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68章 六百六十八,不简单啊

第668章 六百六十八,不简单啊

  季铭搞出来的事儿简单明了,不提他故意杀人这个疑点,他也是全责的一方,可真处理起来却不容易,尤其是警方,脑袋都大啦!

  两边儿都不好整,负责此事的是个中队长,但是案子直接到了石局的手里。【】

  要说石局这人,左右逢源的本事相当不错,不倒翁的名号不是白叫的,这次也嘬牙花子。

  他在办公室里又失了身份,破口大骂,骂手下人不顶事儿,故意给领导找麻烦,难道领导就是专门给你们背锅的?

  案子要是秉公处理最简单,可他不敢。

  张家和季家都没有动静,甚至都没人露面儿,让石局心里惴惴不安,反过来,人家王董那儿,似乎也稳当,除了留下个处理事故的联系人电话,也再没啥。

  第三天早上,警方总算迎来了张舒云这位姑乃乃。

  张大妈说话很硬气,直接告诉接待的警官,尸体她要接走,案子回头儿再说。

  警察傻了眼,程序不对啊,不定性,案子结不了,您就拉走,我咋办?

  一层层的往上报,转瞬间就到了石局跟前儿。

  您老看咋整?

  老石同志把自己关办公室里好半天,总算咂摸出滋味儿来,张家这是不打算罢休啊,准备跟王落实死磕。

  自己的立场在哪儿,石局混到这个位置,见得多了,那些所谓的证据都是相对的,要看怎么个意思去说。

  他换了一个手机,拨了电话,很恭敬的问好,然后把自己的苦恼汇报。

  通话时间不长,石局总算踏实了,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再次拿起自己的电话,一会儿,接通:“王董,我公安局,姓石。”

  王老实很意外这个家伙会给自己打电话,“哦,石局,您好,您好。”

  老石语气轻松的说,“王董,有这么个事儿,死者季铭的母亲张舒云要求拉走孩子尸体,说入土为安,案子的事儿呢,她的意思是以后再说,我想问问王董的意思。”

  听明白了,王老实心思转的飞快,秒懂,姓石的表明两边儿不掺乎,您两边儿大神斗法,我就一路人甲。

  王老实笑笑说,“感谢石局,这事儿谁也不想发生,既然如此,死者为大,人家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我没意见。”

  两人又假惺惺的客气了几句才结束了通话。

  王老实坐在那儿,脑子里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以不变应万变,坐等对方出招?

  到目前为止,王老实认为要出手的肯定是张书俞,至于季景程之流,他真没放在心上。

  偏偏这时候,艾碧菡神色古怪的敲门进来。

  王老实一看就知道有事儿,问,“咋啦?”

  艾碧菡憋着好奇说,“刚才张书记的秘书常秘书来电话,想约老板见面儿。”

  正经该这样啊,总要对方划出道儿来,自己才好应对,拖着不是个事儿,王老实说,“那就见呗,有啥不对?”

  艾碧菡苦着脸说,“他说就你们两个,别让其他人知道。”

  秘密见面?

  无间道?

  这小子要反水?

  还是阵前下书?

  王老实有点想不明白,谈条件嘛,你常秘书是个代表,正儿八经的谈就好,何必还搞什么神秘?

  确实有古怪。

  王老实想了下说,“你找邱总,让老邱安排一下。”

  这种事儿,艾碧菡未必行,刘美娟也够呛,就邱宏伟那老小子有这个能耐。

  滨城与冀北交界的地方,曾经有个友谊农场,意识形态下搞出来的一个象征性项目,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农场早已破败。

  前苏食品在扩张的时候,将这个农场纳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程志翔正好想要做个试点,搞绿色休闲农业,友谊农场正合适。

  王老实自己个儿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好地方,但人家老邱知道。

  虽说两边儿可能会火并,不过眼下,必要的尊重还少不得。

  王老实特意准备在农场入口等候常秘书同志。

  约定的时间是十点钟,王老实是不到九点进入农场,自己的地盘,当老板的应该瞅瞅。

  农场的规划还算用心,建设的也靠谱儿,王老实也没啥好说的,只是鼓励农场方面用心经营。

  刚走到生态园门口,艾碧菡就快步走到王老实身边儿小声说,“常秘书到了。”

  王老实下意识看了下时间,哟,够早的,这才九点十分啊。

  “咱去迎迎。”

  王老实回头跟几个作陪的农场人员说,“你们别跟着了,我有安排。”

  能来陪着王老实的,眼色都不差,邱宏伟也叮嘱过,齐刷刷的站住,目送大老板快步离开。

  停车场里,王老实看见了常新,常秘书似乎在玩儿神秘,开了一脸很普通的车子,身穿运动服,戴了一顶棒球帽,手里拿着墨镜,王老实觉得牙疼,至不至于啊,你这是要玩儿啥?

  迎上前,王老实伸手招呼,“常处,有失远迎,见谅。”

  令人惊讶的是,常新伸出双手握住王老实,说,“冒然打扰,王董可别见怪。”

  ※※※

  周兴甫以前自认自己的养气功夫还不错,比那些不靠谱儿的强。

  说心里畅快,有点胡扯,再讨厌,季铭也是他周兴甫的种儿,完全放手不管,他还做不到。

  虽说远离了喧闹,可周兴甫也大抵知道王落实此人在华夏也算年轻一代的翘楚。

  于是,他在跟自己走得近那些人里找了几个靠谱儿的询问。

  “王落实那人你了解吗?”

  第一个电话,回答说,“王落实,那孙子招惹你啦?周哥,咱不能忍!”

  什么乱七八糟的,说得好听,一句有用的没有,周兴甫觉得这个不着调,赶紧打发了事儿。

  第二个电话,说得更不是人话,“哥啊,你早就该动弹动弹啦,我知道王落实这人,路子算可以,但哥你出手,咱哥们儿绝不含糊------”

  周兴甫连客套都懒得,这尼玛混蛋要没喝多,他周兴甫是他孙子!

  忒没溜儿,换人接着问。

  第三个多少给了周兴甫一些有用的,“王落实这人没接触过,不过有耳闻,招惹他的人大都糟了罪,不知道这王八蛋怎么扑腾的,大大小小的人都护着他,邪门儿。”

  周兴甫接着问,“详细说说。”

  对方笑着说,“具体的我也不大清楚,就知道**那货栽了跟头,连他老子都得过去给擦p股,**那货到现在都不敢在京城大声喘气,哈哈,真特么的寒碜!”

  幸灾乐祸可以,但透露出的信息让周兴甫大皱眉头。

  这个王落实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