别看没水喝,n意却强烈的要命。

  众目睽睽之下,从道理上她该坚持,苦主吗,哪儿有享受在前的道理。

  院里,王老实接了个电话,没说什么,就问王老实,你打算让她闹到什么时候?

  王老实乐呵呵的告诉吴楠悦,“这才几个小时,渴不死也憋不死她。”

  紧接着又追问了一句,“你都听说了啦?”

  吴楠悦没好气的说,“我在你家门口蹲了快一个小时了,你说我怎么知道的?”

  王老实做起来,把那s包的大蒲扇也放下,严肃的问,“有事儿?”

  吴楠悦轻声回答,“嗯,是有点话跟你说。”

  王老实干脆的说,“行,等我一会儿。”

  不能说王老实没动心思,越琢磨越不对劲儿,这张舒云要干啥?她可不是光脚的,水晶高跟鞋啊!

  第一个电话打给常新。

  意思也简单,张舒云这么傻,她那个哥哥知道吗?

  第二个电话打给钱四儿。

  主要是让钱四儿带话给周兴甫,不管是不是周先生在做,王老实准备记这个梗。

  打完电话,王老实就坐那儿等。

  十五分钟后,张舒云灰头土脸的离开,看热闹的已经换了好几茬儿,见没得看,自然散去。

  警察那边儿更是松了一口气,特么的,这活儿真要命。

  一小撮记者们面面相觑,白搭了一天功夫,准备好的稿子还咋发?

  今儿的吴楠悦精气神不一样,很超脱的好像,走进院子里,眯着双眼问王老实,“你玩儿的好像很起劲儿啊!”

  王老实脸不红气不粗的说,“闲得无聊,打发时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