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57章 六百五十七,准备换个主题

第657章 六百五十七,准备换个主题

  王老实要进行演讲,他得去熟悉下会场,至少要知道这个所谓的论坛都讲些什么。【】

  没成想这么一听,还真就涨姿势。

  上午是沪海一所著名大学的博导,据资料介绍,海归流,经济理论家,还是好几个大国企的高级顾问,老多神马协会的副理事长,王老实特意数了数,搁在一张名片上,不见得能印的下,老牛掰了那种。

  这位砖家姓周,看字面儿上是大字辈儿的。

  老先生讲得很有激情,肢体语言丰富的让人浮想联翩,不知道别人,王老实自己就怀疑这货是不是患有多动症之类的。

  再听他说的那些玩意儿,王老实眉头就没松开过,丫的真不是玩意儿,吃华夏人、喝华夏人的,可怎么听着这老东西像倭国狗。

  句句不离倭国如何先进,华夏落后多少,神马倭国多文明,华夏如此野蛮之类的。

  尤其是这丫的兴致勃勃的举例他在倭国受到了什么尊贵的待遇,学到了什么精髓,回国报效民族,立志推动民族进步,追赶倭国等先进国家。

  话好像是不难听,可怎么都不是味儿。

  王老实低头查论坛概要,问旁边儿的接待人员,“这个论坛讲什么都行?”

  负责接待的人尴尬的说,“领导们觉得应该广开言路,兼收并蓄,所以,就鼓励大家敞开了聊。”

  王老实点点头,哦了一声,心里话没说出来,那这个论坛还有个鸟的意义?

  耐着性子往下听,他真想知道这位周先生还有啥高论,真不含糊,周大先生确实不怕事儿大,颇有一种风萧萧兮,吾往矣的悲壮。

  大概是一些顾及颜面的人给了些掌声,这货越发来劲儿,唾沫星子飞的到处都是,幸亏前排距离他还算远,要不没撑把伞得浇湿喽。

  王老实有些听不下去了,主要是让这货恶心的,以偏概全、偷换概念之类,这老头儿玩儿的溜唆,一些不明真相的还真容易让他给忽悠瘸了。

  现场大概有个二三百人,不少是洋鬼子,王老实不大在意,华夏很多事儿都喜欢跟国际接轨,根据需要,找一些不靠谱儿的鬼子来充数,估计这次也是。

  王老实敢打赌,就凭京城和冀北两个省市,折腾这么一个所谓高层论坛,真心吸引不来大神,来的人大多数是伪的,都是想着给自己身上镀层光鲜的。

  他现在有些后悔来这儿,偷眼瞅了瞅旁边儿的司家瑞和丁震源,两位已经满脸的不耐烦跟鄙视。

  为了确认自己的判断,王老实再次低头看来宾名单,看到三分之一,王老实心里就拔凉,太特么的水啦,都是什么玩意儿,牛鬼蛇神全跑这堆着。

  没管台上那位正讲的不亦乐乎,王老实打定主意让人家自己玩儿吧,他起身低声跟司家瑞和丁震源说,“咱走吧,别在这儿浪费功夫,有时间打个盹都比在这儿耗着强。”

  司家瑞没好气的说,“你还知道啊?”

  丁震源根本不说话,直接起身往外走。

  王老实其实觉得自己冤枉,他是让路亮工给忽悠的,没花心思打听,双手拱了拱,跟着就走。

  连秘书带啥的,一帮子人七八个,呼啦走人,偌大的会场里特显眼儿。

  台上那位自然也瞅见了,老先生大概很少遇到这样的情况,正在自己人生巅峰的时候,这几个人如此不给脸,怎么能忍?

  “正要走的几位是不是对我讲的内容有异议,如果是这样,我欢迎诸位跟我辩一辩。”

  司家瑞停下转身,那架势明显打算招惹对方,王老实才懒得搭理那货,凭白拉低自己档次,拦住司家瑞,转身跟台上说,“您接着讲,我们有急事儿。”

  说完,拉着司家瑞加快脚步。

  台上的周大先生还有点不想放过,可惜人家快,没了人影儿。

  “唉,现在的人啊,怎么变成这样,想不通啊。”一出来,司家瑞就长长叹气。

  王老实扫了一眼那个接待的人,说,“走吧,咱操那个心干嘛。”

  原定的是中午,路亮工和冀北省的领导与王老实一行共进午餐,餐后略作休息,王老实将与那位临时过来的人见面,聊半个小时,之后就是王老实的演讲。

  可王老实现在一丁点上台的念头都没了,所以,他联系文秘书,希望能够提前和路书记见个面儿,总归是来了,路亮工是主人,王老实也不想藏着掖着,提前沟通是必须的。

  没成想,人家文秘书脾气不小,带着批评的口气说,“王总,你知不知道书记日程排的很紧,都像你这样,工作还怎么做?”

  秘书大人根本没给王老实说话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说良心话,王老实不认为自己做人厚道,但也不是个轻易给别人添麻烦的,虽说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很任性,有些说不过去,但打头也不是从自己这儿开始的,你们不也是临时给我找的活儿?弄这么个烂玩意儿论坛,我特么的上去给一帮子傻缺讲,我自己不也是二?

  握着电话,愣了会儿神,王老实好半天没缓过劲儿来,哟,哪儿遇上过这个啊,这货脆弱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随行几个人都没说话,看着王老实,等着老板做决定,他们没听见电话里说什么,可是看王老实意思,应该能猜出个梗概来。

  王老实整了整心情,说,“回去休息吧,一会儿且忙呢。”

  没等别人开口,王老实转身进了电梯。

  中午吃饭的时候,王老实已经恢复了心情,反正看上去没啥不一样的。

  只有司家瑞和丁震源满心都是担忧,他们跟这位接触很多,知道王老实很难忍得了,如此表现,很可能王老实不知道憋着什么呢。

  自助餐,都是自己端着餐盘弄东西,然后随便坐,没意外,路亮工以及冀北的杨书记都坐到了一起,路亮工还特意招呼王老实过去坐。

  之前都已经见过,王老实也只是微笑着点头示意,端着餐盘坐了下来。

  路亮工兴趣不小,没等王老实坐好就说,“杨书记,落实说的那个智慧型城市,我还是有很多没搞明白,今天下午,你可也得好好听听,很有意思,我想未来会是热点。”

  “哦?智慧型城市?”那位杨书记果然来了兴趣,转头看王老实,“能大致说一说?”

  王老实面露诚实的微笑说,“杨书记,我得先道个歉,昨天我有些太冲动,考虑不全面,刚才还要跟路书记汇报,下午我准备换个主题------”

  就坐在王老实旁边儿的文秘书脸顿时一抽!

  ...